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这也行? - 重燃

第十九章 这也行?

程燃最后还是给回到家的杨夏挂了个电话过去,说自己当时只是开玩笑而已,不要放在心上。 有时候很多误会就是言语之间惹出来的,有的刻意的玩笑无伤大雅,但有的不经意的言辞却伤人无形。 而对于一些大家都在彼此的生命中消失一段时间的朋友,好像再难区别一个玩笑和不经意的刺痛界限在哪里。 程燃当然不希望这个“介意”会扩大开来,而作为一个“过来人”,他最懂有的误会没能释怀,很可能再也没有释怀机会的道理。 结果杨夏接过电话的时候,却是语气轻松,丝毫不像是在程燃家里那副眼底晶莹的样子。 程燃听得是一头雾水,等他稍微解释一番,杨夏那边笑了起来。 这个笑让程燃有点迷。 然后杨夏雀跃的声音才从话筒里传来,“啊哈,终于把你骗到了,其实我没有生气啊……” 程燃:“……” 给你三秒钟解释要不然打死你。 “准许你开玩笑,不允许我开玩笑啊……你忘了以前我艺术节表演小品的时候,演技是一流的。现在表演个委屈什么的,还不是信手拈来!” 好嘛,还能这样玩。 想了一下,好像当时杨夏回头说话的时候,委屈是委屈,但眼睛里多了几分狡黠,竟然把自己给瞒过了,这丫头片儿…… “我当然知道你不是真在说我,因为我对你不是那样的啊……”杨夏停顿了一下,然后补充,“呃,还有不光对你,我对所有朋友,都不小气!” 听到程燃这边没后续,杨夏浅笑,“是不是很失望?” “失哪门子的望。”程燃笑了笑,“要是你对所有人好,那么你的好就不够特别和珍贵,这样对对你特别好的人,岂不是不公平?” 杨夏愣了一下,“挺有道理啊。那我应该汲取意见,一点一点转变,以后只对对我好的人特别好,程燃,你属于那种啊?” “因是不该被你疏远的那种。” “呵呵,我看未必!” “……” “嘿嘿,骗你的……” 两人随后聊开了。 先前在程燃家里,都有双方父母给盯着,好像也没法聊起来,都是双方母亲在聊自己小时候的糗事,简直是大型翻车事故现场,两个像是在比赛抖落自家孩子的丢脸事,比对方弱一分算自己输。 在这种源源不断的输出下,于是乎便有程燃小时候用电插头插鼻孔,小杨夏用剪刀把睫毛剪了哭三天,小学学骑自行车杨夏骑程燃扶,然后两人一起掉进路边排水沟里,那个寒冷的冬天程燃买了冰糕让杨夏先吃一口,结果把整个嘴巴都粘住了,回到家不停用水冲,嘴皮都撕破出血,始作俑者程燃在旁边被父母殴打了一顿的各种事情…… 不过好像也是因为各自母亲抖落的这些事,倒是让两人间似乎生出了很多回忆,这个时候电话里说起来,很有几分童年逝去的唏嘘。 说到最后,杨夏道,“程燃,年后灯会节我们去看烟花,你也一起吧?” 山海是旅游城市,每到春节的时候有个很出名的灯会节目,后世还评为国际灯会节,灯会总是提前准备,在湖边设立场地,就是用灯箱做成各种各样的造型,还有歌舞团的大型表演,市政府的统一烟花秀就在对岸定点。 烟花在天空炸开,是在天上,而人间的灯会仿佛也相映成景,成为了山海的一大招牌。 特别是去年国际旅游节的山海会场成功后,山海的名气更甚,今年过来看灯会的旅游人数创了历史新高,其中不少外国人。 小时候喜欢烟花,好像随着年龄的增长,对于这种刺激也就渐渐的失去了,但听到杨夏这么说了,本来到时候不想出门,只想在家的程燃也就答应了。 …… 九九年的春节就这么过来了,除夕夜的时候一大家子吃团年饭,互道问候,程斌也回来过年了,现在整个家族都知道程斌担任了雷伟案的副指挥长,属于站在蓉城那场风暴中心的一号人物。可以说,雷伟甚至于就是他出手给打倒的。 在很多人眼里,程斌都是毫无疑问的英雄。 当然,家里的人都习惯了程斌的一骑绝尘,现在吃饭的时候,程斌说什么大家听什么,也不会刻意去打听关乎于案件一些保密的细节。不过就是程斌说起来的那些,都让一大家子心旷神怡,那是属于为自己的家人站在正义一面上的那种骄傲。 当然,关乎于更深层的内容,为何程斌会发起对雷伟的打击,程燃的遭遇,都在家人面前适当的遮掩了。 毕竟现在就算告诉大家,也只会凭添大家对那场风波的提心吊胆罢了。 这倒好像只是成为了程燃,程飞扬,还有程斌三人共同的秘密。 程齐倒是非常为自己这个叔叔骄傲,说起蓉城打黑风暴的时候,他在学校里都听得大家传得沸沸扬扬,心惊胆战,可又不能告诉自己的同学室友和朋友程斌就是自己叔叔,那个憋死自己了! 程斌就伸出手挠了挠他的头发,笑笑。 程齐的联众平台现在同时在线人数已经破万了,注册人数迅疾发展到二十万,现在程齐手头上技术线,网络营销线,以及依靠陪玩吸引玩家的推广人员,共有五六十号人。当然,类似于陪玩推广这种活,都是找的流动性比较大的兼职人员。不过即便如此,一个月的开销还是需要十来万。这在目前来说,是个极其可怕的开销。然而幸好还有桌游的收益,可以弥补这一块的亏损。 程齐几次对程燃欲言又止,但是都没有机会,可以看出来,程齐还是算比较心高气傲的,特别是作为大学生创业的典型,在学校受到了不少赞誉。当然据说今年也挂了不少科,气的大学辅导员直接打电话到家里来了,让程齐别老是顾着搞创业,还是得顾着顾着学习。 不过程齐对此的看法是辅导员比较迂腐,属于那种读书读傻了留校的类型,其实说起来,就算读成他辅导员那样,一辈子死工资拿下来,又能有多少钱,能比得上他现在一年维持网站的花销? 当然如果仅仅是在赚钱这个层面上来看,程齐这个想法也有他的理由,毕竟他提前见过了这样的风景,说是大学,其实一只脚已经迈向了社会,作为社会人,每个月都有几十万出入的人,又如何能够真正耐得下性子,回归到大学生生活中去沉下心读对程齐而言可能已经没有半点用处的那些教材。 最后程齐还是憋不住了,对程燃道,“虽然有桌游的销售收入,但总感觉这网站就是个无底洞啊,每天都在消耗无数的钱,而且它还在发展,我担心这么下去,我们的桌游生意,都会给亏垮杆的。” 程燃知道程齐估计觉得自己是大哥,总不好意思什么事都开口询问他这个二弟。面子上拉不下去,而且总不好拿给二弟看低了。 程燃笑了笑,道,“是觉得苦于没有盈利模式?” 程齐点了点头,“我试了用广告的方式,发现……效果甚微。” 有效果才怪了。 现在碰着网站,所有人第一个想到的盈利模式就是拉广告赞助盈利,其实哪有那么多广告赞助商扎进来,就连谢乾的通浪那种门户网站,如今最大的盈利来源都是卖软件,而不是广告。 依靠提供内容来取得流量的门户网站尚且如此,更遑论你一个棋牌游戏平台。 就像是大家都是来玩耍的,你跑出来说先看一则广告吧。大概回应你的就是我看你个锤子噢。 但是一年百来万的亏损,也是让程齐无法心安理得的原因,尽管桌游的销售收入,比这个还有过之,但那种把钱拿出来糟蹋了的感觉,还是太难受了。 程燃道,“你先在平均一天在线人数多少?增长率多少?” “平均在线人数一万吧,我们从在线两千人发展到一万人,用了三个月,但不能这么看,我们更趋近于看注册用户和在线活跃时长比,现在注册用户二十万,每天在线一万人,而这个在线人数每个月大概增长六七万,估计一年后,用户数可以达到一百万,那么每天在线人数就是十万人了。” 程齐这么说着。 程燃点点头,虽然程齐这个算法有问题,但不妨碍他拿来作为例子,他道,“那么我们这样估算一下,根据这样的发展,一年后,每天二十四小时平均在线人数10万人,那么每天联众的用户在线240万个小时。现在的拨号上网费用,是大概多少钱一个钟头?” 程齐不明就里,“根据城市和地区不同有所不同吧,譬如蓉城,就是四块钱一个钟头,山海这边,好像是六块钱一个钟头的电话费。” 像是眼前的互联网早期时间,拨号上网都是要根据分钟计电话上网费的,这也是为什么很多人宁愿去网吧上网的原因。在家里不仅电脑贵,上一天网更是一笔很大费用。 “那么就这么算,平均一个钟头电信收费五块钱。那么你们联众用户每天十万人的访问,240万个小时,电信赚取的电话费能达到1200万。是每天。” 程燃道,“到时候你就去找电信,跟他们说,联众现在没钱了,就快要倒了,如果电信不在这笔电话费里面给个分成的话,你们倒下去,电信损失的就是每天一千二百万。我相信,他们会给你一笔分成的。” 在程燃说的时候,程齐其实也挖空心思的想了很多盈利的办法。 但直到程燃拨开云雾见光明,这个时候他的表情还保持着愕然。 “这也行!?” 他觉得没有说出“特么”两个字,已经算是在客厅里那么多长辈前面,很克制的了。

上一篇   第十八章 小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