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可以,很优秀 - 重燃

第二十二章 可以,很优秀

有关于灯会发生的事情,就这么在山海伏龙大院里的子弟们之间传开了,大家更多的还是在讨论,那是个什么样的人。因为平时那种有保镖护卫的阵仗,好像也只在电视上看到,这么出现在面前,还是比较新鲜,而且有冲击力的。 “我们山海旅游上来了,每年这些节日从外地来的人也是很多的,肯定会有一些身份不一般的人。” “霍,但保镖护卫的阵仗,如果不是张鑫亲口说起来,我是不相信的……” “真是见识到了……” 院子里的孩子们这边讨论纷纷,程燃倒是接到了来自秦西榛的电话,“见面,老地方。” …… 好久不见,秦西榛好像语气上越来越言简意赅,所谓的“老地方”,应该就是滴水岩那个琴房。那曾经是他们备战山海音乐节的秘密基地。 如今因为秦西榛的出名,走出她来的山海音乐学院也是水涨船高,简直成了一号圣地,招生人数据说这两年里面年年暴涨,无数人不远万里想把自家孩子送到这边来求学,明星效应就像是架炉煮沸水,特别是在这个年代里。秦西榛的一炮而红,就连在蓉城的川音本院都感受到了压力。 平心而论,秦西榛之前,川音也是璀璨生辉,本身出了很多名人,在音乐界的地位极高。然而音乐界的地位,未必就是大众流行音乐中的地位。 特别是秦西榛这样从无到有自己拼杀上来的经历,更是让很多人望子成龙望女成凤的家庭看大的一个巨大的机会出路。山海的川音分校区不光是前来求学者众多,就连很多旅游的人都会专程来学校门口晃一转,拍个照,指着这所学校,“这就是秦西榛的母校!”倒是让学校门外可以寄明信片的邮局生意火爆。 如今省内也在提出文化强省的口号,在这些流行文化的扶持上面,因为秦西榛的出现,而有了一个突破。省教育厅一年来考察了两次山海音乐学院,校长也雄心勃勃,大刀阔斧,一方面准备建设非物质文化遗产研究院,一方面准备成立艺术发展中心培训部,据说是争取在任内把山海音乐学院升个格,打算和蓉城本院联合设立硕士培养点。这意味着山海分院将从原本的本部二级教学点,升格为学士学位授权单位,妥妥的二本大学待遇。 程燃在过来的途中结果又接到了秦西榛的电话,“你从家过来吧,你家里过来路线正好有个大超市,你帮我买点东西……你知道我不方便抛头露面,本来平时都是我妈去买的,结果今天我妈在外面,只有跟你说。” 山海这个时候类似超市这种经营模式的商店少之又少,只有几家,即便在春节期间,也是开门营业,帮你买倒没事,毕竟秦西榛可能还是担心被人认出来的麻烦,如果说是在蓉城,在其他城市,可能她还没啥问题。关键这里是她的凤栖腾兴之地的山海,根据俞晓他们后来说,秦西榛在出演百年润发广告后,有段时间山海大街小巷张贴她的肖像,山海秦西榛这个名字,可以说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甚至很多人更以她为荣。也是山海此时对外宣传的一张名片,这点程燃倒也释然。 关键是买的东西清单里面的居然还有卫生棉这种东西是怎么回事? 而且秦西榛在指导自己买的时候还让自己分辨不同型号的时候简直语气毫无半分波动,这是没把自己当外人? 尽管在面对服务员结账的时候有些尴尬,程燃面容上倒是看不出半点异常,结果提着一大口袋塑料袋出超市门后,那边迎面而来的就是自己的小嬢程霞和她的朋友,“程燃!你在干嘛呢……” 这个世界就是这样,有着唯心主义的狭窄,你永远不知道在下一个拐角会遇上哪个你不想遇到的熟人。 程燃眼睛一扫,就看到了程霞几人手上提着的衣服口袋,看来也是在附近商业街买东西出来的,“买什么嘛我看看。” 然后程霞也压根没把自己当外人的拉开程燃手上塑料口袋的缝隙,往里面一瞧。 …… 等和程霞一干分开后,程燃觉得自己的脸笑容都是硬邦邦的。 想到口袋后面合上了,程霞抬起头来看自己的样子,那种淡而不失礼貌的笑容,怎么看怎么瘆人。 后面程燃只有解释,“路上一……女同学打电话来,让帮忙带的。” 然后引起了程霞身边那群朋友的打趣猜测,问是不是女朋友之类的,程燃算是体会到了一番自己身为别人家孩子的待遇,就连“可能有女朋友”这事上面,旁人都以懂事的小大人,知道分寸这类话语来评价自己。程燃还是觉得自己成绩不错还是有好处的,至少在普遍分数论英雄的国情里面,你成绩好干什么都有理。 只是想到往后可能还会去亲戚家串门什么的,又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自己这小嬢了。 真是一路头疼的提着口袋来到滴水岩的坡道,远远就看到了堡坎那里坐着,穿着牛仔裤,外罩一件羽绒外套,然后用条纹格围脖缠着脖颈,头顶着一顶洋基队棒球帽的秦西榛。 在那边坐着,看到他走上堡坎的时候,朝他招招手,眼珠子尽是笑意。 “搞半天你不是里三层外三层的把自己给围起来啊。” 秦西榛这模样也不算重度伪装,至少连口罩都没戴,最多在需要时可以用围脖把脸给遮起来,不过看她样子好像半点没有这样的防备,滴水岩这边有人路过,她也并没有就立即遮脸,而且其实也没人就一下确认是她了。 面对程燃站在面前的兴师问罪,秦西榛还坐着,仰着头笑,“当然没必要啊,认出来了也无所谓啊,其实没有那么多抢着要围着你的人,那是铁杆歌迷和狂热份子,大部分人还是各有各的事情,可能会打招呼,就像是熟人一样嘛。这是我多数时遇到的情况,甚至我们楼下小卖部的阿姨还经常跟我说呢,说她孙子最喜欢我的歌,收藏了无数海报,她孙子就在我们院子里,可是我回去遇到他,你猜那傻小子怎么?还装作不认识我。” 程燃觉得自己嘴角一定是抽搐的,带着阴沉的气息问,“那你为什么让我给你买这些东西,弄得像是不方便出面一样……然后,被我家小嬢给撞见了。” 秦西榛愕然,旋即雀跃无比的让程燃“娓娓道来”,等听他把来龙去脉给说了,秦西榛是捧腹笑的前俯后仰,最后擦着眼角笑,“对不起对不起,我只是想着你顺路,帮我把没买的东西买了,其次呢……让你买那些,其实是想整你来着……蓉城我开演唱会,谁叫你没去呢?” “我能不能掐你。”程燃牙痒痒道。 秦西榛大义凛然的把围巾一取,扯开衣领,引颈成一快姿势的仰头,眼巴巴的看过来,“好吧……” 因为秦西榛就地坐在一块石头上,程燃站着,从这个角度瞬间看到她扯开衣领下的锁骨,然后顺着锁骨向上延伸的雪白颈项,似乎就是这么一副随便你予取予夺的裸露在自己面前。 程燃直接在她旁边一并坐了下来。 秦西榛嘻嘻转头,然后伸手,在程燃头顶上轻轻拍了拍,“我其实就是恶作剧,看看你会不会去买。没想到你这么乖啊……” 程燃转过头道,“我其实是只是想着你居然能像我开口这种事,肯定是已经到了不得已的程度……” 然后程燃肩膀直接被狠狠锤了一下,秦西榛脸微红,“思想堕落。” 程燃愕然,“你这是倒打一耙。” 两人瞪着眼互相看,然后又纷纷忍不住笑了。 “真好,”程燃点头,“越来越漂亮了。”走了这一条路,秦西榛接触得东西也多了,对形象的经营是必修课,还有女人本就是爱美的,也会化妆点缀,秦西榛如今,真个像是凤凰涅槃一般。而程燃秉持着夸人漂亮其实就是会说话的最高境界这一方针拍马屁。 “我在想啊,在蓉城天行道馆,你不敢出来见我的原因终于找到了。” 看到程燃一脸不明就里,秦西榛续道,“因为我那天太美了,怕见着我走不动路了。” 程燃恍然大悟点头,“你高兴就好。” 秦西榛朝他做出个咬下嘴唇威胁的呲牙之态,她又转身从旁边拿起一个盒子,打开里面是两支烤猪蹄,递到面前。 “请你吃。” 像是一下子回到当时在一中,两人为了推销桌游,晚上肚子饿了在蹄花店吃东西的情形。 时光如梭啊。 只是两人怀缅过去的方式竟然是啃猪蹄,画面不堪入目。 “我去一中找过你,也去蓉城找过你,都想请你吃东西,结果都没成功,下一次我再来找你,一定要在。别忘了我们还有天行道馆的生意,我可是投了钱占了股份的。你不该跟我这个股东交交底吗?” 程燃笑了笑,“那这次过完年还有时间去蓉城吗,带你亲自去看看。” 秦西榛神秘的眨了眨眼,“想不想你天行道馆火爆?” 程燃思索了一下。 秦西榛笑着点明,“我在想啊,要是我下次新歌在你天行道馆里写出来发布,会不会是一个重磅消息?” 程燃道,“这是个好办法,可是你这么一大明星,要说一个电话就把你叫到我这边来,会不会觉得我有点得寸进尺?” “秦西榛同志随时听候调遣。”秦西榛笑道,“只要商量好价钱。我现在代言广告四百万起步,你我给个友情价,三百五。” “真是搬仓鼠。”程燃道。 随即看到秦西榛脸色瞬变,“搬仓鼠……什么鬼……?” 秦西榛双手环抱一脸这段时间经历打磨出来的冷傲,一股拒人千里之外的寒气慑迫出来,“刚才说我漂亮,现在就成搬仓鼠了……程燃同学,我对你的诚意略感不厚重啊,代言费用再加个一百万吧。” “这么有钱了还这么抠门,难怪古人说的都是对的。” “古人说什么啦,唯女子与小人难养?”秦西榛笑笑,“果然是古人的话,老土到掉渣。我现在是挣了钱啦,但,我也有人要养啊。” “孝敬爸妈是正常的,但父母也用不了多少啊。” “我爸老顽固,换房不换,买车不买,也不需要动用我什么钱,所以倒暂时不用我养……” “你的意思是……”程燃愣住。 秦西榛盯着他,眼睛那个眸如翡翠瞳如墨,“你那很花钱的啊,我才花了两百万……” “喂喂你是不是对入股和养这个词有什么误解?前者包括合作投资,资源共享,栽树苗以后乘阴凉……” 秦西榛摆摆手,“哎呀哎呀,真是很花钱的啊……我对你这么大方,你记着以后回报我啊。” “你到底有没有听我说话!” 一条围巾突如其来的从秦西榛手上套在了程燃脖子上。 这是她的围巾。 还带着一股淡淡的香气。这种香气很特别,不是大路货的洗衣粉,而是略有些馥郁的馨香,可能是她在欧洲买的高档牌子的香水。 “你看,还挺好看。”秦西榛歪着头看着戴着她围巾的程燃,“还是我在养你嘛。” 然后她又笑起来,“好啦,你邀请我年后去蓉城天行道馆的心意领了,我待不了几天呢,有个讨厌的家伙跟着到这边来了,又不好得罪他,于是就只能再躲出去了。” 程燃愣了愣,道,“追求者啊……” “是个很难缠的家伙……” “出去了就能躲?” 秦西榛想了想,道,“见招拆招嘛……” 程燃下意识的想到了在灯会现场遇到的那个有保镖跟着的人物,道,“说来听听。” 然后脸突然冰凉了一下,秦西榛伸出双手,在他脸上挤了一下,然后收回手,眼睛里,多得倒是一种自己面对不让程燃沾染这趟浑水的态度,“好啦,我会处理好的。先走啦,其实也不是完全躲对方,我在伦敦还有课啊,接下来还是会过去上课的,等我空下来,我就去蓉城找你。乖哦这段时间。” “我好像已经不是你的学生了吧。”程燃皱眉,总是被秦西榛这种看小孩子的态度,我是柯南啊。 “古人不是说嘛,一日为师,终身什么来着?”秦西榛笑。 “终身为……”就在秦西榛笑着等待程燃自投罗网的时候,程燃一锤定音,“终身为伴!” 秦西榛举手欲打,最后在空中划出一个弧线,变成了竖起大拇指,笑得那叫一个意味深长。 “可以,真优秀。” 只是到头来寒风吹拂,没有了围巾的她脸颊被冻得有点红。 ==== 优秀地要一下票。

上一篇   第二十一章 变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