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态度 - 重燃

第三十八章 态度

去姜红芍家吃饭前罗维还给自己打了个电话,电话里问起游戏上面的事情,主要是问帝国时代的攻略,针对舒杰西一些凌厉花招的解法,程燃跟他说了一通。 “哇咔咔……说到底还是没有太大的取巧啊,毕竟帝国时代和魔兽星际不一样,后两者还需要战术,帝国时代更偏重战略上的积累,要对资源的细心调配,所以我打不过舒杰西是因为他比我细心?” 程燃道,“差不多就是这样,没有无敌的战术,只有无敌的经济。有经济你什么战术都能玩玩,无所谓了,帝国时代和魔兽星际不一样,帝国时代需要每个时期尽量少犯错的布局和积累,兵种其实有很大的不平衡,但多兵种的搭配却又能弥补这种不平衡,战略反倒是这个游戏的侧重点。所以想要依靠着操作让一支部队打垮一个国家,在高手这边就不用想了,最终还是要落在比拼布局上面。” “简直很有总览性啊……话说回来能够这样统领的谈,感觉你的经验极其丰富,就像是玩过很长时间一样。” “哪有……玩的时候多想想,慢慢积累嘛,本质上还是智力游戏……” “过分了啊。”罗维道,迟疑了片刻,道,“明天姜红芍家请吃饭,她也请了你吧……我才知道这回有好些人来,西岸公司的老总骆康知不知道?他在澳大利亚的孙子骆钦回来了,明天说是要过来。还有在德国曼海姆大学的高林,他爸是致公党蓉城市委会主委的高修贤,和红芍家关系不错。还有一个我妈从小就跟我念叨的,叫做魏围青的人物,比我们大几岁,苏红豆他们都知道,他爸是政法系统的,他是以前就出了名,曾经二十七中前几名,现在在交大读大学,才大三,就已经参与学校的科研课题,拿了科研奖奖金了……” “虽然说和优秀的人碰面有很多可以学习的地方……可这回来的这些猛人,会不会太多了……” 停顿了一下,罗维开口,“程燃,以前我们听到过一个传闻,只是来源并不确定,而且想想也不太可能,所以都趋近于大家不去相信。” “嗯?” “但是,我觉得还是提一下好了,姜红芍本来和她爸爸在山海好好的,那一年她妈妈本来最大可能是去南方经略的,但是到临头,她调动到了川省这边……然后就是红芍确定来蓉城十中读书了,我们虽然很开心,作为平时每年都会见那么一两面的朋友,现在大家在一个学校,当然很好……然而听说,她妈妈当时是为了她调过来的,要让她在蓉城,她亲自守着她才好。因为在山海那边,红芍好像牵连进了什么事里面去了……” 说到这里,罗维的声音传来,“据说是差点遇到了危险,山海附近驻扎的一支隶属总装的部队,都出动了人力物力……后来,我们和她回到了山海,遇到了你……当然,当年你们遇到了什么事情,姜哥不说,我们也没打算打听,反正以她来说,大事只会躲着她的……只是呢,会不会……姜红芍她妈妈其实对当时那件事……还是有芥蒂的。” 罗维的话落在这里。 但程燃知道,罗维家算是和姜红芍家里走得很近的人,因为两家人的渊源,罗家又受到照顾,而他家的这种特殊情况,更容易嗅探到一些端倪。 “说不定我多想了,就是吃个饭嘛……总之,明天见吧。” 挂了电话。 程燃看着电话机,罗维这通电话打过来,其实是变相提醒自己吧。当初山海六二大案爆发,面对杀人如麻的刘志国团伙,程燃和姜红芍翻山越岭追踪,因为姜红芍涉入其中,动静其实闹得极大,原来除了明面上看到的,底下实际上动静也不小。 对于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罗维可能不是很清楚,但是姜红芍家里人肯定是知之甚详的,而他这么一个人,在姜红芍家里人视野下,肯定也不会陌生。 其实也能理解,设身处地,不说自己家孩子被牵连进入危险中了,现实里就是和成绩不好的人成为朋友,家里都会忧虑和适当干预的。 程燃可以想象得到在姜红芍母亲和家人那边,肯定没什么好印象。 而姜母在雷伟事情上支撑程斌的调查,这是对公,在可能扰乱蓉城正常经济秩序,蓉城社会毒瘤的威胁上面,发出自己的声音,推动雷伟案件的落实,打击蓉城省内盘踞的这些黑恶势力。 在这种事情上支持他程家,但这并不代表着她个人对程燃的态度。 而可能明天的聚会,以姜母的强势,就会借助这次家宴,对他程燃展现出态度。 图穷匕见的鸿门宴啊。 …… “今天过来做菜的银杏酒楼主厨,那里面吃得万儿八千的,经他的手才值这个价。”陈慧妍笑着端了一盆刚洗好的水果出来,搁在桌上。 姜母伸手取了枚葡萄,道,“本来我们也可以做的,何必劳烦别人来帮忙。” “得了吧,就你和靖平的厨艺,啧啧……我是为今天来的客人们着想,人家说怎么能做出一桌好菜?是要有一点天赋,带些紧张慌乱,继而转化的镇定,还应该有下料的谨慎,漂浮的油烟和一颗想要做出好事物的心,不带着感情,就像是人生一样,做出来的东西是没有灵魂,干焉寡味的。” 陈慧妍笑,“还有啊,怕人说你?放心,赵主厨是我老朋友了,今天他休息,不在职,再说了,平日人家就是给再多钱也不会来的,管你天王老子,人家不为权贵折腰的,话说回来,去银杏想吃到他做的菜的,哪个不是有头有脸的人物,赵师傅今天就是看我面子……为朋友过来而已。” “这么说你面子真大!”姜母微笑,“是不是更想说被你折服了,拜倒石榴裙下?” 陈慧妍故作诧异,“正常事件,很奇怪吗?” 已经有客人先来了,李靖平正和人在外面的临河小院里,于低矮灌木丛围起来的花园桌子前,晒着太阳,喝着茶闲聊,时不时传来一些笑声。 陈慧妍目光从那边回过来,看向姜越琴,眼底浮出一丝促狭来,“话说回来,老骆,老高,还有魏中鸿,都是老朋友了,只是这次怎么你这么积极的把小孩们一并叫过来了?” 陈慧妍看着姜母,后者面部没有半点波动,把面前的葡萄剥了皮,她的动作很优雅轻柔,但是撕葡萄皮的手法却没有半点拖泥带水,剥葡萄的力度也恰到好处,竟然是没有一片皮断碎的,很快一颗几近透明的葡萄就剥了出来,她放嘴里,“都是些不错的孩子,让红芍他们可以一起相处相处,见见别人的优点和长处,和优秀的人交朋友,可以照鉴自己。” 陈慧妍盯着姜母,笑了起来,“得了吧,老姜啊……凭我对你几十年的了解,这不是真正的理由。” “真正的理由……就跟咱们大学时那个自诩不凡,却拿给你整得尊严扫地,往后见着你都绕道的那个学生会主席一样……” “我看你是……要打散他的锋芒和锐气噢。”

上一篇   第三十七章 奖励

下一篇   第三十九章 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