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大雪无痕 - 重燃

第四十三章 大雪无痕

程燃下来的时候,众人差不多已经陆续上桌了,餐厅的方桌是肯定坐不了那么多人的,这个时候还搬了一张圆桌,属于这个时代大多数家庭比较常见的事物,桌子腿是折叠的,展开后呈十字形固定在地上,然后把一张大圆桌板放上去,看圆桌的年头,估计也是搬家时一并从以前的房子打包过来的,即便是装修很考究阳春白雪的姜红芍蓉城别墅这边,也不乏生活气息的下里巴人。 李靖平和在场年长的男性坐在方桌上,大家多数都是要喝酒的,坐一张桌子。这边女性家属和在场的年轻人,都围着圆桌坐一桌。 两个桌子都在客厅挨着,既能实现分区,又不妨碍可以彼此交谈。 程燃就坐在圆桌这边,实际上其实姜母已经和朋友外加上那几个出色的年轻人一起坐下了,姜越琴意思是让姜红芍过来挨着他们坐,结果姜红芍以去厨房端菜为由暂时没上桌,等程燃这么落座后,她才在程燃旁边坐下,隔绝了他右边不认识的人,而左侧则是舒杰西坐了,罗维又挨着坐下来,除去早上桌坐在魏围青和高林那边的苏红豆马可,所有人这都落座了。 桌上摆的菜非常精致,每人面前一盅有曾经清宫御膳房中出来闻名遐迩的名菜“开水白菜”。看似清汤寡水中沉着几棵白菜心,半点油星不见,但每个人端着碗来,上餐前必先喝这么一口汤,看似清淡,然而一口精心吊制的汤汁入口,由本地上好土鸡,鸭,宣威火腿,干贝,排骨等上料吊出来的鲜汤滋味在口中爆开,令人惊艳。 这是贯穿全菜的中轴菜,上餐前提味,餐中时助兴,最后末席在吃惯了满桌好菜后,还能解腻换口。 还有正宗麻婆豆腐,陈慧妍请来的银杏大厨曾师从蓉城万福桥百年老店陈麻婆的现任掌门人,此掌门人八零年代前往日本,给日本当时正长足发展,但基本上各门各派都走了样,争论沸沸扬扬,却无一正宗的麻婆豆腐川菜系宣讲,以至于让当时日本麻婆豆腐口味拨开云雾见天日,甚至有日本烹饪专家感慨“糊糊涂涂几十载,今日方知此君真面目。” 舀一勺红油花椒末的白嫩豆腐块进碗,混合着米饭刨上那么一口,像是小时候最正宗的大碗饭味道,能从久闭的记忆闸门汹涌宣泄。 其次鸡豆花,水晶南瓜,干烧鱼翅,宫保鸡丁……都让人赞不绝口,不忍释筷。 那边方桌李靖平招呼着大家举杯,这边桌上倒了橙汁可乐和啤酒的端起杯子,两边一起应和。 钟箸声清脆不停。 方才初来乍到,众人多数都在寒暄,这个时候席间,大家喝酒聊天,餐间的话题也多了起来。当然眼下蓉城最受人瞩目的事情无疑是雷伟事件的余波了,然而这种事情并不是单一存在,还涉及官场,在这种场合上面,自然不好提及这个话题,大家都比较默契的避而不谈。 既然蓉城的事情不好谈,那么现在沸沸扬扬的,也不外乎港城那边由“***”引发的大董主席罗岳翻船的事情了。 “知道,罗凛文嘛,据说是带着两个模特来大陆胡来,被狗仔队给拍下来了,而且说是被抓了,反正纷纷扬扬,导致了他父亲罗岳土地交易贿赂的东窗事发……” 说话的是高林的父亲高修贤,只是提及这个,当即他老婆就从圆桌这边回过头,“这还有孩子呢!” 高修贤哈哈一笑,“都是快成年的小孩了,你以为……他们现在会上网的,网上了解得恐怕比我们还多!”他这边对方桌的李靖平等人笑起,“哈哈,我和我这媳妇儿,观念不一样,我认为教育孩子就是别遮遮掩掩,你以为,现在孩子什么不懂?电视,电影,特别是互联网时代开始了,他们能得到的信息,和我们当年不是一个级别了,恐怕有些事情比你还清楚。所以你防是防不住的,就是要树立正确的观念!让他们懂得什么事是对的,什么事是错的。坏的不要去学,好的要发扬光大,这才对嘛!” 这位致公党蓉城主委一番话还是引发了众人共鸣,都很是认可。 程燃听着也是暗暗点头,罗凛文作为一个豪门公子,“***”爆发出来和后世明星的此类事情相比,可能从知名度来说要差一点,但本身豪门身份就给了他一个关注点,其次在这个时期,还没有任何这类事情公然这么大规模曝光的时候,其重磅程度还是不亚于后世陈摄影家的效应。 而且现在的网络监管更是粗放,哪有那么多马赛克,当然程燃已经尽可能的把一些过火照片引导在内地以外的网络去曝光了,但是在很多论坛里面,还是一水的图集打包下载,好人一生平安。 不过碍于如今的网络传播速度,也不可能有什么高清图片,照片在经过多次打包传输,再加上为网络速度的妥协“瘦身”之后,很多人电脑里的画质其实非常粗糙,然而在眼下的时代里,这些已经足够了。 罗维舒杰西谈及此事的眉飞色舞,就知道哪里是防得住的。 当然,大概所有人也都想不到,掀起这个事件的始作俑者就如此人畜无害的位于他们之间。 “说起这个,我还是更在意网络新媒体的舆论引导力量。”姜母开口了。 程燃听着就耸了耸耳朵,老姜的妈妈果然还是一针见血,很敏锐的看到了这件事情的真正关键点,那就是新媒体时代到来之后,对传统纸媒的优势和冲击。 姜越琴引领话题,众人纷纷就此表达认同。 “确实如此,传统纸媒再如何时效性,也有半天到一天的时间,电视台除了重大新闻插播直播之外,多数都是录播,也不会有这样的时效性,而网络上新闻,直接就可以实时的呈现了,只要人懂得上网,立即就知道世界另一头发生了什么。” 西岸集团的老总骆钦点头,“要是换以往这种情况,港城这些有头有脸的,背后都有律师团,还和很多大报保持着良好关系,一旦发生什么事情,重大的都可以控制一下,最不济被曝出来,还有很多反应时间。哪里能像是罗岳这么凶猛,各种传言信息轰炸,生生把董孚置业股票价格给炸了下来,然后很多关于他的指控立即出来了,这分明就是丢车保帅。门户网站,网络媒体这种事情啊,就是人言可畏的典型,恐怕不能这么任由其毫无管束的发展啊。” 程燃知道这些如今都算是官面上的上层人士,能从这件事里面看到这些东西和结论,相信其实上面相关机构,很多人也能看得到。 只是这之后是对这种现象进行讨论,出台相应的管束办法还是把这些划进流程里,其实对于程燃来说,倒还好,他本身已经达到目的,哪管后面洪水滔天,也无所谓了。 再说了,也不算什么洪水。谢小叔的通浪明年或许上市,再往后发展做得更大,必然也是会和一些管理单位机构对接纳于监管之下的,本身现在也不过是因为自己,可能让这个流程提前了而已。 再说了,这件事就算很多人注意到了,引起警惕了,其实很可能在接下来的凛冬之后,就会大雪无痕。 伴随着千禧年的到来,很快那高高上扬的纳斯达克股指因为金融杠杆助推泡沫破裂,引发踩踏导致全球互联网行业浩劫,殃及中国创业者,在这个过程中,很多融不到资的中国企业也一并失血死亡,寒流之下,满地尸身。 而在这场冰河时期的震荡席卷过后,人们从震撼中所留下的,也多数是对那片艰难光景心有余悸的瑟瑟发抖而已。 ==== 听闻金庸先生辞世,不算悲痛,因为老先生已经到了天命之年,其实心里多少有准备,知道迟早有这么一天。 只是唏嘘和感慨,我们对时代的记忆,正以这样残酷的方式被唤醒。 再听一首《沧海一声笑》。 金大侠好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