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山一样高呢 - 重燃

第六十章 山一样高呢

就在张平不得已站起来的时候,程燃朝姜红芍望过去,发现她秀眉挑了挑,微仅可查的耸了耸肩,似乎在这件事情上面,也表示有些无能为力,其次不知道是不是错觉,程燃总在她眼里看到发现自己吃瘪后的俏皮笑意。 程燃觉得事情已经快演变成战争了,在他和张平去搬投影幕布和支撑架的那一刻,班上无数人心底对章隅唾弃不已,看到程燃和姜红芍作为值日生起来后,他立即截下姜红芍,给程燃另外摊派人,这种行为是什么,简直明目张胆的表现了他对姜红芍这种年轻女学生的龌龊! 是以程燃和张平前去搬物件后,班上人们已经暗中不知道诅咒了他多少回。 看着姜红芍在讲台上掌着投影仪,在他吩咐下帮他调试,大家简直不亚于看着超级玛丽里被库巴抓走的公主,在巨龙尖牙利爪的掌握下干着穷苦活,自动脑补了一番被大魔王控制的少女,众人如坐针毡,心里面早把章隅骂了百八十遍了。 一个二个又为程燃打抱不平,但对方毕竟是老师,现在最大的问题是,他让你做什么你还不能不做,否则出去说起来哪都没理。 不一会程燃和张平回来,东西搬好后,大家没有看到程燃脸上有半点恼怒和波动,对章隅道,“还有什么事要做吗?要不我顺便把班长送回去。” 这个时候姜红芍工作做完,正往讲台下走,腰肢转身,愕然看到程燃根本不待章隅回答,直接走了过来,和她并肩走下三组和四组之间的过道,而不是去往他和张平靠在墙边一组的过道那边。 结果张平已经站在一组过道口了,正回头张口结舌的看着程燃这妖娆的轨迹线。 然后全班就这样目视着程燃和姜红芍走到她的课桌这边,他还故意在课桌前停留了一下,似乎就要看姜红芍先入座,一副女士优先的架势,至始至终都是一本正经的表情做着这种毫不正经的事情。 姜红芍尖耳朵的边缘轮廓都浮出红氤,打了他一下,“快回去!” 轰! 这下直接引爆了众人早积蓄在心头对的不满和压抑,全班极其畅快的发泄出来,一片起哄敲桌子挪板凳的声音,“喔噢……!”“打情骂俏!” “狗男女!”不知道谁喊了一声,结果被旁边人给揍了。 而更多人则是大呼过瘾,平时哪看得到姜哥这种妖媚的一面。也有不少人痛心疾首,这程燃简直蔫坏,不仅仅不动声色的就报了仇,还不经意的把姜哥给撩了!这是装了什么操作系统,Surper Windows? 等程燃在一片欢送声中绕着教室底部走了一圈终于回到一组靠窗的自己那个座位上的时候,已经就坐的张平无声朝他比了个大拇指,然后就是前面的郝迪转过身来,一副张着嘴的“哇!”然笑意,“你要不要那么帅……” 后几排的刘磊等人一边拍巴巴掌一边朝程燃比拇指,“你牛……” 很多人则是看到章隅全程阴恻恻的注视着程燃这道轨迹的眼神。只看那个眼神就知道……知道两人之间,恐怕裂痕已经产生,毋容置疑的处在了对立面。 也有人感慨燃哥就是燃哥,从来不是什么好脾气的好好先生,睚眦必报啊!就连专家孙萧都被怼得落荒而逃,更遑论一个地盘都还没踩热的老师? 大家隐约间又有一种兴奋,恐怕接下来,还有更多的好戏看啰。不过毋容置疑的是,程燃今天是给大家狠狠出了一口恶气。 估摸着章隅今天是对这降龙十八掌的一击照单全收,满腹内伤。 …… 最近的事情怎么都有些不爽,大家就约了下午一起在外面吃了饭再回家。聚餐这种情况在目前的学生中时常发生了,再加上现在谁都有个BP机,甚至有学生还带了手机的,提前给家里打个电话说不回来吃饭,就能在外面一群人AA制开顿荤。 特别程燃今天的“壮举”,更是让五班同仇敌忾,这下很多人一听他们要聚餐外面吃冷锅鱼火锅,报名的不少。程燃想着程飞扬最近出差,徐兰也不在家,虽说家里有饭菜,回去热一下就行,但众人盛情难却,也就答应大家一起吃饭。 众人热情高涨,就连姜红芍的好朋友魏舒几个女生也加入了,大家更是兴奋,等魏舒给姜红芍说了之后过来,一脸悻悻,“红芍说她今天有事,她就不去了。” “啊……真是可惜啊……本来还想着说一起声讨一下那个变态章鱼的!” 众人纷纷表示落寞和遗憾。特别几个男生情绪低落。 程燃朝走进教室的姜红芍看过去,她朝程燃做了个摆手猫一样的动作。 程燃上课编了个短信过去,“你不去?” 不一会回信到达,“嗯……下午有点事。” “好,我会把你你那一份吃完的。” 两人之间总有一种默契,譬如姜红芍说她有事,或者反之是程燃,两人之间都不会深入究根问底,互相保持着克制的距离。当然,如果这之中哪一方要进一步询问,那大概双方都会坦然相告。 “猪……小心不要撑住了。” 最后这条回信里的那个“猪”字,又莫名填了种踏实的暖意。 其实最近程燃都有一种感觉,好像老姜在刻意回避他些什么,似乎在尽力的维持两人间某种恰到好处的距离。 不让某种情感过于炽热,然后腾升起来烧毁他们这个年纪的所有……却又分明超越最好朋友的表达,默契到交心。 …… 下午放学后要去聚餐的以张平魏舒等人为首,开始凑人头,因为有十几个人,等人都等了半个钟头。 等凑够了人后,一群人就开始往校外走,原本打算去附近街区的冷锅鱼,但有人有老板电话,打了电话过去说要等很久,这个时候蓉城很多好吃嘴已经出动了,类似那家比较出名的冷锅鱼如果不提前订位,早就给人坐满了。张平临机一动说走一截到汶河路,那里同样有家火锅味道不错,而且是新开的,地方大,还没多少人知道。 一群人集体同意,大部队开拨过去,等到了汶河路那家叫少城火锅的店,火锅店确实很大,古式楼建筑,上下两层,这条路一路上都是餐馆,等大家往火锅店开进的时候,突然有人猛地停了下来,撞了一下身边的张平。 张平狠狠吃痛,还在骂,“有病啊!” 这个突如其来的变故引得众人驻足,朝着引起骚动的来源看过去,隔着火锅店不远处的一家精致湘菜饭店里面,隔着红色立柱中几乎落地的玻璃的一张桌子上,他们赫然看到没有加入他们聚餐的姜红芍正坐在垫着桌布的餐桌这边,而她正对着的…… 正是风衣取下来,穿着一件高领毛衣,正和对面女孩有来有去说着些什么的章隅。 也就在众人发现姜红芍两人的刹那。姜红芍目光散漫着,洞察力让她落在了玻璃窗透出来的对面正准备进火锅店的人群之上。 大家就这么隔着二三十米对视,这边在火锅店的招呼下,张平等人反应过来,吆喝着让众人一起进去。 只是大家坐在二楼的包间里面,都显得极其的沉默。 他们看着程燃。 程燃只是喝茶,没有说什么。 但是从此刻开始,大家都绝口不提刚才发生的事情,还有今天章隅撞到在全班支持下程燃威望上的难堪。 仿佛只是一场再普通不过的聚会。 大家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吃到后面都食之无味。张平心头百感交集,心想这是什么事啊,人生真个就跟球赛一样,会有上半场和下半场,赢了上半场又怎么样?他现在真实的为朋友当事人感到真切的难过。 火锅味道真的很好,千层肚和薄片牛肉在鲜亮的红油汤里面翻滚,闻之麻辣鲜香令人食指大动,但张平却浑浑噩噩,那些上下翻腾的千层肚有时候沉下去,有时候浮上来,浮上来看见,但可能伸筷子去夹汤锅里面的时候,就杳然无踪。一个锅就那么大,人人都厉兵秣马,谁都不知道前一刻你夹住的千层肚,下一刻会不会就在滚滚红尘的汤锅里浮沉随浪,进入哪个人的肚子里。这么一想的时候张平觉得自己真他娘的是个诗人,居然能用火锅伤春悲秋,哀悼无疾而终的恋情。 再好的锅底也有投完食料的一天,正如他们这群人的青春都最终会丢在这里,可是,如果可以,能不能不要这么隐隐作痛。 大家都没有喝酒,因为程燃从头到尾只喝茶,因为大家还装着那么多的疑问。 出门来后赫然发现先前在对面精致菜馆里的姜红芍和章隅就在楼下,女孩茕茕孑立,章隅在旁边就像是强行捋走她的德古拉,仿佛把身边这个绝美女子做成血奴给他敞开了供应鲜血,就能让他解锁血族最高界限,登顶世界之巅。 到此他仍然保持着倨傲的神情,似乎若非姜红芍,他绝不会在这里站着给众人一个正脸。 魏舒从刚才开始就梗在心头的一股气,在这时终于忍不住了,这个勇敢的女孩径直上前,毫不避忌,“恕我直言,章老师,你这样的行为是让人唾弃的……你是我们的老师啊,你在干什么啊,你这个年龄喜欢女孩的话,难道不应该是作为长辈一样守护她,保护她吗?” 章隅眼底掠过讥诮,“噢,那你以为我是在干什么?” 魏舒反倒给问住了,她心想好不要脸,给他留几分面子,结果这个章鱼顽固不化,魏舒胸口一挺,“你说你在干什么,你在勾引我好朋友啊!” 四周围街道上的人突然清风雅静。人人愕然,没想到万年不出的戏码竟然在今天上演。 结果章隅并没有被戳破的阵脚大乱,道,“噢……原来你是这样看我的……你们最近在讨论的……就是这件事?” 章隅回过头来,姜红芍开口了,“小姑父,你不要再跟她开玩笑了。” 因为姜红芍这句话到最后,秋水一样的眸子是看着程燃的,所以大家都下意识去看程燃的表情。 等到这番话终于以实质概念出现在他们脑海之后。 全体险些人仰马翻。 小……小!姑!父! 程燃愕然看着眸子里带着几分嗔意和玩味笑意的姜红芍,开口,“就你在美国的那位……小姑?” 姜红芍点点头。 程燃再看向章隅的时候,这个时候是想的他抄在风衣兜里的那只手,自己要不要握一下? 结果章隅眼睛里现出几分自嘲道,“前的。” 姜红芍这个时候嘴唇已经轻轻翘起了,仿佛是在看程燃眼下那种惘然恍然后又震惊的眼神。 “潜的?什么意思……”程燃似乎反应过来,看姜红芍,“不能公开啊?” 章隅原本表面上浮上的自嘲和忧郁,这个时候顿了一下,再向程燃看过来的时候,已经是不亚于杀人的眼神了。 上半场挨了一掌降龙十八掌,下半场这就是独孤九剑的戳心。 程燃觉得好像一下子两人间的隔阂,不断拔长,像是山一样高了呢。 ====== 明明之前已经有伏笔了,我看了一下最近各种书评,居然是没人猜得到。剧情就是你猜不到,猜不到……来抓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