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七章 生命危险? - 重燃

第八十七章 生命危险?

从十中出来两人还是照惯例同乘一趟车,程燃先送她到回家的站台,自己再转车回伏龙大院。 兴许是朱旭那番说话还是有所影响,所以两人从校门走出上了公交车的这段路,都没有说话。 白蓝色外漆方正的公交车停在站台,和姜红芍一起上车就能发现车内不少人视线随着她进入的转移。 虽然过了十中放学的高峰期,但这趟过来的二十七路车也载了不少其他学校在这条路线上的学生,而多数常年在这条线路上学放学的,时而都会遇上这么个模样气质让人印象深刻的女生。 有的在私底下打听过了,知道是十中的,消息灵通的或许连她姓啥名谁都知道,甚至有的私底下会跟自己的朋友说起那偶然惊鸿一瞥时而来的油然感慨,“五官极少有这么标致的……我敢说极品!” 而又不知道有多少人,每天上放学都会在这个站台盯着车门,唯一的期待就是某天看着这道身影出现,拉着手环或者在某个位置坐下,直至到站后她下车这段时间的身影。 学生时代本就是如此,有时候仅仅是观望到一个身影,就足以在兵荒马乱中度过安宁喜乐的一整天。 今天则是伴随着公车门吱嘎的声音后姜红芍走入,一些个眼神亮起来,但偏偏身边多了个怎么看都好像让人不太欢迎的男子。 只是这男子从骨子里透露出一种阳光和洒逸,让人好像也彻底厌恶不起来,好吧居然从气质上来说两人竟然还有一种般配的感觉,令不少人余光在两人身上下细打量,不错漏半点细节。 上车就感觉到这种状况的程燃有种置身狼群环伺中的观感,而随即他就看到姜红芍望着他的目光浮出狡黠的光芒。 车辆传来柴油发动机嗡鸣起步的声音,手环晃动,此时车里人不是很多,但却也是坐满了,他们两个拉着挂环站着,还没有进入未来没有轻轨没有BRT没有地铁的城市,甚至公交车都没有空调,打开的窗户随着车辆行进刮入一阵褪暑的凉风,余晖洒在姜红芍半边脸上,瞳眸子像是在妖娆燃烧。 程燃心生不妙时,刚刚在十中里对朱旭他们差不多算是宣告“如果那是堕落那她宁愿堕落下去”的姜红芍嘴角微扬起来开口,“程燃,刚才的事,你也看到了……所以你要对我负责啊。” 白皮漆公车外传来引擎轰鸣,轻风送爽,车外的自行车流铃声叮当作响,但现在整个车厢里仿佛都落针可闻。 很多人手上的动作僵住了,无论是喝水还是假装看风景的闲人还是刚才在叽叽咋咋讨论一场球赛或者流行歌曲的男女,都保持着一个凝固的姿态。 他们旁边第二排的那个中年男抬起头看了看程燃,又从上到下看了好几遍姜红芍,喉结剧烈起伏,狠吞了好几口口水。 …… 神特么的“对你负责!”。 程燃当时表情那叫一个闪了腰外加恨不得吃了她的精彩,而且这肯定是故意的吧,只看老姜笑得这个奸猾样就知道差不离其。 不过程燃觉得,不就是一脚油门上高速的事情嘛,大不了一起飙啊。 神情在讶异后的极短时间恢复调整,微微蹙眉,竟然还有几分忧郁气质,“我当然会负责,就是你妈那边……不太好答复啊。” 这特么人心不古世风日下啊!一车的人痛心疾首,对那个女孩的楚楚可怜简直都有一种保护欲了,甚至有几个人已经瞪着程燃撸袖子,颇有磨刀霍霍向猪羊的架势。 姜红芍眸子视野中,看到程燃盯着她的长腿下意识往后退保持安全距离,她带着寒气似笑非笑的看他片刻,才笑道,“和我妈有什么关系,我妈不管我学习啊……所以呀,作为帮扶对象,期末可不能松懈了,一起努力吧。要不然我很没面子的噢,我没面子的话,会找你找补回来,说不定押着你做题,不做完不准走。” 脑补了各种狗血剧的一大车人这个时候才恍然大悟,原来人家从头到尾说的是学习! 一车人又恢复到各种各样的谈笑风声中。 某个车站有白领提着包下站了,但脑袋里还回荡着公交车上那个女孩先前如清风萦绕的声音。 他整了整领口,用手轻轻抚拭了用了几年已经显旧的真皮公文包表面,想起回到家还要伏案熬的那个项目方案,以及昨夜和几个各怀鬼胎的甲方代表宿醉的空虚。对方装模作样的提出几个修改意见,但其实醉翁之意不在酒的提点他后几天他必然要下点血本的几圈麻将局。 忽然想到那些年好像也有个女孩,这样押着自己做题,可到头来他连她当初流泪的脸是什么模样都记不起来了,只有在这片城市中庸碌而无处安放的生活才是迫在眉睫的现实。 回不去了。 …… 姜红芍和朱旭的那番对话后面果然在十中掀起了轩然大波,传到了很多人耳朵里。其实高中的知识都重在积累,一般来说能保持优秀的,基本上也能一直优秀下去,至少在金字塔最高处的那些好学生中,除非遇到家庭重大变故,极少见一落千丈的现象。颇有种强者恒强的局面。 但凡是都有例外。 十中这么个竞争激烈的地方,努力者,有天分者如过江之鲫,稍有不注意就旧貌换新颜的年级十大荣誉榜,能够长期位列其上,谁都知道需要的是怎样的优秀和背后的付出。 这样的荣誉是实实在在的,多的不说,蓉城十中长期前十的学生到了什么水平,那基本上不光是国内名校,就是世界级的名校也能随便去得,就是家境差的,也有全额奖学金资助,这在去年就有例子,一位SAT成绩在2300分的十中高三女生被四所名校录取,结果选择了能给她折合人民币200万奖学金的纽约大学阿布扎比分校。 在这种稍有差池就风云变幻之地,姜红芍却一下被甩落下来,这本就让很多无比崇敬喊着她“姜哥”的人提心吊胆捏一把汗,结果朱旭这边还放出话来,姜红芍就愿意随着程燃一并堕落。 这么一瞬间,不知道多少人痛心疾首,而一些年级上本身成绩优异,且因为自身的优异而自觉懂事成熟的学生们,有时候看着姜程二人都有些惋惜,会觉得姜红芍怎么会如此不智? 班主任孙晖很焦虑,章隅有时候也会把姜红芍叫到办公室,询问状态。这都是不消说听到了教导组的一些风言风语。 但谁都不知道,这段时间里,有时候不堪其扰,特别是晚上十点钟就会接到姜红芍打来的电话,女孩在电话那头声音清脆,“dingling!您的文言文背诵时间到了,服务满意吗?” 弄得程燃有时候会问我睡觉前能不能用这种声音来句“晚安”就完美了,结果被姜红芍斩钉截铁拒绝,“想得美!” 时间流逝。 六月中旬的几个证券市场交易日里,程燃将此前几番买卖冲杀后在21.2元左右价格补仓的东明珠股,以大约28元左右的价格在高位全部出货。 而也在差不多犬牙交错的时间段里,他最后以16.5元左右成本持仓的广信股份,也在随后21元左右的价位上抛出。 18元成本价持仓的湖山置业在后期高位破30价位的时候抛出。 因为手上每支股都做到了几千近万手,出货的时候刚好卡在庄家往下砸盘前夕,程燃快上一线,一时间这些在519行情期间几乎以“60度”曲线图向上猛涨的妖股开始高位回落,眼看庄家撤退,程燃体量小,开始放货突围,争分夺秒,以赵青的话来说,他操作的时候“心脏病都差点犯了!” 等手上这些股出货完毕,程燃只是粗略的盘算,这波519行情盯下来,手上翻出的资金总和达到7450万! 这个时候,要等到年末才会彻底起势的大妖股宜安科技也就才25元左右的价位,程燃在这上面补了2000万,多的就没必要了,这是一波中期投资,等到草蛇灰线的年末和2000年到来的大庄猛涨,程燃到时候又可以从中提款机般套现出一大笔钱来。 这支部队,旨在埋伏,等待破茧出壳的那一天。 至此,程燃手上的现金就有5500万。 看着银行卡里让人愉悦的这串数字,程燃突然有些舍不得。这大概就是借了别人的钱不想还的心理体现。 这有零有整的,拆了多不好看。 好想黑了秦西榛的那笔钱啊。 会不会有生命危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