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玩个…… - 重燃

第三十四章 玩个……

世事沉浮纷扰,在我们每天所感知的平静中,其实这个世界每时每刻,从来都波澜起伏,每天都会有生与死,成功和失败,快乐和悲伤,鲜花怒放和枯叶凋零,无数轰轰烈烈的事物在大地上绽开又消弭。 就在港城掀起的那阵喧嚣之间,谁都猜测不到,始作俑者的那个人,更多的时候是趴在自己的书桌前,轰轰烈烈奋笔疾书的赶寒假作业。 这个春节过得是忘乎所以,回了山海基本上就是聚会没断过,到了蓉城还因为罗凛文秦西榛的事情进行安排布置,以至于恍然之间,程燃打开书包发现里面满满当当试卷的时候,突然有种憋不住尿的刺激。 他最开始还空闲时只做了个人偏好喜欢的数学题。 差点忘了还有其他作业了! 十中虽然平日里宽松,但那基本上算是对于其中很有自觉性学生的某种宽容,而所谓的有自觉性就是该完成的测验完成,该做的题一个字都不漏,特别是假期这种时候,说是书山题海的作业量也不为过,区别就是在于你是否拥有强大的时间管理能力让这一切变得……从容。 总之十中在省内有“游乐场”“情场”之名的美誉,都是建立在你根骨清奇得天独厚视万题千卷只等闲,或者明明昨天写作业到十二点,第二天还要笑着说连夜通关了某个游戏那样的“优雅”。 优雅是没法优雅了,程燃现在很憋屈。 明明啥大事都干了,凭什么还要交作业啊。 偏偏生活不给他抗辩的机会,你重都重生了,来都来了,考都考上十中了,要不要操行分,想不想请家长,程燃同学,你最近状态很有问题啊,最后再问你一句,要不要交作业? 满怀怨气做题,恍恍惚惚答卷。程燃沉浸在书山题海的山海之中。 他接到过陈木易和秦西榛的电话,也和俞晓杨夏这些山海的朋友打了电话,俞晓那边更多的是怨气,到底还是春节没有玩够,埋怨他走得太早了,杨夏倒是问了蓉城冷不冷,回去好玩吗嘘寒问暖巴拉巴拉的内容。 朋友们的安慰,哪怕是港城大董集团易帜,罗岳辞去主席之位,并接受行贿调查的新闻,也没法解救做题大脑数据堆栈溢出的程燃,他现在亟待需要人从头昏脑胀中解救。 然后桌子旁边的电话亮了起来,程燃歪头看了一眼,电话号码再熟悉不过,来自姜红芍。 程燃摁动接听键,快速拿到耳边,电话里传来老姜的声音,“程燃……我回蓉城啦,今天出来玩儿吖!” 姜红芍春节去了家族所在的首都京圈过年,盘算着这个时候也是该回蓉城的时间了。 当然这些都不是关键,关键在于电话里的姜红芍声音软软糯糯,特别最后划重点的尾音,听上去就像是他们曾经角色扮演那种,“官人,晚上出来玩儿啊!”的妖冶。 像是中了灵魂攻击,程燃开始想,怎么玩,哪去玩,晚上还回不回去了,二人世界? “啊,那就说定了,下午出来吃饭。” 没多久又有电话打进来,程燃一看来电,皱了皱眉,接起,电话是马可的声音,“程燃,姜哥回来了,她跟你说了吧,我们约定好今天聚一下,给她接风,现在商量吃什么呢,你有没有推荐的……?” 程燃道,“你们……” “是啊,我,苏红豆,罗维,舒杰西我们啊……你有没有推荐啊,没有我就问问罗维他们……一会地点定了给你说啊。” “……” “好。” 最后地点定在了市中心的一家中餐馆,程燃赶到的时候,姜红芍他们已经在座了,程燃进门就看到坐在包间靠窗边的老姜,春节没见,见面前总有一种心欠欠的感觉,这种感觉是无论阅历经历多寡,可能在对于某些在意的人身上,都会出现的吧。 房间里比较温暖,因此进门的都把外套给脱了,姜红芍今天穿了一件牛角扣的外套,此时外套挂在衣架上,她正双手手肘支在桌子上,手指指尖摆弄着一支筷子,身背笔直,和苏红豆马可两个女生说笑,而一身红色立领的修身毛衣,把她的身线腰际凸显的玲珑有致。 进门的时候和程燃对视了一眼。 眼眉弯弯,嘴巴轻轻动了一下。 程燃认出她的嘴形。 “蠢。” 程燃也做了嘴型。 “反弹。” 这是种奇妙的体验,姜红芍和闺蜜间说着女生的话题,程燃进门也和大家寒暄,但私底下,两人却来往着另一种语言和交流…… 到两人说话的时候,都一本正经的融入交谈之中,但哪怕就是在制造话题,或者参与聆听别人的话题之间,当两人目光碰上的时候,或许是一个横眉,或许是一个瞪眼,或许是嘴唇无声的轻拨“反弹反弹”……都让这场再见是那般“妙趣横生”。 这真是世人千万种,浮云莫去求,斯人若彩虹,遇上方知有。 …… 一顿饭大家讲春节见闻,讲好玩的事情,讲又一年过去的体悟和生活,清邑着少年不知愁滋味的美好。 等到晚饭即将结束,大家又开始说起一会去哪玩。苏红豆道,“他们说天行道馆网络空间上网玩游戏去,最近有一个很火爆的游戏叫魔兽争霸,玩玩去吧,红芍十点之前回家都没问题吧。” 大家纷纷点头“好啊好啊!” 罗维还是狐疑,“你们女生会玩吗?” 马可第一个表态,“我平时在家都玩游戏的,我玩过的游戏多了去了,暗黑,星际,明星工坊都打穿不知道几遍了,魔兽争霸我也玩啊……” 舒杰西道,“我是说姜哥……” 姜红芍摆摆手,“我啊……可以先看你们玩,在旁边学习学习。” 程燃倒是在一旁眯着眼,眼底泛出一丝光芒。 刚刚他们提到的是自己的地盘吧…… 而且,好像突然找到一个可以打败姜红芍让她膜拜的战场了。 刚刚这丫头敢隔空说自己“蠢”,程燃觉得是该让姜红芍知道知道什么是重生者的强大了。 …… 于是一群人吃完饭又出来直接杀向天行道馆。 天行道馆的二层楼从开业到现在生意都是红火,高峰时间过去是肯定没位置的,但这个时候正好是饭点时段,他们过来的时候,还有空下来的机子。倒是果不其然,谢飞白就在这里,现在天行道馆是两个副总,谢飞白负责二层楼,网吧的事宜,蒋舟负责一层楼桌游吧和统筹餐厅后勤,双方分工倒也明确。 程燃没有在蓉城的日子里,谢飞白是时不时过来盯着的。 看到程燃姜红芍一行他还有点愣,打了个招呼。只是谢飞白倒是没有暴露程燃的真正身份,这点也是必然的。而且他还表现得很平静,毕竟以前和姜红芍也是一个学校的,算是认识,“程燃,姜红芍,你们一起过来我这里玩啊……随便玩。” “还是给钱的,否则以后都不好来了,你就给我们算会员卡价吧。” 谢飞白道,“每人送你们一张,一会登记个,过来报名字就能用。” 这个插曲倒是让罗维舒杰西他们侧目看程燃,“原来是熟人啊……” 程燃随意笑了笑,“嗯,朋友开的。” 大家拿了上网卡,前往对应的机位,姜红芍最后过来,手摊开,程燃把一张卡给她。但她拿着,却不忙着上机,只是眼睛注视着程燃,似笑非笑。 程燃拿给她盯着有些不自在,本能感觉危险,总觉得她好像在猜测计算些什么。 程燃觉得现在要赶紧出言打断她,“走……” 姜红芍道,“天行道馆……是你开的吧?” 程燃不动声色和她擦肩而过,“说什么呢。” 姜红芍转过头来,“面不改色……一点我说出这种话很诧异的表现都没有……嗯,可以确定了。你如果不是背后老板,那也和你脱不了干系。” 程燃僵住,转过头来。 目光所及,女孩笑容绽放,“真好,我猜对了。” 程燃很想把旁边一把键盘砸了。 玩个锤子哦。 . . . 七十二编刚刚当我面炫耀发了一章《裁决》一章《天行战记》,说他连更三年了,我觉得他应该是飘了。大家齐声告诉他我近几十年有没有断更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