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来者不善 - 重燃

第五十九章 来者不善

哪怕是十中这样崇尚自律活泼兼容并蓄氛围宽松的高中,仍然能感觉到高二下半学期学习的压力,然而也正是这样枯燥的学习环境中,周边其实一有点新鲜事,都会引来关注和议论,有关章隅似乎看不顺眼程燃的事情,很快的传了开来。 第二天物理课一下课,呼啦一行人朝程燃围了过来,让临出门的物理老师庄顺超还奇了一下,朝程燃方向看了一眼,心想莫不是他又整出什么幺蛾子? 一行人七嘴八舌,都是为程燃打抱不平的。 叫刘景瑞的和张平关系好的男生皱眉开口,“听张平说了,明明是张平背后喊他绰号,结果他威胁你,呵,还是第一次见到十中有老师这么威胁学生的……” 旁边人附和,“果然不是我们十中人,这章鱼是有病吧,几个意思,你得罪过他?凭什么针对你,不应该啊。” 班上成绩在前十,但平时很活跃跳脱的刘磊半片屁股坐在程燃桌子上,道,“要不,程燃,你说一声,哥几个给他点苦头吃?粉笔盒里给他来点惊喜还是可以做到的,反正看不顺眼他……”几个平时就属于行动派讲义气的男生,立即跃跃欲试起来。 就连有女生,也开始加入到这场讨伐中来。 担任学习委员的陈佳萌常年抱着个卡通水壶,喝药装水还有生理期暖手捂肚子从不离手,从刚才就和两个朋友站在人群外围边缘,这个时候旋开盖喝了两口,大睁着软萌软萌的眼睛评价道,“我觉得他有点像变态,而且说得好像教我们倒是他的累赘了……” 其实男生看不顺眼章隅多是因为他那副做派,而一开始原本对他外貌很感兴趣的女生也产生恶感,大概就是他可能说了一些他们跟不上他进度这样的话,引起了大家集体荣誉感的讨伐。 再加上程燃在上学期的事迹,对孙萧那番发言,成绩黑马跃升,姜红芍和他的关系,以及雷伟事件后他家庭背景蕴含的能量,程燃在五班里面的声望是很高的。 声望这东西玄之又玄,但却又真实存在着,那意味着一个人对其他人切实施加的影响力。章隅若是对其他一般学生进行威胁,恐怕都不至于现在这样捅了马蜂窝一样。 要知道有时候五班的学生在外面,听人问起程燃,都觉得与有荣焉,有时候荣誉感就是这样培养起来的,对一个班级,或者一个地方的归属认同,就是因为里面有让人在乎的人,或者诞生了令人感觉骄傲的事物。程燃当初对孙萧那一番话,其实是打在十中学生这一代人的心头,好比一个代言人恰到好处站出来,代为宣泄了他们的心声,引起了广泛共鸣。 现在这么一个代言人拿给一个他们看来外来的,地皮都没踩热的讨厌老师针对,五班立即同仇敌忾。 程燃笑道,“行了,昨天才针对了我,要是你们真在粉笔盒里做手脚,岂不是直接把我给暴露了吗?这是坑我啊。” 众人也就以这个话题嘻嘻哈哈起来。 程燃目光这个时候穿过人群间隙,看到了姜红芍空着的桌位椅子。 毋容置疑,老姜和章隅之间是认识的,而章隅对他的恶感的所有缘由,自不必说都是因为他和姜红芍走得很近。 可是……程燃有些不明白了,这章鱼什么心态!? 对于青春时期的年轻男女产生莫名的嫉恨,或者对于姜红芍有什么想法? 这其实不奇怪,很多人都有性格的某些缺陷,这些可能是童年的经历,可能是某个来自现实的打击,方方面面,都可能造成一个人偏执或者性格中某些不为人知的阴暗面。 这个叫章隅的老师,很大程度上都符合这种描述。说不定他学生时代就受到过一些校园暴力,从而认为程燃是那种呼风唤雨的风云人物,潜意识产生敌对的反感。也说不定他曾经就有个暗恋过的姑娘类似于姜红芍,以至于现在把那种情感寄托在了她的身上…… …… 至少有一点猜测验证了,章隅上课看似对任何人都冷冷淡淡,但唯独面对姜红芍的时候,所有人都能感受到他不一样的态度,譬如上课的时候会直接点姜红芍的名让她回答问题,而无视其他举手的学生,在老姜对答如流后,从他的嘴里居然说出了赞赏的言语。 这让很多人都不禁“咦!”得发出声来。 再则就是做题测试的时候,他踱步下来,会伫立在姜红芍的桌子边上,静静看她做题。尽管这种方式被他掩饰得很好,可怎么逃得过本就对他有成见的学生们的明察秋毫?分明发现他只有在姜红芍课桌旁边巡视的时候,立的时间普遍比其他学生旁边更久。 甚至下课后还主动问姜红芍他讲得怎么样,听懂没有。那简直就是绝对不可能找出对第二个人的和颜悦色。 诚然很多科任老师面对姜红芍这个年级第一态度的确不一样,毕竟姜哥名声在外,很多教师甚至还要询问她学习办法,以作为经验对照自己的备课,打磨教学技艺。但章隅这种不一样却给人另有所图之感,觉得除了姜红芍是第一名之外,他可能还图她长得漂亮好看。 所以五班学生对章隅的反感越重。 除了章鱼的绰号之外,他还开始有了“吸血鬼”的绰号,只是这次不是日本少女漫画那种优雅伯爵形象,而更像是符合他造型的苍白不健康变态形象。 当然,五班的这种敌对气氛章隅肯定也是有所感觉的,但他仍然是我行我素。 而五班学生的反感其实也让其他老师都有所耳闻,甚至都传到了班主任孙晖那边,孙晖这天上课留堂,大家一起起哄,让他干脆把下面章隅的课也一并上语文算了。 孙晖眼底生出一些忧虑。 第二天章隅上了课过后,直接点了程燃的名,让他出来一下。 这一下全班齐刷刷的目光都聚焦在程燃身上。 程燃出来后,就和章隅站在红立柱的走廊这边,章隅咳了两声,他可能有支气管炎的毛病,咳嗽后就伸手梳理一下脖子和鼻梁,只是揉了鼻脊之后,章隅手后面的目光阴翳着,“听说你们班的人都很同情你……怎么,说你一通,就全班都知道了?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在底下搞串联,怎么……想挤兑走我?尽早给我收起你的这些小把戏……” “上不得台面!” 说完临走时他还狠狠瞪了程燃一眼,徒留程燃在风中凌乱。 十中年级上本身也就那么小,学生之间的事情,有的上午发生,下午很多老师就知道了,只是一些事心知肚明,不揭破,大家保持平衡。现在看来,五班对章隅的意见很大,甚至说不得班主任孙晖还跟他谈过话,但难免一些风言风语传到章隅耳朵里,他以为是他程燃在背后搞得串联!? 程燃首次感觉到有种冤屈和憋闷感,莫名其妙好像就跟章隅这么敌对起来了,而且好像矛盾还越来越大。 这就是傲慢和偏见的原罪啊。 大概也是想缓和和学生的关系,章隅这天提前搬了个投影机到教室,宣布下两堂课看英语原声电影《乱世佳人》,让值日生去他的办公室帮忙搬投影幕布,环顾全场问,“谁是值日生。” 姜红芍和程燃站了起来。 这是劳动委员毛玲的恶作剧,经常把姜红芍和程燃安排在一起值日。这在五班是保留节目,经常有人借此机会开两个大神“姜哥”和“燃哥”之间的玩笑,除此之外,平时之间很多人都对两人有高高在上的仰望心态,难以动辄开这种玩笑。 这个时候看到两人同时起立,又加上是章隅的课,一干人群是可劲的造,拍桌子的,拖板凳的,跺脚的,鼓掌的,“姜哥!”“燃哥!”“雄起!”“雄起!”“在一起!”然后就像是在足球场的喧嚣了。 程燃那个无奈啊……果不其然,透过这些嘈杂轰鸣声看过去,章隅那一张原本白如吸血鬼的脸,此时火烧一样愠怒。 姜红芍也用眼神制止班上几个闹得最凶狠的,作为班长她自然要维持纪律,被她盯上的立即做乖乖学生老实模样,又忍不住偷眼看她面容微起的红扉,只觉得越加赏心悦目。 然后姜红芍朝程燃看来,眼看这势头不是她能够阻止得了,为了平息下此时的热烈,她和程燃赶紧出去才是目前最佳策略。 而就在魏舒挪了桌椅姜红芍纤秀的身体准备挤出来时,章隅伸出手一指,“班长你不用去了,来帮我调试。那边的……程燃,就你和张平去拿投影布!” 人群的哄声顿时变成了嘘声。 张平起身之余,向程燃投来个与子同袍的坚毅眼神,道,“他明显是冲你和老姜,来者不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