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六章 问道于江湖 - 重燃

第九十六章 问道于江湖

创业是九死一生的过程,一旦公司创立起来,每一个环节流逝的都是真金白银。 特别是做看不到盈利模式的公司,就是一场耐力和意志的较量,哪怕公司的模式再先进,理念再前沿,融不到钱就只有曝尸荒野一条路,自然界竞争的严酷其实在这上面一览无余。 其实看大哥程齐,缺钱可以直接缺到质押股权的地步,没有经历过的人,不会知道那种失去理智,赌徒般觉得搏一把兴许就能熬过去的这种心境。 很多好事围观者和后来人再看一些创业失败案例的时候总好像能够总结出洋洋洒洒的理由,为何失败的经验教训,这就像是开了地图全开打战略游戏,好像一目了然看到双方布局,谁出了昏招,这人智商这时怎么这低,但其实这些大多都是天真者的站着说话不腰疼。 大多数的创业过程,都是摸着石头过河,充满战争迷雾的战略游戏,这些迷雾可以是政策,可以是市场前景,可以是今天一个变明天一个变的客户需求,甚至还可能是来自于团队内部的矛盾和摩擦。这么多因素组合在一起,哪能是简简单单的找对路,看对方向,不犯错误就能概括得了的? 而其中团队领导者所要经历的折磨和所需要的意志,也不是普通人能够承担的,就好比现在的马老板,弹尽粮绝,公司全体吃方便面,甚至大家都拿出家本东拼西凑维持公司运作,而他则是到处联络各方资本给阿里输血,正儿八经的投资机构基本上都拒绝了他,到目前为止是二十多家投资方拒绝,往后还会是三十家,四十家……只要他没有融到钱,这个过程可能会一直持续下去。 而且这还不单纯是你提出要求,别人拒绝这么简单,不是后世打个电话问你哥需不需要贷款,不需要挂了电话摸摸鼻头重新拨号问那边的姐。 有时候你还要当着对方公司高层,准备充分而周全的演讲和报告,被对方审视,琢磨,驳回,可能面临的是挑刺,辩论,争议,表面客气说再考虑考虑,背后却“异想天开”,“满嘴跑火车,是不是做过传销?”,“说的项目这么大,怎样看都觉得是骗子!”,“长得太丑”,“獐头鼠目”之类的嘲讽,当然更多的是总是一腔热情准备的说辞和PPT,最后碰壁,心血摔打在冰冷墙面上的那种落差。 没有希望,可能就不会失望,可如果每一次都不能满怀热情把自己调动到最佳状态,你又怎么能期待能打动对方? 在这样的情形中,马老板被拒绝了几十次。可是每一次他都还能坦然微笑的回公司面对大家,说“我今天又拒绝一家投资”,设身处地换作自己,你能扛多少次? 这样的人,你可以说他脸皮厚,但身上扛着几十个人的未来和命运,还有想要把公司发展壮大的期望和理念,脸皮厚又算什么?当你负担起这么多东西的时候,容易和自尊这些词语,就从你的字典里抹去了。 程燃看着马老板,主动用手上的毛糙塑料啤酒杯和他碰了一杯,“马老板如果想跟我谈,我们就开诚布公,所以这些撑面子的话在我面前就不用说了。” 马老板脸色微赧,却也只是尴尬笑着而不语。 其实他这个时候的无言已经等同于默认程燃的话,但他到底还是没有承认,这就给人一种说不准他还有后着的态度。 但心里现在很慌,这程燃什么来路,一双眼睛洞若烛火。 “你有商业计划吗?”程燃问。 “有的,我们要做服务中国中小企业的电子商务公司……” 程燃摇头,“这只是口号,一个期头,不是详细的计划,详细的计划是拿出方案,第一步要做什么,达到什么目的,第二个阶段要做什么,做出怎样的产品,后续又该如何执行,第三步,第四步,每一个阶段详细的规划……” 马老板怔了一下,笑道,“有的有的,我回头给你看……” 其实是缓兵之计,有这么详尽的计划才怪!现在的计划就是融到钱,只要有钱,多吃点盒饭,做啥都可以。 “你没有。” 马老板笑笑,再一次笑而不语。 程燃道,“但是没有关系,就像是我跟李明石和林晓松说过的一样,从中国黄页我就看到你的事迹了,我认为马老板终将会成功的。而正好你和我大哥这么有缘分,这回来到蓉城,我相信也是缘分,所以我投你……你期望获得多少投资,而你能给我多少股份?” 本来马老板已经不抱期望了,他其实这次来蓉城也是如此,说是拒绝投资,其实是找程齐这个他认识的“大佬”来了,就是为了拉赞助的,实在是穷得没米下锅了,没办法来碰碰运气,失败了也无所谓,反正失败了那么多次。 但其实要说全是被拒绝也不妥当,至少上一回马老板还是真正拒绝了一家国企的投资的,这家国企打算投资他们一百万,要百分之八十的股份。马老板差点喊着“神经病!”拂袖而去了,当然这回是正儿八经的他拒绝的投资。 在得知面前男子的决定后,马老板一时之间有些恍惚,委实有种幸福来敲门的感触,但很快他调整过来,不能自乱阵脚,不过呼吸明显开始不稳定了。 其实要他如后世那般装逼如风好像也太牵强了一点,毕竟每个人也不是一开始就成为现在的你的,那必然是一个成长的过程,而在眼前这个一切都很稚嫩的时代中,其实眼前的马老板和一个屡次碰壁的创业者没什么区别。真要说区别的话,就是从小到大委实是在打击中成长起来的,无他,唯面皮厚也。 “你能投资多少?” “如果我要你百分之四十的股份,你觉得多少钱合适?当然,我不参与运营,最大限度的发挥你主导下公司的主观能动性。” 马老板仔细的想了一会,抬头,“到目前为止,我给伙伴和员工的期权占股是百分之十,我还需要对未来的主要人员一个储备期权的空间,所以百分之四十,实在太高了,但我可以给你百分之二十五。我觉得……这个数……” 他手比了个一,手掌又展开比了个五。 声音斩钉截铁,“一千五百万。” 停顿一下,他补充道,“我们值这个数目的,只要给我们这个本钱,我将可以把江浙一带所有中小企业主都发展成我们的客户,把产品贸易卖到全世界各地去!” “这个股权太少了。你们一没方案,二没成果,我却要为你一个大口号付出这么多钱。” 马老板敏锐的笑道,“你该不是没这么多钱吧?” “我给你三千万,我要百分之四十的股权。” 程燃知道前世高盛领投的天使轮,高盛牵头,数个基金用500万美元得到了马老板阿里百分之四十的股权。所以程燃以这个方案进行试探。 马老板摇摇头,而他也知道了程燃的线,这让他更多了几分底气,“我不能稀释这么多股权,这个办不到,三千万……我只能给你百分之三十五。” 讨价还价没有意义,虽然从运作角度,程燃可以强硬的方式卡住马老板,推动百分之四十股权计划。 但这种做法不是商业合作之道,他不希望双方搞出芥蒂,埋下隐患。 他没有打算干预或者参与马老板的运营计划中去,一方面马老板这样的人,恐怕自己不去干预最好。再则,程燃也担心,从此刻开始,他一旦介入到这个事情之后,那就意味着马老板再也不是按照前世轨迹运动的他了,这家公司的命运也由此更改了,这个事情从投资一家公司,已经变成了投资且信赖他这个人了。 而从此时此刻开始,往后的一切都变得不可捉摸,扑朔迷离起来。 未来再一次陷入了不可预知之中。 但这其实不正是人生的乐趣和意义所在吗。 所以这个赌,他决定参与了。 “可以,成交。” 程燃微笑。 向他递来了酒杯。 马老板怔了一下才反应过来程燃如此爽快的认可过后,探出酒杯和他一碰,不亚于拨开云雾见天明,笑道,“我们这算不算曲洋和刘正风的知音相交?” 程燃道,“希望以后能一起共谱笑傲江湖曲。” 马老板心情酣畅淋漓,“绝对没有问题,未来不仅仅是中国的江湖,就是全球网站排名的江湖,我们都要携手去搅他一搅。” “我没想那么多。” 马老板微笑,“噢?那你在想什么?说来听听。” 程燃道,“去过峨眉山吗?” “唉,还真没去过,不过蜀山之王嘛,我一定会去看看的。” 程燃微笑,他看着眼前双目睿智的中年男子,道,“今天很残酷,明天更残酷,但是后天很美好。大部分人都死在后天黎明之前。” 马老板眼睛一亮,“这话说的不错啊,有我几分水准!” 程燃笑了笑,停顿一下,道,“而我希望,当后天来临的时候,我们能一起站在峨眉山的金顶,看一看日出是什么样子,不要死掉了。” “那就这么说定了,要不三年一约,金大侠有华山论剑,咱们就来个峨眉山论道,每三年相约峨眉山金顶,一起问道论剑这座江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