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八章 无可奈何花落去 - 重燃

第九十八章 无可奈何花落去

历史的走向在程燃这里已经成了个大漩涡,有些可以有迹可循,所以他尽可能的按照前世的轨迹来投资马老板的公司,而不是想要一口将其吞下去,在前世所有的投资环节中,只有天使轮来自高盛的投资对马老板的公司最有可替代性,再往后的其他投资,程燃就不希望再介入了。 现在他就像是有些小心翼翼的看着一盆注定会长为参天大树的小苗生长,他所能做的就是尽可能的呵护扶持,最需要提防的就是不能让自己的贪婪将其摧毁。 这本质上和在证券市场的摸爬滚打是同一个道理。 想要把在股市上的行为变成投资,那第一个要战胜的就是人性本身的贪婪。 这对于程燃来说有深刻体会。 当然,取得马老板投资的同时他虽然不参与经营,不加入董事会,却也有了关键决策的一票否决权,这个权力程燃会作为核威慑,用在未来的把关上面,就是避免了再像是他今天这样,只是用了三千万就换取了35%股权的事情发生。 这样的权力,相信以后马老板也不会再给任何股东,而运用起来也是一把双刃剑,很容易让大家的关系进入到僵局,伤人伤己。 当然,真到了关键决策上面,程燃会先和他进行沟通,一切争取是在沟通的方案下进行解决,实在不行,程燃也会退步,而不会真正动用一票否决权和拥有公司控制权的马老板刀兵相见。 所以这一票否决权只是公司在这个特殊时期他所占有先机而获得的奖励,像是游戏里的天降宝箱,一柄尚方宝剑,只是向后来的投资者和整个公司,提示他这么一个存在的重要性。 这样无论后面进入的是强人孙老板还是其他的各方带有不同目的的资本力量,他都有高于对方制衡对方的力量。 其实,这也未尝不是马老板想看到的,两个都是聪明人,以后应对内部可能出现的其他股东的矛盾,就是一个红脸一个白脸,能够顺利把大戏给唱下去。 …… 周一的清晨,程燃被徐兰煎荷包蛋的香气给诱醒,徐兰煎荷包蛋的手艺算是一绝,青花纹的瓷盘上搁着边缘金黄云纹的煎蛋,上面稀疏撒几粒白糖颗粒,一口咬下去,底部和边界的酥脆中吸入饱满的芝麻油滋味,可以嚼出磕嗤的声音,中间护城河般的白色蛋白再加上核心处黄嫩一口咬下就流汁的蛋黄,程燃两三口入肚,感觉一天早晨都充满元气和活力。 程燃很大程度上比较喜欢蛋类制品,就是因为自己老妈能把这些做得非常好,这是记忆中家的味道的一环。 陈文广的桑塔纳把他送到了十中路口,徐兰和他一起出的门,接下来她还要去开一个区上政府的发展规划会议。程燃压着七点一刻进入校门,夏季的天空亮得都比较早一些,这个时候天空也是濛濛亮,穿过操场可以看到十中伫立的教学楼里尚未关闭的白炽灯。 程燃这个时候才想起来自己忙了一个周末,到头来结果连作业都没做。 不过也没关系,十中更多靠自觉,除了个别老师会惩罚之外,一般老师还是比较宽松,你要脸皮厚实在不交作业,部分老师就是在讲台上说一下,提点提点某些人反正学习是你自己的事情。 不过程燃想来又觉得有些分裂,一边是马老板的三千万投资,一边还要担心自己的作业,这算什么?重生让自己处在分裂的时空中,脑子里的灵魂让他不得不去搞事情,但年轻的肉身又不得不让他局限在这个位面。 不过想想,自己套了现,把书包一摞从这里跳出去又能怎样?能打上王者,还是能用电脑玩玩上古卷轴巫师三?能买到跑分三十万的智能手机? 有时候来自未来其实也是一种折磨,因为与时俱进的新鲜感再与你无关,流行再无法吸引你的兴趣,就好像现在,他哪怕是拿着大笔钱出来享受人生,也不知道该做什么,连最起码的WiFi都没有,特么一天除了看书写作业之外还能干什么? 至少红袖添香夜读书,也算人生一大美满事。 …… 上完英语课的时候,章隅特别对程燃说了一声让他来办公室。在办公室,章隅把一个信封搁在了程燃面前,他这边就拿笔开始批作业,看到程燃没有用手去接,他停下笔,抬起头来,微微蹙眉,“还要我送到你手上?” 程燃这个一脸懵逼,敢情这东西是给我的?你一声不吭,而且用信封来装,谁在没有任何提示的时候会去拆别人面前的信封?这章隅情商真是完全无法拯救。 程燃拿起信封,这才看到没有封口,里面躺着一叠钱,但都不算新,第五套人民币今年十月才会发行,所以现在基本上没有新的第四套人民币发行了,本身有些时日了,如果再加上长久被揣在兜里,是可以造成这样效果的,但看得出来,这些钱相对来说还是算很难得的八成新了。 一百元上面是四位老一辈无产革命家的头像,程燃倒是想起来,今年新版的一百元人民币发行的时候还是收藏一些,第五套刚出来的时候防伪技术有缺陷,被银行悄悄收了回去,第五套的第一版若是有全新的品相好的,在后世一百元可以卖到几十万,五十元都可以卖十几万。 时间不光孕育美酒,还孕育财富和价值啊。 当然,这些小小收藏一下就得了,多了就有价无市。 章隅道,“钱我还给你了,你要不要点一下。” 程燃正儿八经拿出来点,大办公室的那边有好几个老师朝两人看过来,章隅眼角抽了抽,心想你就这么信不过我? 万恶的是程燃还抽出一张对着光看。 那边的几个老师偷偷用眼角瞄两人,这一对学生和教师不是传闻不和吗,早在年级组有所耳闻,那么现在两人在干什么? 什么交易? 章隅拿了一把钥匙串出来,上面坠了个那种专门辨别伪钞的小塑料荧光灯,“你要不要再用这个照一下?” “这倒是不用了。”程燃笑着把钱收起来装进信封里,“我只是觉得,这样显得比较重视。” 程燃看着章隅,心想还真是不会和人打交道,他知道章隅工资不高,这么做只是不想让他觉得自己没有把这些当“小钱”。 收起信封,程燃转身准备离开,章隅批改卷子的笔停住了,又再抬起头来,“那天你们一起吃饭,喝酒了吧?” 程燃转过头,看着章隅,想努力从他脸上看出他问这句话的原因,但还是回应他,“没有喝。” 章隅微侧脸,似乎避了一下他的眼神,道,“尚未成年,拿家里关系搞到的驾照,就开着家里的车到处炫,这些富二代,心性都没长成熟,你跟他们混成一堆,成绩不要了?” 程燃怔了怔,道,“一百多名,也不低啊。” 一百八十名在十中好像不拔尖,但除开十中,放在其他省内普通学生眼里的好高中里面,都是顶尖水平,所以程燃想看看章隅到底还能说出什么花来。 章隅道,“我看过你的成绩册,一百零八名到三十六名,波动程度很大,但三十八到三十六,证明你还是有进步空间的,但现在你完全放弃了这些,跟外校生没事混成一堆,你那天说的东西,拿什么跟我证明?” “成绩好能证明什么?”程燃道。 “成绩好能证明你的聪慧和天赋,能获得文凭,是你能往上爬的一个最佳途径。它不需要让你经历人生诸多磨难,免于你艰难困苦,只需要成绩好,你就能掌握知识,掌握技能,并且被社会所承认,这是最快一条你我这样的人往上攀爬的途径。我以前没你这么好的成绩,所以我才提醒你。” 程燃想到些什么,微笑,“你的意思是,我和那些在你看来心性都不成熟的外校生不一样?那我应该是什么样?” 章隅一下子停顿了。 程燃看他的样子,心想该不会是语塞了吧。 章隅的确有些语塞,心头恼火,我一个善意的提醒,你这么多事干什么? “言尽于此,相信你听得懂,反正你好自为之。” 他又不再去看程燃那双明明年龄不到,却给人老谋深算感觉的眼睛,埋下头去继续批改了。他怕他再几句难以招架的话出来。 程燃笑笑,转身离开之时,班主任孙晖和副校长张树走了进来。 程燃跟孙晖打了个招呼,张树也对程燃点点头,“程燃,被叫到办公室,又调皮了?” 当初程燃怼孙萧的时候,张树就是学校方的领导代表,事后见着程燃,也半开玩笑的跟他说“你小子真是半点不给人面子啊”。当然也不为之生气,孙萧当时说的一些话,连他都听不过去,程燃倒是出了一口恶气,只是表面上当然不能对他夸奖。 不过两人间到也不陌生。 程燃也和他打过招呼出去后。 张树笑容才收回来,对身边的孙晖道,“你们班年级第一的上回掉到第十名,你是要拿话来说的……”他说着看着程燃的背影,道,“有些事情,你作为班主任,该敲打就敲打,这也是为了学生好……” 孙晖看着程燃的背影,嘴上糊弄着说些“我这边会留意”,但眼底深处,还是有些无可奈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