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四章 傻笑的少年 - 重燃

第九十四章 傻笑的少年

看着面前的黄夹克男,跟着他们进入联众公司,程燃脑子里莫名出现很多有关于他的语录。 他说过:“今天很残酷,明天会更残酷,后天会很美好,但是绝大多数人死在明天晚上。” 说过:“人要成功一定要有永不放弃的精神,但当你学会放弃的时候,你才开始进步。” 他也说过:“免费是世界上最昂贵的东西……” 他还说过:“当你成功的时候,你说的所有话都是真理。” 当然最后这一段,可能更接近真相。 程燃前世曾在一场投资者论坛,听过他的演讲,那时候在这个男子身上的加持已经有很多了,下方是众多神采奕奕或者膜拜或者欣赏的目光,随着他的每一个动作起落和连珠妙语鼓掌或者哄笑。也有一些嗤之以鼻或者背后说些闲话看空说着他的公司这种模式那种规划迟早完蛋的人群,但毋容置疑,他始终在台上,而台下都是众生。 他也曾经是其中的一员。 人世间的仰慕大部分源自于临渊羡鱼,惭凫企鹤。 每个人只看到成功丰美的果实,却忽略了其中艰难和运气的成分。 就好比眼前的黄夹克,他此时轻描淡写中从首都回杭城那个城郊结合部的楼盘只带了一副棋盘,其实正是创业失败首都混不下去的一无所有,除了能给予他一点精神藉慰“世事如棋风云诡谲”的棋盘之外,再无救命稻草。 但其实一些失败并非坏事,严格来说马芸所做中国黄页是被踢出局,当时杭城电信出资占股百分之七十,双方出现了最为普遍也最为狗血的发展理念冲突,马芸想做中国雅虎,重点打造品牌,杭城电信想滚雪球以挣钱为第一要务。结果当他的团队几个月后在首都拓展业务返回,才发现电信的独资子公司已经接收资源悄然做大。所以他面前的路已经完全堵死,两家其实一度闹到人民日报都要来采访的地步。 而他的团队在首都开拓业务过程中帮助对外经贸部建设的网站也属于雷声大雨点小,连番的失败让他回杭城创业,此时应该正是阿里初创几个月的时候。 然而失败也并非毫无价值,正是这些试错的经验,才能规避后续的许多致命错误,因为有的错误你过去不犯,现在不犯,不代表未来不犯,当船大难掉头的时候,或许一个错误就是满盘皆输,有的错犯得早,反倒是幸运。 说到底失败可怕的不是辛苦的建造变成废墟,而是在这个废墟倒塌的途中,一个人的心气也坍塌了。所以为什么魔兽世界打PVE都要堆DPS,打竞技场则偏重追求韧装,皮糙肉厚死不了,才有输出。 成功的人或许各有成功的法门,也难以复制,但至少有一点是可以确认的,那就是或多或少都经历过一些试错,或者看到失败中趟过来,在刀尖上跳舞而取得一时成就。 所以那句著名的“凡杀不死我的,都使我更加强大”还是有些道理。 眼前来自杭城的创业者马老板在程齐面前,虽然也算是第一波互联网创业的人物,还此时算起来“声望”还是弱很多,现在的联众已经有十万人注册,同时在线两万人。在声势上,联众有中文第一游戏平台的称号,程齐更是登报,在互联网圈无人不知,都知道这么个大学生创立了联众平台的励志故事,这在初创的阿里面前大概是个高川仰止让人羡慕的目标。 所以化身“风清扬”的马芸还在联众内部下棋,这个时候还不知道多少大佬“潜水”在这个第一游戏平台里。马芸主要是因为程齐发展围棋,让不少职业棋手每个星期展开棋战约战,搞活了围棋版块,吸引了很多人观战,跟后世的直播异曲同工,极大调动了爱好者的热情。 “最近还是打比赛才能看到你……业务很忙吗?”一边带着马老板参观,程齐一边笑着问眼前这位同是杭城互联网创业者的日常。 马老板从容一笑,“是有一些些,我们不像是你们。可以顺理成章在游戏里面拉人参战,我要忙着谈业务,最近有些VC机构找过来,各种各样要应付。” 他话语里有一种油然,让人能从语气中感觉到他淡定,营造出“我很火的”的印象。毋容置疑。在程齐面前,眼前已经三十几岁,历经“失败”且能令十七个下属被他一套太极拳打得忠心耿耿死心塌地的马老板这番话可谓毫无破绽,加上网友见面的亲切,程齐不疑有他。 但目前的他始终还是没达到后世的修炼地步,放在程燃眼里,就不是无懈可击了,至少在说这些话的过程中,眼神的略微闪烁和语气里不自信还是被程燃洞若烛火。 看到程齐的弟弟面对自己的那种笑容,虽然不知从何而来,马老板直觉上能感觉程燃对他不一样的亲切态度,他第一时间觉得这是可以争取的侧翼。 马老板笑道,“程燃小兄弟也经常来帮你哥的忙?” “我平时上课,周末偶尔来一下。” 从这话里马老板已经得到了想知道的信息,兄弟两人在公司这上面是割裂开来的,程燃没有到能参与程齐公司的地步。 马老板微微一笑,“在哪个学校?” 这回是程齐抢答了,“我弟在蓉城十中,这是西川目前最好的国重中学了。” “那你成绩应该是不错。” “还行。” 马老板微笑而不失尴尬的转移话题了,他跟学霸没啥共同语言,但倒不是因为他不是学霸,至少外语水平还是顶尖,当年虽然参加了三次高考,前两次中第一次数学只考了一分,第二次八三年考了十九分,那倒不是他的锅,因为他刚读高中时那个年代学文科不考数学,他就想着读外语专业,所以高中三年来没学过数学。 而他经历的第三次高考也就是84年的数学卷堪称“载入史册”,当时的命题组本着“出活题,考基础,考能力”的指导思想,出现的是大量那个时代学生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的创新题,那时候也没那么多拓展的课外辅导书,很多题见都没见过,当时考下来北京市考生的平均分是17分,安徽平均分是28分,全国平均分只有26分,而马老板在补学数学之下,考了大约八十分上下,甩全国平均分一大截,虽然最后还是差几分,凭借外语条件被师范校破格录取,不过这种顶着家庭和现实压力连考三次,在数学上从无到有复习追赶的毅力和成果,这一点也不是普通人可以办到的。 程齐带他参观,并给他解说一些问题,马老板又和任齐握了个手,然后背着手凑到电脑显示屏面前,听任齐给他讲解数据。而马老板带来的叫孙宇的员工拿了个胶卷相机“咔”一声闪光灯亮拍了张照片。 马老板对程齐道,“到时候照片洗出来给你一张。” 这年头,见个网友嘛,特别是来参观联众公司,对于马老板来说也算今趟来蓉城的一个意义所在,属于打个卡点亮人生成就,以后等联众发展大了,这放在自己相册薄里的照片,翻出来看,想必也会觉得有些辉荣。 程齐微笑腼腆点头。 随后大家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大概是马老板问程齐联众的创办过程和未来的构想,对互联网的看法。程齐提到联众在程燃的支持下创立,他们未来还是冲着第一网络游戏平台这个高地而去。 马老板敏锐的察觉到程齐提及程燃时说的是“支持”,这个有着地位对等或者自上而下意味的词语,但还是没想太多。 不知不觉到了吃饭的时间,程齐说起师范校那边有家小炒馆子味道不错,于是一众人出了办公楼从交错纵横的立交桥下走过去,到了蓉师里面的小吃广场的馆子坐下,围着圆桌点菜。 这个时间到来的都是师范校的学生,程齐是学校名人,这么坐下的时候有不少人路过都跟他打招呼叫“程哥”的。 刚才走过来的时候他们就一路聊天,程齐和任齐这两个联众合伙人自然是没马老板能侃的,马老板是见多识广,说起自己的经历,创办中国黄页这类,真是跌宕起伏,听得两人都沉浸了进去。而他旁边的孙宇则看着自己老板微笑不语,他是见过马老板忽悠人的功力,他们那十七个一起跟着他打拼过来的堪称他的脑残粉,现在则看着马老板施展“神侃”绝技,把联众平台的两位创始人绕得一懵一懵的,不知道多有成就感。至于程齐身边的那位表弟,从一开始就被自己老板魅力给吸引得一个劲傻笑,更是毫无挑战力。 而这个时候的马老板正说起自己和杨致远的熟识和深厚友谊,说得眉飞色舞,撸起袖子,“对外经贸部邀请他过来看看我们做得网页,我当时领着他爬长城,我们畅想互联网行业的未来,他们雅虎走在前面,有很多值得我们这些人借鉴的东西。当然……我后来跟致远说,眼下中国互联网正是开创时期,他们可以把雅虎的经验拿到中国来来用,我这话说了很长一段时间,可直到去年下半年,杨致远才开放中国雅虎,但是很可惜,机会从来就是转瞬即逝,你没能抓住,就会被别人拾级而上,这个时候谢乾搞起来的四通公司已经领先了,四通公司知道吧,也就是现在的通浪网……” “说起通浪网的来历,你们知道吧?……”马老板眯着眼,打算继续洋洋洒洒一番话开辟话题。他语言表现力和表现欲太强。 马老板身边的孙宇颇有些可“洗耳恭听”之态微笑着给大家倒茶,先是程齐,其次是任齐,然后是他的马老板,最后才到程燃,他以及在杭城的同事已经不止一次听说过了自己马老板跟目前雅虎的创始人杨致远的这段历史和友谊,也曾一度心驰神迷。 纳斯达克市场上那位无数资本簇拥的宠儿,世界互联网行业中光芒万丈的存在,对自家马老板也是另眼相看不计身份差距相交,这在哪里说出去都是极有面子的事情,也能证明他们所追随的马老板之人格魅力和出众的交际。 眼下搞互联网的,没有人不知道雅虎这家目前第一巨头级的存在,心想自家马老板这一大杀器还不把眼前联众这两位年轻的创始人震得目瞪口呆? 程燃微笑接口道,“是的,当时谢乾想开始互联网创业的时候,跟我提过,我就跟他说把新闻放网上然后买广告走雅虎这一条路,他当机立断就做了,所以领军人的决断和执行力缺一不可,前者决定是否走对路而不是误入歧途,后者则决定你在这条路上能走到的高度。” 对面马老板旺盛的话欲突然滞了一下。 跟着一滞的还有旁边孙宇茶壶倾倒的水柱。 他们定睛看过了,确实是那个从刚才就傻笑的少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