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干得好! - 重燃

第三十二章 干得好!

初春已经来临了,同样是那家老字号花溪米线店,今日里店主却发现早晨来吃米线的,人异常的多起来。 本来这家铺子就是老屋改造起来的,往弄堂里面走,还有个二三十平米的空间,摆着方桌和椅子,但现在里面,基本上都坐着的是伏龙公司的高层。 这些人吃着米线,速度却并不快,更多的时候在聊天,都在互相印证着……某个消息。 不一会,刘先念来了,看到这里的人,愣了一下,然后大家招呼起来,“刘部长,来了啊。” 有人热情招手,那是另一个部门的副总,“老刘,这边……” 小小的牛肉馆里面,却聚集着一群伏龙高级管理层人员,这些人平时来公司之前,有的就在宿舍里自己弄了早餐,有的来自北方,喜欢吃面食,有的吃附近的豆浆油条,或者包子铺卖的小笼包。但此时却毫无例外的,悉数来到了这家牛肉米线店,像是在等待着什么事……或者什么人。 有的人翻手在看自己的表,他们可以吃得很慢,但这里面的一些人,还是必须要在上班时间去公司打卡的。伏龙的内部条例条条款款非常清晰,除非有的人愿意迟到扣除五十块钱,还可能在述职大会上填上这么一条污点…… 然而幸好的,在规定的上班时间之前,那个身影还是从街道那边小跑着,朝着这家牛肉米线店径直过来了。 程燃本来也是出来跑跑步,这个时候距离十中开学尚有一段时日,无论是先前的山海还是回到蓉城,程燃早上还是习惯性的起床跑跑步,然后最后回去吃饭。 而今天当程燃过来的时候,这边牛肉米线店的刘先念已经向他招手了,“程燃,这边。” 程燃只好走过来,跟刘先念打了个招呼,“刘叔叔。” 又对满屋子这些其实平时不太熟的公司高层,认识的都依稀记着对方的名字喊了一声,其次更多的则是对大家的注目轻轻点头,而众人也多的是朝他微笑。 “给你点了份大碗,赶紧过来吃……”刘先念道。 程燃过来坐下。 然后看着程燃吃的时候,刘先念开口,“上次我记得,有港城人找到你爸,然后递交了一份律师函吧……” 程燃“嗯”了一声。 刘先念道,“那你也应该知道……给程总递来律师函的那个罗岳,他儿子罗凛文曝出了个‘照片门’,然后接着,他被捅出土地交易收受贿赂,然后宣布辞职,紧接着还可能遭到起诉坐牢吧……” 刘先念这么说的时候,明明刚才热闹的牛肉米线馆,很多人筷子挑起的米线和牛肉还浮着热烟气,但却非常的安静,甚至只听到老板在前面的灶台,舀汤头用铁勺子拍打锅沿的声音。 明清建筑的屋檐檐角,外面行道树抽出嫩芽,春光从那里透进来,有些温热的阳光从门口偏移,在地上打出梯形的光斑。 其实在程燃没有来之前,这些伏龙的管理层人士们,就在讨论这件前段时间发生引发内部高层之间热议的事情了。 毕竟对方找上门来的时候,程飞扬是没有藏着掖着的,也让一些伏龙元老们帮忙看看,出出对策的,这事传出来也就不足为奇。 写了亲笔信和律师函的正是那位很有名气的罗岳。人家要告程燃诽谤他的儿子罗凛文。这不可避免的就会牵扯到很多让人想象的事情,有些后来被邀请过来,加入伏龙的高层人士,很容易就联想到年轻人之间的心气高,互相争锋。伏龙不断壮大,这里面新鲜血液与日俱增,在这些人眼中,程燃唯一的存在感,是成绩很好,他的父亲程飞扬,伏龙公司的老总很以此为豪,总觉得儿子的成绩好和公司的发展,是同等重要的一件事情。 然后这样成绩好的学生,毕竟是少年人心气,在山海那座旅游城市里可能和港城来的富家子弟发生了碰撞冲突,导致罗家的律师上门,大家第一时间还是觉得,少年人惹出了祸事。 那时候大家私底下说起的,担心的,还是事情对现在高速发展的伏龙的影响,有的人还认为这个少东家程燃,莫不是表面上看不出来,其实还是有那种纨绔习气,认为自己家如何不得了了,从而做出一些让人大摇其头的事情。 而随着更多的信息透露出来,大家陆续知道,原来是那个罗凛文在山海春节的时候,威胁了程燃的一个朋友,程燃为之出头,这才惹上了官司的祸事。 那就没的说了,大家肯定是要为其撑起来的,只是如何撑?伏龙的法务,是否开始准备和对方的律师团打官司,尽管这场官司打起来,肯定对公司声誉不好,而且对方也不是省油的灯,这个年代,港城的一切都是先进生产力的代表,人家比自己这边繁荣,比自己这边有见识,还可能比自己这边有钱……但事到如今,也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尽管对于大家付出血汗为之奋斗的伏龙公司来说,可能造成的影响也是很大的,这也不免会有人抱怨。 后面对方的律师第二次上门,那不消说,这场官司可能落在实处之后,紧接着的事情爆发,就让人完全的看不懂了。 罗凛文的火爆照片,很快出炉,在网络上,在内地的一些记述港台圈的媒体杂志上曝出,随后就是港城罗家事件的剧烈发酵,罗家好像短暂的一个星期前后,身陷囫囵。不光是小儿子罗凛文的那些破烂事,董孚置业主席罗岳的违法违规事件也相继曝出,到得现在,昨天罗岳才宣布辞去董孚置业主席的职务,这场风浪的余波还仍然在持续发酵。 但谁都看得出来,原本像是近在咫尺,比自己还先进很多的战舰把炮口对准了自己这边,准备轰击的时刻,远处的天空就从天而降无数明火光道,突如其来的无差别攻击覆盖上了对方,在万千的弹丸导弹狂猛轰击之下,那艘船即便再是铁甲舰,装甲也难免遭到摧破击碎的下场,然后在这样剧烈的攻击中,逐渐丧失作战能力,遭遇重创下沉的命运。 没有人知道这是如何做到的。 所有人都想知道,这是如何做到的。 想到当时自己还对程燃说“要吸取教训”,自以为应该提点程燃要学会做事多思考,做事要克制的时候,刘先念又觉得,自己好像,说的和做的,都太多余了。 就在刘先念说话之后,目光这头,程燃笑道,“刘叔叔居然也爱看八卦啊。” “罗家,是怎么回事啊……”刘先念问。 “我也不知道啊……”程燃笑笑,“那这么算来,他们肯定没办法再让人过来寄律师函了吧?” 刘先念张了张嘴,想说什么,最终还是没有说了,只是道,“……是啦,不必担心了,恐怕现在罗岳还要为自己被诉行贿的事情打官司了……” 看样子这小子,最终还是不会说实话的。 这随后就是有一搭没一搭的说话吃东西了,这个时候有人看着表,大概是发现上班时间临近了,最终起身朝门外去,但出去的那人一只脚跨过门口,却又退回来,头转向程燃。 这个时候扒米线的程燃也注意到对方异样,隔着空间和对方对视,嘴角挂着线条,眼神还有些茫然。 然后那人伸出大拇指,道,“程燃,好样的!”这位项目一部总监才仿佛像是舒坦了,跨出门去。 之后房间里的人就都不扭捏了,有的人把钱掏出来搁桌子上,路过程燃的时候拍拍他肩膀,有的人走过的时候朝他竖起大拇指,有的人干脆揉了揉他的头发。 这些伏龙高层,此时再无顾虑得表达长辈传递过来的宠溺。 “好样的!” “做得不错啊程燃……” “你这小子,体你爸。你爸运筹帷幄拉起伏龙。我就知道,不会没有后手的。” “你们这父子俩啊……真是……”这是摇着头笑着出门的。 程燃被一大帮人这么摆布过后,头发和衣衫甚至都有些凌乱,此时还有些茫然。穿过旧屋檐过来的光芒炽热了许多,这个时候的刘先念敲敲桌子起身,还是那句话,“米线钱我已经付过了,我也赶着上班去了。” “对了……干得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