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三章 网友相见 - 重燃

第九十三章 网友相见

这个星期六的这场饭局,最后遇到章隅也是意外,那个被擦挂了车的小插曲,也让程燃看出了些章隅是个什么性子。 当时他出言说由自己来赔偿,如果章隅是想到那个女生的情况,为她着想,即便不推就,那么对于程燃的承担默认就好,但偏偏他却要出来说明会还给程燃这个钱,这是宁愿自己来掏这笔钱,也不想欠他的人情。 这么个性子,程燃有些恶趣味的想,难怪和老姜姑姑闹掰了。 星期天程燃约了大哥程齐,会去他的联众看一下,现在联众平台就在师范大学外面的一个商业楼里,门厅是玻璃推拉门,门堂有模有样的设置了一面蓝色墙,上面大写的联众和LOGO,墙后面过去就是工作间,放置有盆栽。大哥程齐在学校的课业基本上全处于勉强合格的状态,作为大学生创业的典型,师范校也不好让他课业太过难看,于是基本上每个学科老师都“默契”的在考核前发一些和考试试卷差不多百分之九十吻合的“参考资料”,只要考前复习一两天,合格还是没问题。 实在没办法合格,那你总要表现个态度,找个时间过来补考可以吧,实在没时间复习看书,带本书来开卷可以吧。要是连这一步都懒得做了,那就没办法只能让你重修了。 好在程齐在这方面还是很给老师面子的,每回补考都会很端正认真的翻书答题。 众多老师对他也没啥要求了。自己旗下的学生是个登了报的互联网青创人物,还奢望什么呢? 程燃这周就给程齐打电话,当然是说资金问题算是解决了,但让程齐以后在类似的问题上,一定要找到他商量,程齐也是很诧异和欣喜,连番问了程燃如何做到的,程燃当然没办法对他透露更多,就说是通过自己家的关系,在资本市场里搅和了一圈。 程齐也听出程燃不想告诉他细节,也就不追问了,他也知道自己质押股权一事估计在自己弟弟这边让大哥权威受到了影响,眼下倒是光棍,程燃能将那三百万的事情搞定,这就是眼前最大的好事情。 光想着得知和电信的合作走不通,下笔钱没着落,还不起质押的本钱可能导致股权易手的情况,他就连续好几个夜晚辗转睡不着觉,眼珠子熬得通红,虽然这事被程燃接了过去,但对于自己弟弟能不能解决这一切的疑问,还像是一个无底洞般日日折磨着他。 等程燃电话打过来解决之后,他才松一口气,现在已经放在这块心头大石头落地的庆幸上面。 程燃道,“你那边的钱可以宽松些了,不必紧着了,该怎么用怎么用,我让赵青回头再给你打一百万。明年还款期把贷款一次性结了,虽说即便用着那笔钱也无所谓,但操作正规点还是必要的,主要是质押了你们全部的股权,这点很不放心,把这个隐患给剪除了。不必想着占那点资金。” 程齐点点头,想了想问,“你这次解决了多少资金款?” “反正够用吧。” 程齐笑笑,也知道程燃不会说实话,但他倒是并没有怀疑。这个时候频繁发短信,眼看程燃盯着自己表情古怪,程齐笑,“以为我跟姑娘聊呢?跟联众一网友!这个人正好你见一见,这来蓉城,他约着想会会我们联众创始人的。正好我想着今天你来找我,所以和他约了今天……” 正说着程齐电话响了,他接起来,在那边说,“是了是了,你上来吧,十二楼,1218,联众平台,你过来就看到得到,我在门口接你。” 程齐挂了电话,对程燃道,“来了。”然后率先起身,往外面走。 联众的办公室外面是冗长的走道,走道中间是电梯间,程燃无奈跟着程齐见网友,心想你们玩棋的网友有啥好见的,还来看创始人。 程燃道,“如果是记者的话,我不打算……” 程齐笑,“知道知道,要是记者我会让你见面吗,对方也是创业的,从杭城过来,实在不行一会见情况不妙,反正你是我弟弟,我保证不透露半点你是创始人的信息。” 程燃敏锐把握到一个关键点,正有些说不上来是什么感觉的时候,前面电梯叮!得一声,运载厢到了这个楼层。这个地方是蓉师旁边的一家写字楼,电梯间外面对面大楼上面悬挂着“飞马味精”的牌子,更远处有些楼厦框架在建,远远传来修房子的声音,对面车水马龙的立交桥过去的蓉城师范,无数的学生流动出入着。 外面应该有风,但电梯口这里却丝毫感觉不到,而且有些沉闷。 就在这样的环境中,电梯那边哗啦!打开,两个一高一矮的人走出来。 这两个人走出,却让人不由自主将目光集中在那个穿着一件稍显宽大黄色夹克的瘦小男子身上,因为他身子小,夹克比较宽,而且还有这个时代流行的衬肩,所以让他看上去有点像是业余橄榄球运动员的装束,他手抄在裤兜里,出门看到电梯口这里站着的两个人,目光扫视一番后,用双目炯炯且带着询问的笑容主要看向程齐,“魔天行!?” 已经伸出了手,程齐笑容开朗,也走过去朝他伸出了手,“风清扬!” “哈哈!果然是你!” “你好你好!” 整个过程程燃都有些思密达的在旁边看着眼前的天降一幕。 程齐转过头对程燃笑,“这位是我们联众平台的粉丝,围棋圈有名的理论宗师,手谈实战无理手!网名‘风清扬’,本名叫马芸,杭城人。” “这是我弟弟,程燃。” 叫马芸的男子过来和程燃握了握手,他朝他饱含包容的一笑过后,更大的兴趣显然还是在程齐身上。 穿着黄夹克的马芸拉过程齐的袖子,偏着眼睛语重心长,“什么叫无理手?那是看不懂我的棋的人胡说八道,你棋艺总体还可以,可说到底还差我一线吧!” 程齐板着脸嘲讽,“我们两个最近的战绩,我是百分之五十七胜率,你是百分之五十四吧!我们刚上线了统计胜率系统,数据可做不了假!” “还有这回事?你们还统计?哎,这个可以有,依我看啊,你们还可以继续往这上面深挖……”马芸一笑,话题立即被这个太极高手带偏了,仿佛刚才的指控抛到九霄云外,“走,看看去!大名鼎鼎的联众平台!” “哎你弟弟这小伙子不错嘛,从刚才看我就一直在笑,难不成是我‘风清扬’的粉丝,他也下棋?” 程齐看了程燃一眼,显然也觉得他从刚才起就在傻笑的模样很有些不像他啊,但这个时候还是道,“可能觉得我们网友见面新鲜有趣!” 黄夹克马芸要看联众平台,程齐率先带路,程燃在后面看着两人的背影,心头倒是感觉荒诞而匪夷所思。 老早程燃倒是从程齐这边听说过了这个联众平台里网名“风清扬”的男人,但是却没有把人给对上号来。 那边还传来他一边走一边和程齐滔滔不绝的声音,“我大学时候就痴迷围棋这个东西了,我今年从首都回杭城,什么都没带,就带了一副棋盘!” “……我虽然不是下棋的料,但我泡在你们联众平台里,知道了天外有天,人外有人的道理。你说我理论宗师,我是喜欢点评,其实我是喜欢这种战略布局的快感,特别是看着高手下棋,中盘角逐,逐步拨开云雾收官!哎你不要说,这是很有启发的!……” 程燃现在脑袋里却没有太多东西,倒是阴差阳错的想到谢飞白昨晚的对话。 所以这家伙那莫名其妙的玄学……还真是怪力乱神了? ====== 地球最后的夜晚,特意这个时候更新和大家一起跨年,敢不敢动? 嘿嘿,其实想象过去这一年,还是很充实,家里有了个老二,似乎比老大好带,没事一天像是那二年的小地主一样发呆,挺可爱。 也想到你们,我的书友看客们,也挺可爱。想到自己这样的更新情况下,还是不离不弃,口口声声要把我给烤了,却有时候还是会回来瞅上一眼烤鱼这家伙更新没的你们。 对孩子最大的付出就是陪伴,也谢谢你们的陪伴。 2019,来年继续努力,写好书,过好生活,好好睡觉。 因为春归梦里人。 新的一年,要在冲锋的路上,态度一定要端正,于是我求票,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