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 波澜 - 重燃

第八十一章 波澜

“年轻人,就是做事冲动啊。这是个深刻的教训,新合同在没有真正兑现之前,不能提前进行预支,哪怕再理直气壮的理由,都要把口袋捂严实了,不见兔子不撒鹰,要把规划做得死死的。这些都是经验教训。”办公室里,林晓松正在对李明石道。 程燃的大哥联众出事的事情,他们已经知晓。外面正是因为联众现在挂着个“大学生创造网络第一游戏平台”的名号,被很多双目光注视着。 联众现在没钱的事情,不知什么时候传了出来,于是现在外面浮出来很多所谓的断言和看法,譬如有人说联众没有盈利,又有消息证实和电信的业务谈判也黄了,笃定联众走到尽头,大学生创业的噱头,最终也只是噱头。 这个时候已经有些专做概念倒卖的公司在外围准备入场,想要趁此机会,看着程齐承受不住煎熬后,以最小的代价游猎联众,获取最大战果,或者购买联众,或者在程齐屈服后狮子大开口吞下其股份。 CQ内部得到这个消息,都能感受到萧瑟的肃杀感。 李明石道,“你不能这么说,程燃也是年轻人。” 林晓松以看透世事的经验道,“小程总眼界开阔,思维活跃,而且对事物的认知,根本不像是他这个年龄能表现出来的,但他也有弱点,太理想化,总觉得好像什么事情都能按照他意志来。” “兴许这次程齐的事情,会给他提一个醒,程齐有冲劲,正带着大学生那股创业热潮,敢拼敢干,但要学会踩刹车,这个时候最容易一步踏错,万劫不复。” 林晓松道,“其实,眼下专注CQ的发展就够了,我们的用户每一天都在增长,要有取舍,小程总在他哥的联众也有股份吧,如果联众能卖一个好价钱,我们也能有所缓和。” 李明石道,“但是程燃说了,联众和我们是战略联盟关系,也许有一天能够相互支持。” 林晓松道,“难道到现在的地步,他还想把两个公司一起秧着走?哪来的钱?找他父亲要?” 虽然没有看不起程燃的意思,也知道程燃的独特,但是林晓松还是为身为老板的他着想,这种事要是传出去,威望可是会大打折扣的。至少会让人觉得你不算个人物。甚至可能会影响CQ的发展和形象,未来总会有人怀疑,你CQ发展这么大,会不会是沾伏龙的光? 李明石摇了摇头,“到目前为止,他基本都靠的是自己,我相信他这次也不会。” “就算找他爸的伏龙拿钱,要一时,能要一世?”林晓松很忧虑,“按照眼下发展的速度和规模,我们所需要的钱不是小数目……而且他最开始还拒绝了我那边的两百万。如果知道程燃有多余的钱,程齐又怎么会去质押股权?” 钱呐。这是目前一想到就焦头烂额的事情啊。 李明石皱了皱眉,道,“要不,我让人写个邮箱软件,或者办公系统,你帮忙看看能不能卖得掉。” 林晓松气笑道,“大哥,一套软件说破了嘴皮子几十万,我跑上跑下忙半天为了几十万,也就够一台服务器的钱,能顶我们发展两个月吗?” 李明石想了想,道,“实在不行,砸锅卖铁,也只能这么办。” 林晓松叹了口气,“暂停招人吧,给大家说一下情况,要渡过难关……就从我们先做起吧,我个人要求工资减半,把这段日子先熬过去。” …… 秦西榛从程燃这边拿到了他目前购入的股票信息,以她的话来说,就是亏也要亏个明白。 程燃觉得她有知情权,所以把目前购入的股票信息都给了她。 秦西榛通过自己的关系,找人问过了这几支股票的情况,当然,只是表露她只是小额买入随便炒炒的意思,立即就有人给她回应,有位文化圈前辈,据说对股票很有造诣,而且认识一些大牛基金,说这几支股票的问题,从技术图来看可以持有,但说到底,如果秦西榛想要炒股,他还有更好的推荐,甚至她可以钱投过来,自己帮她操办,他们即刻会有动作,几支基金的动向他都能掌握。 但秦西榛都回绝了,她其实并不乐意这种事情:把钱交给别人,让别人帮忙赚钱,一方面自己提心吊胆,有风险。第二方面,如果真赚了钱,别人凭什么这么尽心尽力,岂不欠了人情。 这都算胜负有亏。 除此之外,只有程燃的要求,才不在她的考量范围之内。 还有一位搞地产的老总,是上次广告的赞助商之一,也向秦西榛表示了自己的能量和渠道,并问她如果想要找投资项目的话,他那边有个俱乐部,可以加入进来,有专门为内部人士提供的渠道和优质资源。 秦西榛知道对方也是想要依托她打关系,虽然对方算是可以打交道的,但她还是婉拒了。除了必要的商务往来,她对于这些都不太钻营。 只是秦西榛问了一下他对“海王”那篇文章的看法,对方回应,“依我看啊,任何时期,都会有各种各样的人跳出来,宣扬能预测股票,看清楚一些起伏的。这种人过江之鲫,可多数都泯然于众。说到底,这种事,要检验很简单,预测对了,才作数嘛。否则此前的一切造势,都不过是别有用心和哗众取宠罢了,肯定是有人预测对了,我认识的,一个叫老江说股,或者江湖人称“王婆子”的邓远,都不过是打准了几支股票的脉络而已,这样名声大噪,但实际上很多人忘记了他们预测不准的时候,都是准得拿出来大肆宣传,不准的就赶紧忘掉,这样十次至少也能对个几次吧,准确率高的,你就成了股神,牛人。这篇文章我看了,有些热度,但口气也太大了。A股市场都萎靡七百多天了,不见天日,他敢断言政策出台,敢断言历史大底。无非是抓住人们想听什么的心理,就是嘴皮子一张而已。看着吧,没过多久,这个号称‘海王’的多数也就成了笑柄。” 多番打听,秦西榛得到了她想要的答案。 权威人士的推测是程燃依仗的那篇文章,多半属于哗众取宠,最后会成为笑柄的。 不过至少得到了一个好的信息,资深前辈说程燃拿他们共同的钱买的那几支票,还是可以持有的。 算是定了一下心。 秦西榛看了一下,东明珠这只股,是以时价10.8元买入的,但最近已经跌到了10.25,当时据程燃透露说买了500万,现在秦西榛一算,这下就算亏了二三十万了。 而另一支,广信股份,买入的时候9.2元,如今是8.88,程燃那边也买了500万,这也亏了二十多万,这样一下来,总共就是五十万缩水了。 秦西榛觉得……好刺激。 如果她知道程燃这几天已经继续往里面补仓,又补了大几百万,她会觉得更刺激。 当然,她远在美国,没法第一时间掌握程燃的这些信息。 她只是在美国那所租住的小别墅里,除了去里格斯夫妇家和他们打交道,基本上就宅在家里。 而且最近心忧在中国全部家当的安危,眼下都没什么窜门的心情了,每天都盯在股市上。 所以经常会看到只穿着衬衣的她光着腿蜷在电脑前,一边吃着薯片,一边点击浏览各种信息,窗户边有一盆玉兰,这大概是和她打交道的唯一活物了。 五月十六号,一个消息震动了秦西榛。 国务院会议推出“搞活市场六项政策”。 “海王”那篇文章预测的大政策调整,居然只是时隔一个多星期,就出现了! 秦西榛再看那篇帖子的时候,点击已经破百万了,评论更是达到两三万。 下面一窝蜂的“海王牛逼!” “海王内部人士?” 但旋即好像高兴得太早。 五月十七日的交易日,沪指见底,达到1047点。 眼看着股市大盘将继续下行,十七十八日如出一辙,显示板上基本上一片绿色下跌,而几乎还将继续下跌调整。 这个时候海王那篇文章遭到一片口诛笔伐。 五月十九日。 行情忽然向上拉起,人为做多的痕迹极其明显,但毋容置疑,这个时候猛然间出现了放量大涨,上涨形式让几乎从去年就没见过红的股民一片风声鹤唳如履薄冰。 很多人心想终于能回点血了,还不赶紧从套牢的局势里割肉逃离。 而让此后二十年人们回忆起来还津津乐道的A股市场大牛市,就这么波澜壮阔的降临。

下一篇   第八十二章 答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