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 要死啊 - 重燃

第七十四章 要死啊

临走的时候程齐说了句,“是我没做好。质押股权上面,我应该提前跟你商量。” 作为目前已经是报纸上评为大学生创业典型的大哥,这番话说出来显然很不容易。 程燃看着自己大哥那副有些委屈的样子,道,“是我太绝对了,也可能是对你的影响过大,所以导致你一时没有仔细考虑过后果。” 程燃觉得自己也有责任,因为其实从初创到发展,都是他在给程齐进行指导,程齐虽然表面上摆着大哥的架子,但是从内心深处来说,对他是深信不疑的。 所以当程燃提出ISP分账,甚至还出动了李明石的关系之后,程齐也认为这件事情一定会成,又大概知道他程燃如今也在做天行道馆,也不容易,他不会找他伸手,才自行决定用股权质押,打一个时间差。 很多事情其实都是这样,眼看着一件事兴许板上钉钉,便会丧失警惕,甚至进行超前的预支或者说消费。 “哥,今天这样的事情,你要记住,我不可能每次都对,而也不能事事都替你拿主意做决定,这样会让你失去主观的判断,打乱你对于事情的预感。而这些都是你未来要做事业,非常重要的能力,你需要有自己的判断,需要有自己的决策,还要谨慎和小心。这件事,也算是一个经验教训吧。” 程齐点了点头,但最后他还有一个问题,“你究竟,能怎么解决这件事?你有足够的钱吗?我听说你和李明石开发的软件,也在大量的吃钱。” “还不确定,你先把你们能活着的钱统计下来,今年的就行,长远也未必准确,然后我们再来看看能不能弥补这件事。” 程齐走了,但是满腹疑惑。心头更是忐忑。 程燃觉得这件事对他是有帮助的,谁都会犯错误,只是有的错误很致命,程齐这次犯下的错误,如果只是他个人单独创业,这就足以致命,几乎预兆了失败的结局。但在程燃这里,也许可以试试为他托托底。 吃一堑长一智,但做事业的路又哪里是这么简单容易,程燃并不保证,未来在大哥身上还会不会出现这种事情,但毕竟如果自己现在让联众活下来,最好的结果就是联众能够融入CQ的体系,但这不必苛求,如果融入不了,至少再撑个几年,哪怕是最后卖出去,也会比现在的收益大得多。 程齐的事情给程燃提了个醒,那就是看上去有迹可循的事件,也会因为外部条件的改变,从而产生不一样的变化,这件事确让自己措手不及。 但好在还没有到最坏的地步,他仍然来得及做出一些反应,看看能不能拯救。 程燃这天晚上,打开了电脑,手上拿着本子,在上面记录一些内容。 有迹可循的事情可能因为外部的环境变化发生改变,现在程燃就是要确认,这种事情到底还会不会在其他领域发生。 他手上画着各种数据分析图表,等最后确定看清楚了过后,程齐的电话也打了过来。 “我让我们这边拟清楚了,我们再留下七十万,大概能撑过今年,所以我可以把剩下一百五十万给你。” “好,那你明天划到我的账户上面。” 程燃挂了程齐的电话后,又按动诺基亚的键盘,点到了电话薄里的一个绰号上面,输入拨打了电话。 …… 这两个月里面,秦西榛从伦敦到拉斯维加斯,她现在就在背靠红石谷自然保护区的夏日小镇租了一间屋子。 小镇购物娱乐餐饮各方面生活都很方便,附近散落的别墅区住着不少名人,她初来乍到的时候,据说在周边十几座高尔夫球场里面,如果去打球会遇到很多世界级的球星影星和各种知名人士。 秦西榛之所以会来这边,是在阿比路录音棚制作新专辑的时候,结识了一位叫做玛格丽塔的女性,后面她才知道对方原来在美国做声乐培训的事情,玛格丽塔欣赏秦西榛的天赋,并邀请她到拉斯维加斯的自己住宅做客。 秦西榛过来的时候,才发现玛格丽塔的丈夫里格斯也是很著名的声乐大师,夫妇两人在自己的别墅里办了一个工作室,经常会有明星前来拜访,而想要得到他们夫妇俩的指导,有的还要预约,当秦西榛听到他们拒绝了某位大名鼎鼎人物的培训请求后,暗暗咋舌,同时意识到这是她的一个极好机会。 夫妇两人养育了六个孩子,秦西榛来的时候,受到了热烈欢迎,也因为要陪同孩子,所以两人才在自己的家里办工作室,秦西榛还看到一位著名黑人歌星在演唱会前夕,打电话过来寻求帮助,里格斯直接电话里面给对方进行声乐气息上面的纠正,一派大师风范。 最近这段时日,秦西榛其实就是每天空的时候从自己租住的房子前往夫妇二人别墅,和他们一起吃饭,聊天,然后在他们空闲的时候,里格斯或者玛格丽塔会和她一起进行声乐上的培训和交流。 当然时常还会和玛格丽塔夫人去镇上逛逛街,买些必需品,或者去喝两杯。连秦西榛都怀疑玛格丽塔夫人其实只是憋在家里很孤单,所以在伦敦录音棚看到她这位中国年轻歌手录完歌的空闲期后,邀请她过来探讨音乐,同时陪她度过一段时日。 不得不说,其实夫妇两人都挺宅的,除非必要的出差,都更愿意呆在家里,而她的到来一定程度上给他们注入了新鲜活力。 在拉斯维加斯的这段日子其实非常的舒心,她可以用心磨练提升自己在音乐上面的造诣,获得新的感悟。也因为在两人家里的出现频率,导致一些上门拜访的名人对她印象深刻,甚至还有一位开着敞篷宾利的艺人想要邀请她共渡一顿晚餐,但是等对方请教完舞台表演技巧后,就被玛格丽塔夫人给推出门了,毫不留情的揭破了他前段时间还在和维秘小模特约会的绯闻。 秦西榛对此觉得很暖心,她看得出玛格丽塔夫人像是大姐姐一样维护着她。 陈木易在这段时间给她打过很多电话,一方面是报告销量很好,听到她新专辑制作的消息,各方面期望值都很高。另一方面,也暗示秦西榛不要一头扎进欧美音乐圈,还是要把目光专注到眼下的华语流行音乐土壤上面,免得曲高和寡,或者丢失了对流行把握的感觉。但是她和里格斯夫妇的关系这一方面,将会成为她未来一个很值得说道的资历。 这些都是陈木易出于专业上考虑的内容,秦西榛却并不以为然。 她喜欢这种单纯追逐音乐的感觉,这是她的爱好,但她仍然要生活,要支撑对这种爱好的追逐,所以她也不可避免要去接广告,要去参加公演,要定时发售新歌,来维持自己的人气。 不知道谁说过一句话,当爱好变成工作后,会是痛苦的事情。 每一段时间,每一个阶段,其实人的追求都是不同的。 更何况当你的眼界和阅历在不停增长过后,所看到的风景都是不一样的,想法又怎会相同呢? 她记得在山海她未曾腾飞的时刻,那时候觉得如果能够依靠音乐来挣钱,出名,大家都认识她这张原本会归于平凡人的面容,那是世界上最好的事情。 而现在她业已很有名,她每次出的新歌都会登上电台排行榜前列,在某个街道,就会不经意有人哼唱。 但她不希望很赶的去制作专辑,把各种元素都糅合起来,慌忙灌装进一部专辑中,然后发布。她希望每一首音乐都经得起传唱,未来都能成为那些很好的老歌。 但这些都需要时间沉淀。 而生活却让她马不停蹄。 她很喜欢在拉斯维加斯和玛格丽塔夫妇交流的这种生活,他们没有功利,不牵扯利益,只是单纯对于声乐,对于音乐的交流和看法,可以全心全意投入在爱好里,仿佛和俗世隔绝。 就连山海的日子,都变得遥远起来。 那个人的身影,好像也能模糊许多。 也许有一天,当她走到一个更高阶段的时候,兴许那些内心的牵扯和纷扰,都会真正归于水波不兴的风平浪静吧。 然后在里格斯家的院子里,她的电话响了起来。 静静的看着打来的号码后,她摁下了接听键。 里面传来的是恍若隔世的声音。 但一开口却让她心生恼怒。 “老秦,你现在有多少钱,借给我用一下。” 电话这边,绰号是搬仓鼠的女子眼睛眯了起来。 还是这个谱。 你说句你好吗,冷不冷,热不热,喝没喝热水要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