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章 变数 - 重燃

第八十三章 变数

凌晨三点,别墅小屋的闹钟响了,秦西榛惺忪醒来,穿着衬着凹凸有致身材的小背心,坐在电脑面前,登上网络,CQ传来滴滴的叫声,昵称“程大锤”的那个音速小子的图标在跳动着,程燃传来的是他们昨天的交易情况。 这个时候是美国的夏时令,即比冬时令时间要调快一个钟头,而秦西榛所在的是美国四个时区中的太平洋时区,所以她要和下课回家的程燃CQ在线通信,就只能凌晨三点起床。 虽然她一贯秉持最佳的面容方式就是保持充足睡眠,但眼下挣钱或者亏光身家的事情就在此一搏,美容这种事情也就暂时靠边站了。 中国的沪深股市519行情启动过后,秦西榛在这段时间里才陆续知道,原来程燃在东明珠和广信股份上面的买入,已经不是她最先所知道的单支五百万了,而是后面陆续给两支票各追加到了七百万。 在行情启动的时候,他们在东明珠上已经持有了67万股,广信股份也持有了77万股。 而就在昨天的交易日,广信股份继续走高,程燃在这支票从18元攀升到20元的时候,大概是以平均价位19.5,卖了54万股。再加上先前东明珠同样卖出了三分之二的47万股过后,秦西榛算了一下,这两支票他们套现到手的,就是平时写在纸面上憧憬一下都会心潮澎湃,而如今已经变成现实的2063万! 秦西榛关注着眼下行情的变化,噼噼啪啪的打了一串讯息传给程燃,“东明珠我们是21.9这个平均价位出手的,今天已经跌到19.58了!幸好跑得快,否则就少挣87万!:):)” “哇……你是怎么办到的!好厉害好厉害。” 所谓见字如面。程燃只看秦西榛的聊天,就忍不住微笑,大致能想象得到她在大洋彼岸的电脑面前是什么个形象,大概就差要舔屏了吧。 程燃笑着键入一连串字:“我们今天完成了东明珠六十万股的再补仓。” “啊!”秦西榛快跳起来了,“下跌你还买啊!这又砸进去一千多万了吧……万一继续跌呢!” “这是庄家的意图,往下抛一下,再吸点筹码,这支票还会往上涨。” 秦西榛这才反应过来,程燃挣了这一笔,还没有即刻套现离开的意图的。 “难道不该见好就收吗?程燃,你要是把票全部出了,除去本钱,我们大概这一次能净赚两千万!” 程燃信息发过来,“这波行情是短期行情,往后会有一个长期的上扬牛市,如果想要持有投资,可以放在后面,但眼下还不行,我没打算在股市上面多纠缠,也正是看清楚了这波行情,所以才进行中短线操作,争取吃到这轮涨幅。” 秦西榛沉默了一下,道,“你到底有多缺钱啊?” “只是有备无患而已,两千万还是有点紧张的,还要加上属于你那部分钱,所以趁着现在多挣点。” 秦西榛想了想,键入,“那你要多加小心。” “我会的,下了,你那边是凌晨吧,以后不用这样专程起来交流,我会把一些交易详情留言给你。你空了可以看一看。” “知道啦,你做事,本主公很放心!好好去给我冲锋陷阵!等你凯旋本主公重重有赏,江山美女任你挑选,乖哦,小程子。”秦西榛一秒沉浸在御驾亲征沙场秋点兵的豪迈中。 程燃打出“扣你一百万。”,她立马现了原形,“你敢!不准……不要嘛……呜呜呜……”一番摧眉折腰后又色厉内荏,“你要是敢扣押本姑娘的血汗钱,我立即飞回国咬死你!” 程燃笑着键入“这么饥渴?惹不起。” 对面的秦西榛眼珠睁圆,愕然之后,气急败坏张牙舞爪,“你是不是想死!……你想死直接说……” “说话!” “你信不信我用一卡车猪蹄敲死你……” “你下线了!” “你下线了!?” “靠……你敢下线!” …… 把交易情况通过网络交流透露给秦西榛,程燃倒并不担忧,这就是自家掌握着核心关键事物的优势,等这波交流完毕之后,CQ服务器中有关于他和秦西榛在这段时间的聊天记录数据包,就会无声无息消除,不会留下半点信息。 他在五月末的低谷以19.5的成本价补仓了东明珠后,这只股在六月八日抬高到历史高点25.49元,而程燃又把三分之二的票于25元左右抛出。 同时另一支广信股份在六月三日达到17.41的低谷,程燃在这个期间补仓吸筹,于六月八号的19.82元高位出完了广信78万股。又在接下来两个下跌的交易日内,程燃在17.5元的位置上补仓。 至此,连番的杀进杀出后,程燃所持握的这两支票在股市的票面价值已经达到了4100多万。 然而程燃所部属的第三支“部队”,也就是深桑达这支股票,终于在进入六月的第三个交易日开始向上提升,从12.08元拉到了16.7元,程燃在这个位置出了全部41万股中的35万股,只留了6万股攥在手里。 这一波收入580多万,接下来股票下行,程燃以为是正常波动,在15元的位置补仓,本想多补一些,但心底留了几分谨慎,只把这支股套现的580万补了进去。 接下来这支股陆续下行,虽然没有击穿程燃最初时的成本价,但也已经在13元左右的位置上徘徊,眼看着技术图没有支撑力,已经没有了托盘的主力,程燃只能少部分出票。 随后这只股都基本维持一个平稳缓行向上的趋势,似乎跟着大盘在走,这在一般人看来,算是小赚。但程燃知道,正是这只股看走了眼,不知道背后的庄家是被截胡,还是出于什么原因,这只股没能拉起来,错过了程燃预想中的最好时间。 这算是这支“部队”的战略失误。因为在预定计划里,这只股会和前两只股一样,股价形成一个六十度曲线上行,中间会有回调的震荡,但这些其实都是他施展手段七进七出的最好时机。 只要知道高点的大趋势不变,程燃将从中杀得盆满钵满,庄家胡吃海喝,他就伺机而动抢钱抢粮,然而眼下的情况是,庄家不知为何并没有启动这只股票,兴许是资金在另外的战场,或者内部有变? 虽然出完股票后程燃还是赚了,但比起广信和东明珠的叱咤风云,这只股票投入五百万,却到头来只盈利了差不多几十万。 这已经算是失误了。 因为同样的资金,程燃的两支主力部队,如今已经单支票面价值两千多万,这支票等于是白白损失了两千万的预期盈利。 这种事对程燃心头还是生出了些微的震撼。 股票的短线搏杀很凶险,以前流行追涨,看着龙虎榜主力资金流动,跟着庄家喝酒吃肉,但总会一不留神踏空摔个头破血流。 所以程燃不愿意以炒作股票的方式进入股市,背后没有充足的基金支持,自己想要覆雨翻云,是根本难为的事情。只能像是现在这样,左冲右突,在庄家掀起的波澜中杀跌追高,若是一着不慎,也会伤筋动骨。 而两世人生加持,程燃又确定了既定的大趋势,甚至知道庄家是哪些人,看明白了庄家的做法,原本以为这场进入会万无一失,却还是出现了不受掌控的幺蛾子。 心里面还是不由得会生出几分凛然,果然还是做实事最为稳妥。 晚上的时候接到了赵青的电话,电话里赵青很是兴奋,“四千多万啊,谁能知道我们现在在广信和东明珠的票面价值已经到这个地步了!在这次调整过后,估计还会有几个拉升,到时候还会往上涨对吧!” 赵青已经完全对程燃五体投地,这段时间他经手的流水就是几千万,他大概这辈子还没经手过这样的交易。 而在这个过程中,他对程燃表现出来的预判,精确,叹为观止。尽管从最开始就知道程燃不是一般的高中生,他做桌游发家,置办产业,但那大概还能算是能理解的范畴,毕竟他父亲的生意也做那么大,耳濡目染,大概骨子里有经商的基因。 然而这次的股海冲杀,让他再度对程燃的评判进行了树立。 最初时是尊重他的意见,但保留自己的疑惑。而今连疑惑也不曾有了。 听着赵青话语里的振奋,程燃也心头生出几分难言的愉悦情绪。虽然知晓大趋势,但其实从分析到确定战术,都是他通过计算的过程,所以这个过程还是很有成就感的。 赵青话语又传来,“深桑达这支股到目前为止都没动静,没有主力支撑上行,为什么要投入进去呢?难道又是埋伏?” 程燃沉默了片刻,道,“在股市里建仓,既有短线仓,也要有中长线的稳妥仓,不把鸡蛋放在同一个篮子里,天下的钱总不能全被你算计进去了,赚完了,这次是我们踩对了几支庄家操纵的大涨票,但这些都是有风险的,万一没有踩中呢,是不是也该有这样的稳健票压阵?” 赵青恍然大悟,“原来如此!明明把钱投入到大涨票就能赚更多钱,却仍然带着几分持守,能忍住这种诱惑……你是我见到的第一人啊。” 挂了电话,赵青在自己家阳台,仰头就是一轮明月,兀自感慨。 这人与人果真是不同的。程燃这个年纪所表现出来的眼界格局,真是让人……忍不住生出自愧不如的佩服啊。

上一篇   第八十二章 答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