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昨日重现 - 重燃

第二十章 昨日重现

程齐眼睛炽热起来,又继续深入询问程燃相关的操作技术细节,譬如如何跟电信这方面沟通。 程燃说其实这方面也不难,电信公司内部本身就有负责内容供应商对接事务的人,有相关的经费,只需要一个花钱的理由而已。通过伏龙和电信部门的关系,找到这么一个人,接下来就是提出问题,解决问题。 那么现在摆在面前的事情就很明了了,那就是不断发展壮大自己。也只有自己有底气了,才有谈判的资格。 程燃这边说着,程齐是不住点头,但点着点着,也就不点了。 到底不对味啊。 这本身难道不该是他作为大哥展示一下他如今的发展,运筹帷幄么,结果到头来却让二弟程燃给秀了一把。 程齐这是暗下决心,回去就把放在书桌上的相关行业内大部头给啃下来,不就是比谁读的书多么,下回再见,再大战他个三百回合,这回绝不至于被一刀斩落马下。 争取到时候凭借卓越的见识知能镇住程燃,捍卫身为大哥的权威啊。 春节联欢晚会开始了,家里电话不断,有朋友的,同事的,老家远房亲戚的打过来互道问候,程燃手机也是不间断,小伙伴们的问候,蒋舟的,连小虎的,秦芊的,张平的,中途程燃也给姜红芍了过去,不过一连几次都是占线。在这个手机刚刚淘汰BP机的年代,打电话和发短信,成为了过年问候的主流,这个时候程燃还是很怀念未来发达的通讯,并行接收。 再接了几个问候电话的间隙,程燃给姜红芍打了过去,这次只是响了一个短音,然后电话接起,那边传来姜红芍的声音,“程燃?” 看这个样子,似乎双方都是手机不离手啊。 “刚刚也给你打电话来着,一连几个都是占线。” “我很忙的。”程燃笑,然后道,“姜红芍。” “嗯?” “1999年的春节快乐。” 电话那边停顿了一下,回应,“程燃。” “嗯。” “1999年的春节快乐。” 程燃笑,他相信那边的姜红芍也同样在笑。 似乎总有那么一个人,你只是动个心思,对方就能知道你在想什么,瞬间get到你所想的那个点。哪怕你就是变成旁人眼中的神经病,他也会义无反顾上刀山下火海的参与加入一起疯。 姜红芍道,“山海过年,很热闹吧?” “嗯嗯,还不错,每年都这样嘛,你们呢?”程燃听到了她那边应该也是在聚会上,酒杯碰撞和笑谈的声音在略微宽宏的空间里响起。 “我们啊,还好,其实每年都聚不齐,哪怕过年也是。” “怎么呢?” “有的不在这边,赶不回来。有的有事情。譬如我的舅舅和舅妈,现在就在晚会现场。” 程燃一时还没反应过来,随后看向电视机,才明白姜红芍所谓的现场是啥意思。 片刻后,程燃道,“失敬失敬,你舅舅舅妈是哪路英模啊?” 春节联欢晚会一票难求,观众席多数都是关系户,电视台员工领导亲属之类,还有就是商家赞助商,真正有分量的位置是前排的富贵桌,那就是属于央视重点合作伙伴,或者各行各业领军人物,科技,工商农业,政界,道德英模的位置。 观众席其实绝不轻松,大家逢年过节看的晚会观众席前后彩排恐怕都看了好几遍了,主要是还是为了镜头的观众效果,所以观众也要排练配合许多次,手都给拍酸了,这是体力活,相反富贵桌上的才算是真正被邀请来的“嘉宾”,程燃估计姜红芍亲属就在这一列。 “不是的啊,”姜红芍道,“因为电视台有领导认识我舅舅,再加上舅舅有些学术成果吧,今年邀请了他,我舅舅舅妈本着不浪费机会的想法就去了啊。” 程燃笑,“高门大户就是不一样啊。” “又在胡说了,”姜红芍道,“不过我挺羡慕你们的,山海很热闹吧,要是在山海和你们一起过年,一定很好玩吧。” 程燃心想老姜要是对那些眼巴巴望着她的人随便说上这么一番话,不知道多少人会自告奋勇。 程燃笑,“没问题啊,下次跟我来我家过年,来感受感受。” 什么样的情况会带着女生来自己家过年,程燃是故意装傻。 结果姜红芍笑道,“好啊,不过你爸爸妈妈不要赶我才是。” “欢迎你都来不及!” “嘿嘿……什么时候回蓉城啊。” “过完年吧,大约七八号左右,我爸能呆到四号就是极限了。” “好的,那到时候蓉城见。” “你那时候也回去?” “是啊,我妈我爸也要开始工作啊,这边呆着也无聊,回去更好啦,程燃,邀请你来我家吃饭。” 程燃心头泛过一丝喜悦。 “这该不会就是你之前所谓的惊喜吧?” “惊喜吗?你不是早想知道我家在哪?这次不直接就去了?” “就怕是鸿门宴啊。”程燃心头舒喜之余,又多出一分阴霾,毕竟有个素未谋面,但却一直存在于洪荒传说中的姜红芍母亲。 “吁……怕了啊。”姜红芍捉促的语气传来。 程燃笑,“我会怕?”自己的退缩恐怕会拿给老姜看扁吧。 姜红芍笑,“放心吧……到时候还有我呐。” 挂了电话,程燃莫名觉得,很窝心。 就凭这番话,哪怕龙潭虎穴,也要何妨吟啸且徐行的闯他一闯啊。 …… 电视里联欢晚会上唱起《七子之歌-澳门》,电话再响了起来。程燃看到来电,接起,那边传来一个女声。 “程燃,在山海?” 秦西榛。 “你也回来了?” “本想带我爸妈去欧洲旅行过春节的,但他们坚持在家里过年,我爸老顽固嘛,我也只有回来了。” “我还以为你会上今年春晚呢?”程燃笑道。 秦西榛在华语乐坛的火热,至今为止的几首歌还高居各大电台点播榜前十,热度一度让很多人认为她会登上今年的春晚,在民众中呼声还是很高的。 “邀请我了,可我想过你说的,沉下来做音乐,不忘初心嘛,所以最后还是找借口推掉了。而且我觉得,上去了,未必是好事情。” 程燃点点头。一时来看,大概很多人对能够站在那个舞台上趋之若鹜,也的确会带来更为红火的热度。 然而以程燃看来,露脸率的提高其实对一个歌手来说没有太大的意义,真正落在实处的还是作品。 回顾那些留下经典歌曲的歌手,有多少会想到他登上了多少台晚会,登上过多少种综艺卫视上露脸,不管那些舞台有多大,有多辉煌璀璨。 再辉煌璀璨的事物,到头来都会在岁月的长河中渐渐被淡忘,逝如流水。 真正记得的,还是那些歌曲,在某个时刻,某个时期,突然击中你心灵的触动,带给你的那份心境。 就像是此时程翔和李玉不看联欢晚会,在他们的房间放着诞生于七零年代的那首英文歌《昨日重现》里描述的一样。 童年时听着喜爱万分的歌曲的时光是多么幸福,甚至记不清楚它们何时消逝,但当他们如老朋友回访,再次出现的时候,那些每一个shalala,每一个wo'wo的旋律,都光芒四射,每次唱到他让她伤心处,都让人哭泣。曾经的幸福时光如今已是沧海桑田,但仍然记得每一个文字,每一个他们开始唱的shing-a-ling,都如此悦耳,能将岁月融化。 秦西榛道,“既然都在山海,空了见个面吧。” “好。” 两人没有说见面的时间,没有约定地点。 甚至即便都在山海,春节也只有一通电话的问候。 就好像两人现在的世界,两个人的人生,似乎也只有了山海这么一丁点的交集,一通问候,都无法诉说出时间。 昨日重现的歌曲还在耳畔。 只是他们曾经在这座小城的日子,好像已经无法再重现了。

下一篇   第二十一章 变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