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在线等 - 重燃

第六十九章 在线等

“就吹吧。”徐兰对程飞扬皱皱眉,又看到桌上一张红请帖,“这又是谁家结婚?” 程飞扬想起来,拿过那张请帖,“老区高官家儿子婚礼,就在这个周六,我周五飞一趟首都办事处,下周一回来,你们就代表我去了。” 程燃皱眉,“又是政治摊派任务。” 程飞扬笑骂,“什么政治任务,你以前不是最喜欢爸爸带你去吃酒席吗,现在有好的吃还挑三拣四。” 徐兰道,“得了,反正你爸现在应酬都丢给我们,我们都成为他挡事的了!” “说话都不讲究,”程飞扬瞪了一眼过来,“老区高官虽然是要退了,但是我们伏龙来的时候还是给予了很多照顾的,所以要记人家这个情,你们去的时候把我的祝福带到。” 徐兰白了他一眼,“知道啦,就你摆谱。” 酒席的地点在蓉城望江宾馆,这家坐落在望江公园的酒店是蓉城唯一园林式五星级酒店,常年绿荫浓盖,酒楼分布在公园之中,拥有好几个会馆宴会厅,一个会馆一个风格,分别为马六甲,五福,芭提雅,普吉岛,松涛,有东南亚菜系,粤菜川菜等,因为其隐秘和大隐于市的风格,如今倒是很受蓉城一些达官显贵欢迎。 青阳区的区高官李登儿子的婚宴就在这里最大的松涛会馆进行。 松涛会馆在地形上呈现一个被园区公路围成的“岛状”地形,会馆就在郁郁葱葱的树林之中,造型是地道的中式风格,中规中矩,总之算是老干部喜欢的类型。星期六程燃和徐兰到的时候,看到园区公路上到来的车辆已经是络绎不绝,很多车直接就围着环形公路靠边停了一圈。 这个时候不由得庆幸,眼看着进公园路口车流多的时候,徐兰就让陈文广把他们放在门口,她和程燃步行进来。 到场的时候相当热闹,正门口停着一辆婚礼头车E38系列的宝马728li,据说这辆车是蓉城知名富豪刘氏兄弟那边借过来的,看到这辆大名鼎鼎的头牌座驾,很多人难掩兴奋,评头论足。 结果程燃和徐兰正步行过来,接近门口大堂的时候,旁边突然传来一个喊声,“表哥!” 两人转过头,就看到了位于三岔路口那边的位置,髙韶宁正朝他们招手。 她旁边的就是他的父亲高世金了。高世金还在和身边朋友说话,看到他们颇为惊异,不过还是很正常的和徐兰打招呼,“嫂子!” 高世金身边的人叫张斓,老区高官李登的妻外甥,高世金在服装批发上挣了钱后,又脑袋活泛的搞起了一个生态园,就在农贸市场的旁边,主打无土栽培鲜菜和花卉,主要概念弄得好,当初建园的时候,通过张斓的走转,区高官李登还来剪过彩。 高世金也是抓着张斓这们关系不放,把张斓这边当做是最重要的关系来抓,不说平时维系,逢年过节,提着大包小包上李登那边拜访。 一来二去,人家其实也很客气,收礼贵重的坚决退回,而一些所谓的土特产区高官也就当做正常的人情给收下了。 高世金知道这样的人家,其实根本不会和他有更深的往来,但就是表面上的人情维系,也已经足够了。主要是张斓这边他牢牢抓住就好。特别这次听到风声就一直在表态,说书记的儿子结婚一定要通知他,不通知他就是看不起他,他是一定要来贺礼的。 态度做成这样,老区高官一家这边觉得他也是有诚意,不通知也不好,所以这回也就让张斓给他带了话。 高世金今天出门的时候就跟自己老婆女儿说了,带他们看看世面,区高官李登虽然快退了,但任上做了不少实事,区上很多干企业的,一些人受他提携,门生故旧,承他情的颇多,所以今天到场的济济一堂。 望江公园这边,密林深重间,不少豪车和大人物鱼贯而入,看的人是心驰神往,他觉得这才是人生的一种境界哇。 今天能够被邀请过来,受李家人热切接待的,都不是一般人,平时哪里见得到这些人物,高世金看的目不暇接,只觉得自己也好像一时登堂入室,跻身进一种高位人群的场合了。 然而伴随着自己女儿惊喜的那一声,高世金就看到了徐兰和程燃两母子。一时间有些难以反应。 高世金心里是一阵狐疑,但表面却没有任何表现,对徐兰道,“嫂子,你们这是,认识结婚的那对新人啊?” 徐兰看着那边的婚纱宣传照摇摇头,“不认识,他们长辈给的请帖,你哥又去出差了,这种事,只有我们代表他过来了。” 高世金也就恍然了,自己这个表哥公司效益不好,到蓉城这边来打工。以前他请过他们吃饭,但说到底,都是不怎么往来的亲戚,见过一面后,再见的心气也就淡了,倒是他原本还打算让徐兰来自己店里帮工,一来现在不太好招人,这徐兰算是正好一个劳动力,二来也能节省一些工资,毕竟她们是从山海来的,山海的工资标准比蓉城低,蓉城现在一些个年轻人心高气傲的,工资开低了还不干,这找徐兰来正好,还卖个人情。只是后面他老婆权衡了一下,觉得还是不太妥,所以这件事才没下文。 今天看到程燃两母子,还以为他们认识新郎新娘,这关系可比他和张斓还近了,心下还有些惊异,结果听徐兰这么一说,想来就是了,原来是新郎新娘七大姑八大姨什么的,拐弯抹角邀请过来。这倒也是,毕竟谁家婚宴都不可能是什么高朋满座,也会有些农村乡下的穷亲戚,只是他目光都放在那些大人物身上,一时没注意这些,现在觉得程燃母子俩在这里出现,其实……也算正常。 高世金就道,“看来表哥打工还真是辛苦,三天两头都要出差,连个闲都没有啊……” 徐兰点点头,“是啊。”竟然在感慨挣钱不容易世道多艰。 …… 高世金和徐兰招呼了一下,又和张斓以及他旁边的朋友聊起来,而高世金老婆王蓉就拉着徐兰聊天,主要是程燃在蓉城十中,让她很感兴趣很有话题,这架势,徐兰似乎也没法和程燃先离开进去,看样子都像是一会大家一起进去后就坐一块的了。 髙韶宁也不是独自一人,她和三个年轻人此时正在花坛这边,和她父亲这些大人隔了一个花坛,髙韶宁朝程燃招手,程燃走了过去。 髙韶宁身边的是三个穿着这个年代很“潮”的青年,卡其裤,牛仔外套,或者一看就是牌子货的服装。三个都很有范儿,实则也是如此,三人中那个穿着牛仔棉绒翻领外套的青年叫吕瑞,父亲是副区长,算是众人中家庭背景最深厚的,其余两人一个叫张杰,一个叫成兵,张杰就是髙韶宁父亲朋友张斓的儿子,而成兵家里则是卖保健品“叁精水”的博海公司老总成波的儿子。 几个人本来也是在聊流行音乐,电影和如今很热门的“韩流”,HOT男团成员。 张杰和髙韶宁关系不错,想来也是高世金一个劲拉拢他们家的缘由,就对髙韶宁一笑,“宁宁,你表哥啊。” 髙韶宁点点头,“我表哥……程燃。”她现在对程燃这个远房表亲还是不太习惯表哥的称呼,但这个时候还是不忘介绍道,“他以前在山海,后来他们家搬蓉城来,他自己就考进蓉城十中了。” 和髙韶宁关系比较近的张杰笑道,“不错啊!” 吕瑞则是“哦”了一声。成兵也只是向程燃点了点头。 髙韶宁看他们并不热衷的样子,恍然想到,这几个人又是什么家庭啊,岂会觉得你在蓉城十中又如何。 这个时候髙韶宁又赶忙向程燃带了些郑重介绍,“这位是吕瑞,吕哥,他爸爸是青阳的副区长,恐怕再过两年又要提了吧?” 吕瑞摆摆手笑了笑,“这事别拿出来说了。”看得出来,虽然吕瑞一副低调拒谈的模样,但看髙韶宁一开始就如此介绍他也不反感,其次几个人都隐隐以他为中心,想来这种被关注和被包围感,他还是很受用的。 “这是成哥,成兵。他爸就是创建博海公司的。很出名的‘叁精水’就是他们家的保健药。” “这个是张哥,张杰。今天结婚的是他表叔,区高官就是他的姨爷爷!” 程燃点点头,“你们好啊。” 几个人微微怔了一下,吕瑞有些疑惑不解,大概是没能从程燃身上看到得知他们来历后一丝半点的拘谨或者局促,普通人多少都会有些不安的,可他们这些人在他面前有的只是一种淡然和平静,仿佛和普通人没什么区别。这几乎就要让人怀疑他是不是来头更大了,毕竟今天区高官的酒席,请到的客人里难保不卧虎藏龙。 但偏偏他们都是知道髙韶宁的,如果她这个表哥来头不一般。她早就像是介绍他们一样的介绍开来了,而目前好像对于髙韶宁而言,拿得出手介绍的也只是他靠近十中? 不过这也只是几人观程燃作态的心下一时计较罢了,没有那么多的琢磨。这个时候该聊的聊得也差不多,该进会馆里面了。 临进去之前高世金老婆王蓉拉着徐兰道,“一会你就跟我们一起坐,专门给张斓世金安排在了家属区,前面会空几个座位,我们到时候坐在第五桌,距离前排更近,而且据说今天最前排还留给了市里省里几个会来捧场的领导!” 王蓉也是热心,而高世金在旁边则是与有荣焉。普通酒席,大概没人争个什么座次,但今天这种场合不同,来的都是有头有脸的人,但凡和这些有些沾亲带故,放在明眼人眼里,分量都会不一样,人脉人脉,不就是这人前面子,人后里子? 前面第一个桌位不用说肯定是两家人最亲近的家属,而第二桌第三桌就是给领导的位置,后续三桌就是给旁系亲属好友留出来的位置。 能够和张斓这些被请到好友桌位置上,这在高世金看来已经是毋容置疑的一份荣誉,在李家登堂入室。 大家在门口递出红包登记后,看到徐兰红包上“程飞扬”三个字,这边负责的司仪就先把程燃母子俩拦住了,微笑道,“两位这边请。” 然后程燃和徐兰就这么和高世金他们一行割裂开来,高世金和好友张斓说着话,眼神已经瞟到带走了那两母子的司仪,他老婆王蓉还有些不明就里,兀自在原地“哎……”了一声,心想明明说好了坐在一起,怎么人被带走了,他们如果不去把位置占着,一会没有徐兰两人位子了怎么办? 髙韶宁则是跟着人群,眼睛扑闪着讶异看着自己这个表哥母子俩就这么被司仪带到了最前排第三个桌位上面。 那司仪表情甜美,“程总的位子在这边,两位先坐下吧。” 这个时候高世金和他旁边的张斓才到了第六个亲友桌位上坐下,张斓这个时候才惊疑不定的看着这两个最初被他忽略的高世金亲戚模样的母子。 在这样的场合,次序最为重要。 第二个桌位是省里和市里的领导,第三个桌位次序会下调一些。但也毋容置疑,那也是眼前这个酒席里面,最重要的桌位之一啊! 这个时候的程燃和徐兰还有些尴尬,但关键的是不是如何跟高世金一行人解释为何他不和他们坐在一起了。 而是宴会大厅的门口突然爆发出一阵并不算是明面的喧哗,但却分明能感觉到无数人的目光往那里聚焦的隆重。 区高官李登看上去红光满面,显然到来的客人让他感到蓬荜生辉,一时血液冲头。 然后程燃就看到此前曾在浣锦小区里和自己过招的姜越琴,姜红芍则在她身旁平添一抹让人移不开目光的身姿,也是来参加婚宴的两人就在李登和今天婚礼新人,以及旁边一些个官面人物众星拱月中进来,然后被请入了第二桌位上。 也因为姜越琴的到来,引起了会堂里一阵人们的张望和低低的嗡鸣。 和自己母亲走过来的姜红芍目光在随意逡巡之间,洞察忽然有了焦点。 她就这么和程燃目光碰上,坐下来的时候,她轻咬嘴唇,显然也有些措手不及。 程燃赫然发现与明艳了会场的姜红芍,仅仅一桌之隔。 这算是……两人的冷战横扫蓉城,都打到别人酒席上来了? 这个时候是不是该说一声…… 怎么办……在线等? ====== 给不给票,在线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