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坐道论剑 - 重燃

第五十四章 坐道论剑

下午的时候谈事情就不方便在要干活的伏龙大厦五零六了,楼下的咖啡馆里,大家点了三杯咖啡,坐着交谈。 很多事物都在萌芽,就好比今年一月第一家星巴克在首都国贸大厦飘出第一抹浓香,并没有引起太多人的注意,有谁会知道这种迎合广大新兴中产追求和文艺青年的连锁快餐咖啡,会迅速树立高端品牌形象,于各大城市迅速连锁扩张生长。 如今城市的商业街,咖啡馆几乎是白领小康和新潮人士经常爱光顾的标配,这里的咖啡味道还不错,店主是外地学了手艺过来蓉城的,咖啡是来自云南的,论品质来说还是没法和进口咖啡豆比,上等咖啡树栽培地需要的生长环境是足够了,一千二海拔以上的山比比皆是,主要在种植技术和精细操作的差距,胜在便宜,店主有朋友在那边收豆,尽量找的都是优质的一等品。 后来这里这个叫赵卫吉的店主,会在整个店成网红店,面对围着的人潮,朝着其中一张桌子努努嘴,“那就是当年他们……” 也就在1999年的这个时刻。 林晓松就坐在这家店的木板凳上,品了一口杯中液体,面上带光,话题就从这里隙开,“程小总真是能言善辩,字字珠玑,之前明石跟我说你主导战略和产品,我是不太相信的,只是先前那一番话,把整个互联网大潮的格局都辨析了一番,不论一些判断依据是否充足,譬如如何判断Google这家公司的具体未来价值和断言乔布斯是个征服者,但至少是委实令人心潮澎湃的,连我都忍不住鼓起掌来!” 李明石看了自己这位同学一眼,知道他虽然是捧了程燃,但话语里暗藏机锋。 言下之意是,即便你说得很好,但也就是糊弄糊弄那些程序员也就好了,对于他这个老江湖,还差些火候。 “是否整个公司发展CQ的战略太过于单一呢?我承认这是个非常好用的小软件,但是这也意味着它的容易被复制,任何有财力的公司,想进入几乎是可以立即编写出这么个软件,而据我所知,先有ICQ珠玉在前,往后也是亦步亦趋的出现了诸多市面产品。软件创造出来是解决人们需求的,很多方都能提供这个需求,你们没有唯一性。这是你们缺乏的。” 林晓松算是通过刚才的接触认为算是了解这位“小程总”了,也知道他为什么能够领导李明石这个小组了,总而言之,还是有个大企业主的父亲吧,言语那些煽动性和知识点,特别是高屋建瓴,甚至对那些互联网人物的评判归纳,更像是从一个年长见识广博的人口中总结出来的。 这小子,是拿着他老子的言论当令箭呢! 当然,观其气度和对节奏的掌控,这也完全不是个普通高中生能达到的水平,这就已经足够让林晓松惊叹了,当然眼下他是来加盟的,知道这个时候就要镇住面前这个亦是“小辈”又是老板的人,能否折服这小子,同时让公司未来顺着他的思路发展,成为执缰者,就要看着缰绳套不套的上这匹马了。 或许有的人习惯于听命于人,但对林晓松来说,让公司按照自己的意志发展,既证明自己的价值,同时让老板倚重,这是最舒服的。 林晓松笑道,他看了李明石一眼,却发现自己这番原本认为会切入要点,让眼前人引起重视和奉为金玉良言之谈,在李明石这里只是换来了向他流露的一个哑然笑意。 像是看穿了林晓松的用心,看他带着一个很合理的榔头敲敲敲,却不料眼前是李元霸。 程燃点点头,“说得好。你说出了一个所有人都看得到的问题,可这个问题正是盲区,正是因为大多数人都抱着你这样的常识和判断,才会大意失荆州,让我们脱颖而出。这就是我们的吉利服,保护色。” 林晓松顿时有些迷了。 怎么着……自己这番分析出来,结果还眼盲了?搞得自己的常识和判断出了问题? 程燃笑道,“ICQ的确是此类鼻祖,但是是美国模式,放中国来就水土不服。为什么,因为美国人财大气粗,他们硬件强大,做软件根本不考虑资源占用的优化,再加上人人都有电脑,此类聊天软件数据库不需要分离,但在国内不行,我们现在人家里有电脑的都算奢侈,大多数人都是靠网吧,如果用ICQ的方式,这台电脑上聊天记录通讯录信息,换了电脑就没有了。谁会用?所以这些软件注定的发展空间只有家庭和办公点,不会面向每一个有此类需求的用户。” “而我们不一样,我们知道这个问题,所以我们把数据库放在自己的服务器中,这让整个软件只有三百多kb,放现在的网络速度,五分钟就能下载到一台新电脑里面……这就是传播的力量。如果你用ICQ,最起码都有几十兆,下几个小时来用,或者只能通过光盘,传播速度大打折扣。” 林晓松惊了一下,问李明石,“CQ这么小?” 李明石不失佻傲笑,“我来架构亲自带人做优化,你真应该看看主体架构,可以当得上鄙人毕生最优美的作品,逻辑完美,界面层次分明,数据极少冗余……你以为我们为什么为了拥有好的服务器而欢呼?用户端尽量优化,数据却接口在服务器上,这导致了我们对服务器的依赖是最大的,也是最大的支出在这里。” 程燃继续道,“即时通讯不是普通软件,它会绑架你的生活,你的社交圈,一个软件在此类软件中一旦脱颖而出,那就将很快把追逐者超越过去,即便是后来人,也很难追上来。因为当你身边的人都用CQ的时候,你总不好让别人为了迁就你用ICQ,用PICQ……所以无论是ICQ还是同样学习它的那些中国软件,在我看来……没一个能打的。” 林晓松张了张嘴,他没想到李明石居然把这么个软件优化到了几百kb的范围,他没想到cq一来就走了一条迥异于美国大哥的路。这个时候中国的互联网都是根据美国邯郸学步,对方做什么自己做什么……而那些跟随前者的公司,恐怕往后才会发现和这片土壤的不和而积重难返,但这个时候的CQ很可能就早已轻舟已过万重山! 所以这个程燃一开始就抓到了这么一个方向,一开始就手术刀一样精准的找到了症结所在。 这是什么?这是独孤九剑啊! 看来想要镇住这个程燃的想法要摒弃了,但林晓松不甘心,他还有招没打,“那你们没有盈利的方式,CQ发展壮大了,公司以后如何盈利呢?你们在服务器的消耗上姜越来越大,资金哪里来呢?我知道小程总家里有钱,但难道以后都要伸手找你父亲要钱?所以我认为,公司还要开发一些能挣钱的产品,譬如现在热门的电子邮箱,我去牵头攻略,相信能找到买家。” 程燃摇头,“不用。” 林晓松再次张口结舌。 “这就是刚才我所说吉利服的重要性了。是的,为什么别的公司不来开发,这就是一个重要的点,因为没有盈利方式!没有盈利方式可以顺理成章的给我们披上一层不被竞争对手扎堆阻碍的良好环境和外衣,要是能够迅速找到变现的可能,资本是逐利的,那些资本还不趋之若鹜,闷着头往这个方向分析,他们迟早会发现我们CQ的优势,然后复制出和我们一样强大的对手!我还不想这么早就要面对这些难缠的敌人!” 然后林晓松看到眼前的“小程总”,流露出了让他都感觉到惊讶的决绝,“没有盈利方式,我就自己给它供血,我会想尽一切办法把这个饿死鬼投胎的精灵供下去,哪怕倾家荡产,也要坚持坚持再坚持!” ===== (第一更。) 令,星期一你们是不是忘了投推荐票了?统统拿来,否则我要咩咩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