第九十九章 想什么呢! - 重燃

第九十九章 想什么呢!

孙晖是年级主任,负责主管年级组工作的副校长张树今天过来,主要是开会学习今趟教育厅下达的关于推进学校心理健康教育的红头文件,但作为和孙晖有私交的张树,才会意有所指的对孙晖说这么一番话。 章隅从旁看着这一幕,其实心知肚明,姜红芍这个年级第一是学校高层重点关注的对象,长期名列前茅参加学校竞赛的她最大的波动不过是在第三名,什么时候落在过前十的位置? 当然如果在平时,这样的滑坡大家大概会进入观察期,在平时看情况给予她勉励和照顾。然而这次不一样,因为谁都看得出来她和程燃之间……甚密的过从。 兴许有的学生高中三年下来老师都搞不明白对方的人际关系如何,但是姜红芍是个例外,一举一动都在各方注视之下。 这里面的各方包括其他班眼红的老师,有年级上有资格争夺前面排名知道她是座高山的人,还有竞赛老师,学校上层领导,总是会对自己学校里拔尖的尖子时刻关注的,因为那是学校对外打名气拿荣誉的保障。 所以她和程燃走得近,表面上好像风平浪静,那是身为学生的个人自由。但事实上一旦遇到类似这样她的照片在荣誉墙移到最后位置的时刻,各方隐患也就爆发了出来。 章隅知道处境最不好的就是孙晖。 十中是省内最先实施年级负责制的学校,这意味着年级主任拥有莫大权力,可以推荐教师安排学习进修,监督评估教师,制定奖励和处罚机制,可以安排和教师奖金息息相关的公开大课堂,掌握着排课的权利,有时候稍微倾斜一下,谁多排点谁少排点,给下面人的感知都绝对不同,至少课时费的多寡就是和腰包直接挂钩,其他的至于排课的黄金时间段,也会掀起老师之间的竞争。 老师本身也是人,卸下教书育人的担子,谁都关心柴米油盐,也食人间烟火。在这行还是靠真本事吃饭,学生成绩就是你业绩的体现,未必需要你有多高的情商,把办公室政治玩得多么妙之毫巅,其实类似于章隅这样的教师,大有人在。下课了老师就处于批改作业备课周而复始的过程中,哪有那么多精力搞什么人脉经营圈子,因为大部分人都不靠这个“升职加薪”,除了少部分想走行政路线的,教师基本上也就是个技术活,专研教学才是基本功。 孙晖年级主任已经干了三年,这期间并非没有对手,至少一班的班主任赵义富,无论从资格还是职称上,都是孙晖之外不二的人选。关键是赵义富在学校上层关系中经营得不错,经常有传出和教务主任打麻将,在对方家喝酒的事情。 而教务主任和孙晖的矛盾是早已有之,孙晖做年级主任的这些年,教务处在年级上面基本上被架空,是根本伸不进手,排课这些全由孙晖一人说了算。有一次教务主任想给自家一个远房亲戚教师争取一个好的公开课,但是在孙晖这里被卡了下来,理由是这个机会怎么也得让给一个更有资格的教师。当然这种事其实没必要撕破脸皮,最多成为一个芥蒂,但关键就在于教务处这边早忍了孙晖很久,双方的龃龉是早已有之。 而赵树和孙晖是老同学也是老同事,关系上更亲切一些,都知道分管年级组工作的赵树在背后支持孙晖,所以哪怕教务处支持赵义富,也一时动孙晖不得。但架不住这回的特殊情况。 赵义富一班的朱旭已经取代了姜红芍成为年级第一,在以业绩说话的教研组内,姜红芍的跌落和朱旭稳稳第一的名头,使得教务处那边立即有了发难的源头。 现在年级组内部有很多风言,据说教务主任跟校长王宪吹风,虽然说人家家长未必真有想法,但谁敢去揣测?而且不说多了,很多人都知道,上面领导很多也是要面子的,自家孩子成绩和成就也是许多领导能拿出来说道的地方。 哪怕领导不说,他下面揣测意图的那些人,会不会帮忙做些什么?学校的直属行政单位,也不是没有自上而下施压的情况发生。虽然说蓉城十中这块牌子和校长王宪对这些也可以八风不动,但是总算是一件闹心事,而且孙晖业绩的滑坡也是不争的事实。 所以这回张树借着来年级组开会的功夫跟孙晖推心置腹,如果孙晖不做些什么,校长王宪很可能会被教务处那边磨下来,他张树也保不了孙晖,在期末之后,关键的高三年,赵义富就可能顶替他这个原来的年级主任而上。 孙晖可以说地位极其危险。 对此,早习惯于冷眼看人生,对这些洞若烛火的章隅,也觉得莫可奈何,他该说的也说了,该强硬的也强硬了,可姜红芍和程燃好像决议一条路走到黑,他又有什么办法? 他无法把自己的人生经验和教训一股脑塞进他们的脑海里,甚至有时候他觉得程燃好像很是成熟,但偏偏做出来的事情,又是这样的不成熟。 他心头一掠而过姜红芍的那个母亲,知道其实姜越琴表面越是不动声色,其实越是隐藏极深,以为她不会关注姜红芍在十中的表现?她以前的不关注,是因为她不需要在这上面分神,可若是她认定了程燃干扰了姜红芍,她又哪里会对他的看法好了去? 章隅轻轻摇头,两人都很聪明,但为什么却又这样的不理智? …… 大课间操完毕,操场学生开始陆续散去,身着短袖衬衫抢眼的姜红芍径直往自己班男生阵列这边走过来,伸出手在程燃眼前晃了晃,眼瞳如这个夏天般明丽,“上个周末我CQ上给你留了言,你没回我?干嘛去了?” 周围传来一干男生的起哄,叫刘景瑞的男生凑到程燃旁边,冲姜红芍腆着脸一笑,“班长,你不够意思,你CQ号给了程燃不给我们啊,报个号码嘛。” “保密!”姜红芍抿嘴一笑,“为了不影响你学习,就不跟你上网聊天了!” 刘景瑞一阵哀嚎,被几个男生拖下去了,看得出来,尽管是被拒绝,但是这小子就跟抖m一样还很兴奋,“听到没有,姜哥这样都想着不影响我,还说对我没意思?好贴心啊……” 那边一群男生嚷嚷开了,“放屁!人家那是拒绝你了好不好,要说,上回我没交作业,她都没有举报我,嘿嘿……这可是我们共同的小秘密!” “说起小秘密,我和姜哥也有啊,上回我找她讲一道题,她声音唯独对我独一份温和啊……” 这边的姜红芍和程燃都外焦里嫩的站在这边,片刻后,姜红芍红着脸看程燃,似乎是解释,“他们胡说的……” 程燃笑着摇头,“这群小破崽子……” “不准说脏话——!”姜红芍板起脸来,就是这个表情都有几分冰山美感。 旋即她又蹙眉,歪着头看程燃,“你还没回答我。” 程燃笑了笑,“周末有些事情耽搁了,两天都没上线。你跟我留言干什么?” “本来我有时间,约你出来看书学习啊。”姜红芍明媚大眼睛眨了眨。 程燃微笑,“这算不算约会?” 老姜看过来,一对狡黠眸子似笑非笑,“约会这个词语如果是指‘约定的会晤’的话,我们现在也可以约啊,你没交作业吧,那么我上个星期给你的卷子题做得怎么样了?” 程燃愕然,旋即回想起来,“就是有些耽搁了,所以没能做完……但题的确是很具有开阔性,我觉得几乎可以打开同类题最高的视野吧。” “那我们现在回教室,跟着把题做完……还有,”姜红芍浅浅一笑,“中午一起吃饭吧。” 程燃当然没有被这个极具魅惑性的笑容给迷惑,眯起洞悉世事的眼睛,“这么主动,一定是有不可告人的秘密。” “对啊,主动请你吃饭,”姜红芍俏皮不失灵动眨了眨眼,“不可告人的秘密就是,我们抓紧中午时间,快速把卷子过一遍。” “你这是补课老师给我开小灶?” “政治课本上说先富阶层要带领基层群众奔小康,谁叫你是我重点帮扶对象。”姜红芍笑吟吟道。 “可惜我不忙的时候还是下了苦功的,你这个先富阶层和我的差距恐怕没有你想象那么大,要真正帮扶到我的话,换个护士装可能效果更好一些。” 姜红芍在短暂的反应过后,杀气十足的朝程燃追打了过去,“你想什么呢!” ======== 咩……

下一篇   第一百章 装不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