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交锋 - 重燃

第四十六章 交锋

饭吃到后半段,姜越琴起身,说给大家煮两锅白菜汤,然后去了后厨,陈慧妍请来的大厨做完饭就适时离开了,但是食材还是有不少,姜越琴找了几颗白菜,搁在洗菜盆里,打开水龙头,水流在菜盆里激出飞溅的白沫花。 李靖平从后面出来,把锅注了水,搁燃气炉子上,然后看向姜越琴,“今天……怎么想着让红芍把程燃叫来了?” 今天家里请的都是回请过年期间的友人,本来是不必叫上姜红芍的同学的,结果姜越琴提出让姜红芍邀请罗维他们,顺便也把那个叫程燃的同学叫上,当时自家女儿耳朵竖了一下,最终还是乖乖巧巧说了声好。 李靖平心里一直有所揣测,这个时候终究还是开口了。 姜越琴摘着菜,转过头来,“有什么问题吗?” “该不会是打算,给他设些障碍?还是因为此前的事情记恨?” 姜越琴挽着袖子,顺手拿起正在冲洗的一棵白菜在李靖平面前晃了晃,舞了后者一脸水花,“猪都进家门要拱你家女儿那棵小白菜了,我这是做出警告,守卫这道家门的……不只是拒马枪桩,还有护城河的鸿沟。” 李靖平抹了把脸,表情异样,“你先把白菜放下。我看,没有这么严重吧……程燃和红芍只是同学关系,仰慕可能是有的,毕竟红芍还是优秀的,和她接触过的,谁没有一丝半点仰慕。但非分之想,万万不可能。还有……” 他头朝客厅方向偏了偏,听到那边传来的对伏龙公司的讨论,皱眉,“这不你让他进门的吗?” 姜越琴怔了怔,然后神情生出些恼然,“你不懂,你平时不在这里,高一红芍在我这边,有什么事还跟我商量……但自从那个程燃被她用关系转到自己班以来,现在学校里的事情,我问起来,她说的也不多了,都在网上那个CQ上和电话里跟对面说去了。我看,平时就该把网给停了,电话给她收回,放假再还她。” “你没有理由。她成绩这么好,又很乖,找不到破绽。” 李靖平道,然后盯着自己妻子,“你该不会是……因为红芍吃了程燃的醋吧?” “我会吃他的醋?”姜越琴修长凤目像是戏曲里挂帅的穆桂英,瞳光熠耀,似要将敌贼瞪杀个心惊胆寒,声音镇定且冷冽,“我凭什么吃他的醋,他是哪根葱?小破孩儿……不信尾巴还能翘上天去?我这是让他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的道理。” 虽然妻子这番神情严肃,但李靖平就喜欢她这话语中不经意透着的动人京腔味,这边却笑开了,“……这么大人了,比我大的领导,怎么还跟个小孩一样。” 锅水煮沸,白菜下锅烫嫩,姜越琴伸手端起锅把汤倒出来,这才转过头,和姜红芍如出一辙的挺翘鼻尖只距离李靖平的脸不到一寸,“接下来的事你别干涉,只看,只听,不说,不管……能不能做到?” 李靖平伸出手指,指自己眼睛,嘴巴和耳朵,“非礼勿视,非礼勿言,非礼勿听。” 姜越琴转身端着一盆白菜汤出去待客了。 李靖平看着她的袅娜身段和她最后白自己那一眼的万种风情,哑然笑笑,片刻后摇摇头,无奈道,“女人啊……不讲道理。” …… 大家一顿饭吃到末尾,李靖平等男人们还在方桌上喝酒聊天,女性家属和年轻人这边已经从圆桌下桌来,到客厅沙发上座谈。 吃过饭自有平时负责打扫和姜家母女起居的保姆李婶来洗刷锅碗,不用姜越琴亲自动手,不过她还是和闺蜜陈慧妍把下桌人的碗筷收到了不锈钢洗碗池里。 弄好后,又切了一些水果,端到了客厅那边来。 姜红芍家的客厅其实是简欧风格,两层挑高的大厅,玻璃和檀香木组成的茶几前端摆着电视柜,上面是等离子电视机,没有打开。后方是红砖砌成的美式壁炉装饰,主沙发是灰褐色上好的头层小牛皮,左右两旁摆着两张短款副沙发。 众人坐下来的时候,大家能形成一个很自然的聊天环境,头顶吊灯打开,暖白的光晕染,外面的天色黑了,却更显得此间氛围的馨宁。 在场的人很多,沙发是不够坐的,苏红豆连忙去帮忙姜红芍搬了一些椅子在客厅,大家都坐下来后,程燃才坐在姜红芍最后搬来的一张椅子上,对她一笑,“服务这么到位,我就却之不恭了。” 姜红芍这才知道程燃先不入座,就是为了等这个时候,到好像是自己特地为他搬的椅子一样……若换成以往,估计她会仇不隔夜的就势一掌打在这个敢占她便宜者的肩膀上,现在众目睽睽下只能提醒自己要淑女,恨了程燃一眼。 看到平时骄傲的老姜现在任由得自己欺负,她又碍于场合没法反抗,脸如红富士般窘迫,程燃真是谜之暗爽。 结果程燃没舒畅太长时间,转过头赫然看到那边来自姜越琴和陈慧妍的两道眼神,像是在雪原里盯梢猎物已久的雪狼。 敢情方才和姜红芍之间的打趣给从头到尾观摩了个正着。 看姜越琴南迦巴瓦雪峰般棱脊分明却又寒霜雾罩的脸颊,程燃总感觉对方好像误会了什么……却又一时百口莫辩。 那边姜越琴突然向姜红芍招了招手,“你过来,陈阿姨给你买了件外套,你试试……” “嗯。”姜红芍起身过去的时候,陈慧妍适时把姜母身边位置给让了出来,不知是不是自己错觉,程燃总觉得当姜红芍在她身边坐下的一刻,姜越琴唇线不动声色微翘,仿佛重执生杀予夺大权的清高。 这是……给自己上眼药啊。 插曲只是插曲,刚才在饭桌上,罗维说起程燃和孙萧的那场辩论,众人看程燃,又刷新了一层认知,如果说之前他以高中生身份涉猎互联网理论更深入,那么现在又有勇敢,不惧权威,甚至很思辨,不人云亦云,能够拨开云雾看真相的质素了。只是作为在场的长辈大人来说,会有些皱眉,觉得那种场合下,这个少年当着校领导,报纸记者还有著名专家的面如此驳斥人家,是不是路子太野了一点。 陈慧妍还是第一次听到这回事,看了姜越琴一眼,心想终于明白自己这个闺蜜怎么会这么防备程燃了。 然而对于在场的年轻人来说,却并没有这种顾虑,无论是骆钦,还是魏围青,高林,在听罗维他们绘声绘色说起的时候,都朝程燃讶异的看过来,高林还道,“你有点可以哦,专家都能顶牛!”其余两人也是冲他点头表示认可。 他们当然还带着大学师兄前辈的架子面对程燃,这时候是一种“小弟娃儿很能干嘛!”的态度。 高林开口问,“你当时是怎么知道那个专家编造的,毕竟这个专家的事情,连我都听过。”他当然不会说自己都没有质疑,不过设身处地一想,觉得自己可能不会像是程燃当时站出来那么有条有理。 说起这个的时候,姜红芍美目流转,和程燃对视一眼,好像想起那天的事情,程燃在她前方站起来,照射在他身上的光形成的暗影把她笼罩在其中的那种感觉……很安心。 程燃总不好说这在后世本就被辟过谣了,就道,“平时喜欢看报纸,看到好的就裁剪下来,当时恰好看到反驳的文章,我留了心,没想到后面,孙萧到我们学校来了……” 程燃随口说着,停顿了一下,再准备说点类似自己平时爱学习勤思考补充,姜越琴突然在这个间隙开口,带着几分关心性质的望向高林,“在曼海姆大学学业如何?有没有觉得很辛苦,要知道你们学校的经济系可是号称绑架了德国政府和欧洲央行的。据说世界顶尖投行都会到你们学校招聘,你学的会计吧,我知道的这个专业不在美国排名前五十的大学之下,你能够进去,应该是你父母一辈子都值得骄傲的事情,阿姨知道你一直很优秀,但记得戒骄戒躁,有没有对未来的长远打算?” 本身是高林在询问程燃,结果姜越琴这话顿时把话题转开,不给程燃继续表现的机会,直接拉到了另一个层次去,既就别在这些事情上转了,一个拥有广阔前景的名校留学生高林,足以成为此时闲聊真正的焦点。 高林被姜母这么当众赞扬,也是与有荣焉,当下回应姜越琴,“国内不太认曼海姆大学的牌子,未来可能还是留在那边了,最初的时候语言融入很困难,现在比较好了,就是冬天不怎么见阳光,所以传闻德国人冬天都有抑郁症……不过确实是发达国家,很多方面值得我们学习。” 姜越琴点点头,“我们去欧洲考察的时候,曾经参观过曼海姆的一家农机工厂,我记忆最深刻的是,工厂中央有一尊收购的前拖拉机厂创始人的塑像,收购了别人之后,却还是把这尊雕像好好的保存着,这其实是保存的一种精神。我对德国留下了很好的印象,他们的工厂自动化高、精密,一如他们为人的严谨……” 姜越琴和高林说起德国事情,仿佛是长辈对晚辈的循循善诱,却又不失表现对他的欣赏和赞扬。一时间众人看高林,都很是有些光环。 只是姜越琴说起的时候,高林神色有些嗫嚅,没有第一时间回应她的观点。 程燃看高林欲言又止,早心知肚明,其实所谓的德国人严谨,就像是说中国人都会功夫,蓉城家家户户都养熊猫一样,只是一种贴标签的行为,至少程燃往后认识打过交道的德国人和留学回来的普遍反馈,其实人都那样,所谓的工程严谨,是因为人家发达,管理体系在那里,如果验收不合格,那是不具备竞争力,质量不达标是要解除合同的,做学业严谨,那是因为那样的人做事很稳重,换其他国家,也能同样的找到这样的例子。 而类似高林这样的留学生,大概都是带着对德国人传闻中的敬仰前往开始留学生涯,结果会发现很多事与愿违的地方。 程燃道,“其实,德国人生活中也不是那么一丝不苟的严谨吧……他们的铁路号称欧洲的晚点之王吧,也会出现地图上标注却实际找不到路的情况吧。” 氛围戛然而止。 “你怎么知道?”高林看向程燃,很有共鸣的点点头,“我当初去报道的时候,就赶错车了,而且外出的时候,无论是DB还是ICE,经常遇到晚个几分钟的,不准点是常态。当初居留证上,还被多印了一位数,后面通过各种渠道,一星期才重新弄好……” 大概是太想吐槽,高林一口气说着,譬如大学上课同学也有翘课的,做小组作业也有偷懒的…… 弄得他妈元惠一个劲对他使眼色,不过青年人嘛,哪顾虑得了那么多,因为这些留学过程中发生的事情确实很不爽啊,能吐槽的就吐槽了,特别是还有程燃这么一个“懂他”的,估计憋很长时间了。 姜越琴脸上重新如南迦巴瓦雪峰寒霜雾罩。 陈慧妍险些忍不住笑,看向自己那心高气傲的闺蜜,估计这下她挫得不轻。 罗维舒杰西马可苏红豆,看看高林,又看看程燃,只觉得程燃更神秘了,果然不愧是程哥啊。 姜红芍则是笑吟吟注视着程燃,显然他和自己母亲的机锋,早被她看在眼里。 姜越琴眼神从姜红芍身上收回,霜面仅仅只是出现了那么几秒钟,她平时行事的手腕在那里,此时秀眉微扬,转向魏围青,笑起来,“你们的团队据说这次制造成功了‘数字高清晰度电视系统’,因此获得国家科技进步二类奖项,听你爸说这基本上奠定了数字产业化工程基础?能说说未来能发展成什么样子吗?未来的大科学家?” 魏围青有那么一些郝然和腼腆,特别拿给姜越琴这般夸奖,红着脸回应,“整体来说,就是拥有一套国内自主的数字高清电视了,进口的电视系统有的东西,我们也能做出来了……下一步就是在传输上面,就譬如地面转播这些,用我们导师的话来说,就是打通任督二脉,简单来说就是让电视不需要通过卫星接收,也不需要有线信号,只需要通过地面天线塔,无论在固定和移动中,就能接收到高清晰的画面!这是解决了人口疏散和地理面积广阔地区的收看电视问题。” 众人纷纷投来新奇的关注,高林笑问,“这个不错啊,再往后发展,岂不是未来都不需要有线电视了,那可以节约多少材料啊。” 魏围青这时倒流露出几分自负而骄傲,“你考虑的这个只是一方面。” “那是不是我们以后都可以看车载电视了?甚至用便携电视机,装上电池出门也能收看节目?” “不错。” “哇……” 人类从来不缺乏对未来的美好设想,沉浸在这种想象里是很美好的事。 程燃恍然,现在的电视台播放的电视质量,颗粒感还很明显,画质也比较粗糙,而那些在时代的变迁中,电视画面越来越变得锐利高清,越来越逼真更大限度还原世界本真的变化,其实就是魏围青这样的研究者不断打磨提升这个技术的过程。 程燃道,“这个技术前途无量啊,能传输高清的数字信号,也就意味着能传输更多的信息讯号,那么未来超高清的无线网络,很可能大家随便手上一块拥有电视显示屏的手机,就能观看高清电视,图片,甚至和对面的人面对面打视频电话呢。” 在这个有线拨号网络传输都只在几十kb速度的时代,谁能想象得到未来还会进入高速4G,5G无线网的世界? 众人看到本来在大家恭维中淡定回应,已经有几分冷面风采的魏围青蓦然抬头,目光电射惊讶得看向程燃,“你说的和我老师构想的一模一样,甚至在解决了单载波传输技术过后,他就将致力于高速网络传输的方向,但他说这是空中楼阁的构想和无比漫长的目标……” 苏红豆他们集体“喔噢!”得看向程燃。 马可笑道,“想象力很丰富嘛程燃!” 程燃笑,“狗屎运好而已……” 姜红芍俏目向姜越琴望来的时候,她脸色已经再度如南迦巴瓦雪峰寒霜雾罩,然后她起身,面无表情,“我去喝口水。” …… 厨房里,姜越琴抱着个一升的大盅,大口大口的往嘴里灌水。 想到她一次一次得带动话题,就是要以展现别人的优秀压倒程燃,结果每次给他扳回来……话题根本就没有往她所预想的方向走。 明明只是一场家宴后的谈话戏码,打算就此给那个小子一个下马威的,结果搞得就像是她在政府会议上和那些老狐狸交锋一样! 关键是自己还没占到便宜! 有意思,有意思…… 敌人很强…… 也不可原谅啊…… 咚! 姜越琴猛灌了自己一口水后,重重把水杯摞桌上,以至于水花溅了她一手。 她随手用一张帕子擦拭着,眼睛眯了起来。 有意思……还是自己太急躁了吧,那么接下来,还是按兵不动,再伺机出击啊。 她重新走回客厅,恢复了端庄优雅。 那边众人已经五花八门的聊开了。 然后她坐下来后,仿佛变了个人,微笑着……安静的听大家的交谈。 大家正聊到蓉城一个叫天行道馆的地方。 骆钦笑道,“你们都去玩过啊,我其实回国也被朋友拉着去了一次,玩桌游和上网的,挺不错,不过我知道的是那栋楼是一群比我们年龄还小的学生开起来的,据说还在读高中,我有朋友认识其中一个股东。” 罗维他们也点点头,看着程燃道,“程燃也认识他们的股东吧,那天我们去玩的时候。” 这说的是谢飞白了,程燃点点头。只是程燃从刚才提及这个话题开始,就发现姜红芍身边那位姜母的闺蜜,叫做陈阿姨的笑容怎么看怎么有些诡秘。 姜越琴这个时候适时微笑开口,“是吗……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证明我们现今的年轻人,优秀的还是很多的嘛!”她停顿了一下,看似对在场的年轻人说话,但最后的目光,是落在程燃身上,“你们还差得远,得多学学……” 姜红芍和程燃……目光对上。 有些忍住心照不宣的笑意。 陈慧妍差点把手掌盖在自己脸上了。 ===== 大章大章,所以来得晚,求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