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这就是战争 - 重燃

第六十六章 这就是战争

姜红芍觉得章隅其实已经很惨了,哪怕他是个生活中的逃兵,也不希望程燃再在伤口上撒盐,那番言辞终究还是强烈到过分了。 其次她还想听程燃的解释,譬如秦芊为什么会塞给他那袋吃的,他手上的威化饼其实没有那么好吃,可他为什么还吃得那么津津有味…… 这个世上有那么多事情想要说明白问清楚,但开口的那一刻总是最难。 事实上是很快三千米项目完结后,一大帮班上同学簇拥着回到桌位这边,大家都沉浸在这种班级荣誉感之中,相互拥抱,揽肩,赞扬鼓励……人群如尘世熙攘,就那样斩断了他们的视线。 运动会的两天完结后,程燃晚上看完了邮件里李明石的报表,然后去洗漱了,最后过来翻翻手机,躺在床上,手机的蓝色荧光屏也再没有亮起来。 两人破天荒都没有互道晚安。 程燃躺在床上,在无边际的黑暗里,闭上了眼。 浣花溪的浣锦小院里,居住在二楼的那间姜红芍的屋子里的灯光如豆,靠在床头看一本书的姜红芍目光专注,每晚读一段书是她雷打不动的习惯,而一旦捧起书本就有强大专注力的她似乎也发现出现了意外。 眼前的文字似乎并不抓心,抓心的反而是墙上的画,窗户外露台冒尖的竹枝,还有床头柜旁边的手机。 还是没有等来程燃的短信。 姜红芍把书合上搁旁边桌上,风力让她的发丝都吹蓬了起来,她倏得斜钻入被窝里,片刻后手迅雷般探出啪!一声摁灭了灯。 处处都透着剑客出剑般的雷厉风行,跟她在羽毛球场上的杀伐果断如出一辙。 窗外月正是微弯,微弱的夜光透不进房间,屋子里如墨染般漆黑。 也就是这样漆黑的房间,忽然有一道蓝光亮了起来,照亮了女孩的侧颜。 然后片刻后……熄灭了。 良久……又亮了起来。 于是就这样,明明黑暗的房间里,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有幽蓝的光芒这样一明一灭。 也不知过了多久,一只手从被窝里探了出来,然后就是蓝光从屏幕上长久的亮起来,姜红芍吧嗒吧嗒摁动着手机的按键。 “你还有理了?” …… 等这条短信发送过去的时候她才发现显示的时间已经是两点三十五了。 然后就是漫长的等待,等待煎熬让人忐忑而微微焦灼。 手机震动了一下,姜红芍打开信息,来自程燃那边,“什么?” 就这两个字? “什么”你个头啊!姜红芍觉得要是他在她面前,她肯定会制止不住自己挥出去的手吧。 体态纤修的身子唰得从床上坐起来了,发丝垂披之间,姜红芍吧嗒吧嗒键入发送,“我觉得你应该向章隅道歉,他没有恶意。” 不一会程燃回了过来,“我对他是失败者的态度不变,所以也不可能向他道歉。” 姜红芍咬了咬唇,想了想,然后回过去,“就算你是对的。但你不知道他经历了什么,是不是太不留情面?他其实是个可怜人。” “可怜是理由?所以你希望我以同情他的态度给他一个施舍?” 姜红芍眼窝发热,她没想到程燃言辞这么冷硬,而且这样的一番话,让她想到当时他的那个转身。 她喊他,他没有回头的转身。 章隅和小姑当年带着她这个灯泡的一幕还历历在目,从心底来说,她为他和姑姑的历史叹息,另一方面,又担任起自己姑姑的一个眼线,看顾着章隅目前生活的眼线。 她觉得自己不该因为自己再对这个可怜人造成什么伤害了,而且程燃那番言语还那样的毫不客气字字诛心。 或许很可能挑破了章隅一直以来包裹在身上的厚厚茧,有这样一层茧,行尸走肉也好,他终究还能过着。而一旦保护层都没了,谁知道对于他来说又意味着什么。 哪怕是乞丐,身上也需要一层遮羞布啊。 她本性就是会为人着想,而绝不至于是不给人留情面的人。但程燃的话也太狠太过于尖锐了。所以她所希望程燃也会如她这样想,哪怕真的是这样,也最少给对方留一点颜面和底线。 对方还曾经是姑姑的爱人,也有曾经作为亲人的维系……至少,那段时日,曾经让她感觉到回忆的温暖。 但在程燃这边,他对章隅所说的话,就是他的态度的展现。是他对这种事情的看法,章隅是失败者无疑,他的失败之处在于,人有两种失败的方式,一种是求不得酣畅淋漓的溃败,一种是望而却步的放弃。前者至少还能获得尊重,而后者却是做出了最容易抉择的懦夫。 所以他骂他是懦夫。 片刻之后,姜红芍的短信回了过来,“程燃,饼干好不好吃?” 程燃在这头愣住了,他知道这已经成了一个很头疼的问题。 所以她都看见了? 这个节骨眼上,怎么会扯这种事情? 女人真是不讲道理。 能不能在一条逻辑线上? 想了一下,程燃回应,“当时肚子饿了。” 片刻后,手机呜得震动,程燃拿起来,是姜红芍的话,言简意赅。 “程燃……我们冷战吧。” 程燃看得是目瞪口呆…… 这是什么意思? 怎么冷战这种事还要宣个战的吗?那还要不要找个裁判?到时候宣布谁胜谁负? 姜红芍什么脑回路。 亦或者是……她希望把事情圈定在一个范围,不要波及太大?大到超出掌控? 不过……这是玩家家酒啊! 程燃一时觉得好幼稚。 …… 不过程燃却又觉得有点意思,想看看老姜要和自己展开的所谓冷战会到什么地步。 第二天上学陈文广驱车送程燃前往学校,陈文广的桑塔纳开的是又稳又快,抵达十字路口程燃就让他靠边停,不要进十中的巷道了,否则一进一出在这个高峰时期恐怕就是半个小时了。99年的这条送学生主路上多得还是各式各样的自行车,堵得那是水泄不通。 来的还比较早,程燃是打算在学校这边门口吃何记面馆的臊子面,和陈文广道别转向面馆的时候,结果发现面馆人满为患,外面还门口还站着一些人,其中竟然就有姜红芍,苏红豆和马可三个女生,程燃愣了一下,苏红豆两人忙不迭跟他招手了。姜红芍看他,然后脸在清冷的空气中瞥向一边。这个侧颜也着实让旁边吃不到面却等待的很多人大感不枉此行。 “你也没吃早饭打算过来吃面啊?”马可问程燃。两人都没有注意到姜红芍和程燃此时的异常。 程燃看着面馆里面的“盛况”,道,“人还有点多……要不算了吧。”面馆虽然人多,但等吃完了见缝插针一两个人还是可以的,散客可以等待一下,关键他们四个人,一起吃就有点影响体验了。 苏红豆感觉满满的元气都被戳破了,当下也知道程燃说得对,点点头,“那一会第二课间去食堂吃点东西吧……” 程燃笑笑,和他们走进学校,两人还真有些神经大条,只顾着叽叽喳喳,完全没看出来姜红芍神不在此,时而被她们拉着说话题,她才会回应一下,全程和程燃目光碰上后,就撇向另一边。 程燃却是觉得这妮子即便如此,也是眉目如画,赏心悦目啊。 本身早上是为了吃臊子面去的,吃不到,一顿早饭不吃也没什么,所以程燃第二课间随着大部队就回来了,也没去食堂买些食物。 只是他在外面阳台站着看风景的时候,姜红芍和苏红豆马可提着从食堂小卖部买的早点走上楼来,苏红豆还诧异,“程燃,你没去买早饭啊?” 程燃摇摇头。 这个时候姜红芍和苏红豆她们分开告别,对程燃不理,板着脸进教室去了。 临近上课的时候程燃坐回位置上,皱了皱眉,手往课桌里一摸,拉出一条口袋来。 赫然就是姜红芍刚才上楼来手上提着的早点。 程燃回过头看左侧后方她的位置。 女孩只摊开习题册做题,美目清涟而专注。 ===== 这章删了又写,最后确定下来。多艰,求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