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过招 - 重燃

第七章 过招

程燃和秦芊出了校门,两人一个在前,一个在后,不一会,秦芊的声音传来,“你欠我一袋朱古力。” 程燃站定,转过身面对袅袅婷婷的秦芊,觉得自己舌头肯定如狂暴的蛇一样摆动,“我只吃了一颗,还是你强塞给我的,其他都是你自己发完的,有没有点数了?” 原来秦芊塞了自己一颗朱古力豆后,现场就起哄开来,女生们则是纷纷探手来要,还让秦芊故技重施喂她们嘴里,秦芊一一安抚,也有的男的凑过来,被巴掌和脚踢给呼出圈了,不过她最后还是把手上一袋朱古力给发完了才算安抚好群情激愤的大众,结果一出门来,这就开始反咬一口讨债。 “你很懒。” 秦芊眼睛大睁,一副无辜表情。 程燃愣住,这什么跟什么? “你很懒所以不愿意动手拿,我帮你代劳,没有收你服务费。”秦芊一字一句,“正是因为你的懒惰导致往后的后果,起了联动效应,导致风气都被带坏了,大家都把我那袋朱古力分了,我没得吃,这就是典型一个不好的动因产生了后续一连串错误,所以这是你欠我的。” 要不要这么理直气壮? 明明好好生生的一姑娘,怎么满脑子的强盗逻辑!? 程燃匪夷所思用拷问的眼神盯着她半晌,只是面对秦芊一副“就是这样啊”毫无觉悟的大眼睛,发现大概不可能让她自惭形秽自知之明退避三舍,只好转身去了旁边的一个小商铺,买了一袋一模一样的散装朱古力豆,上面一个大大的“MM”标志,这个发源于美国的巧克力豆品牌,如今在蓉城的食品店广泛出现,成为很多年轻人拿在手上很时髦的食品。 递给秦芊的时候,她双手接过去,明媚一笑,“谢谢!” 有那么一刻,程燃觉得就算被敲诈了一袋巧克力,还是很赏心悦目的。 但停顿了片刻,程燃指了指她双手拿着的巧克力,“怎么不吃?你不是没吃够吗?” “不打开了,我要留着。” 就在程燃心头一突以为她留着要做什么纪念之用的时候,她又浅浅一笑,“我家狗也喜欢吃,给它留着呢。” “还过来……浪费,不记得自己打工挣钱的时候了……”程燃展开手,却给秦芊拍了一下。 她咯咯直笑,“跟你开玩笑的,我家好久没养狗了。” 程燃看到陈文广站在街道那边的车旁边朝他点头,秦芊歪了歪头看他,“我今天的举动,会不会给你带来困扰?” 程燃愣了一下,片刻后想到姜红芍的目光,不过还好,以老姜的老辣,恐怕也明白这是不得已的场面。 只是还不待程燃反应,秦芊水汪汪的大眼睛眨啊眨,“就算有困扰,你也不要多想啊……千万不要辗转反侧,那样不好,你要是放在心上,我却不会良心不安,如果把你憋坏了多不好。” “……” 程燃嘴角抽了抽,“我感觉再多跟你说下去,我才会憋背过气去。” 秦芊一笑,“接你的人来了,我也赶车去了……对了,天行道馆二楼快建设完工了,你到时候会去吗?有我出谋划策的噢。” 程燃恍然,倒是知道这件事,二层楼的网吧建设,都交给了谢飞白和他那群朋友去做,而在建设之中,他们也就以秦芊女性角度征求她的建议,所以二层楼的建设,秦芊其实也很有参与感,就像是一副得意的作品,现在大概也迫不及待想要给人展示吧。 程燃听她这么一说,也就大概能知道她的念想了,点头,“到时候会来参观,很期待你们的成果。” 秦芊做了个鬼脸,然后笑着摆摆手,“再见啦。” 等她到了车站,上了车,透过车玻璃看到程燃坐进了那辆他父亲单位的桑塔纳,她握着手上的朱古力豆口袋紧了紧,嘴角又牵起一丝笑意。 其实展示作品是一个方面,另一个方面…… 在即将到来的假期里…… 还是能见面的吧。 …… 姜红芍到家,还接到了朱旭的电话,询问她到家了吗,到家就放心了云云。 挂了电话,姜越琴还没回来,家里有中午她做好的饭菜。 现在的情况是如果自己母亲不在家,家里有个菜薄,会把每天想吃什么写下来,负责生活的阿姨会每天来取,把菜买到家里备着,姜红芍回家可以自己做,本身她也烧的一手好菜,毕竟是和李靖平度过艰苦日子过来的。如果不想做,就在菜薄后面标注,生活阿姨会把菜做好搁桌子上。 姜红芍把桌上的菜倒锅里热了,又自己在外面的花坛摘了两枚自家种下的番茄和一个青椒,回来厨房洗了,打了个蛋,做了个番茄蛋花汤,又切了一块冰箱里的肉,炒了个青椒肉丝。 她每回假期去美国小姑那玩的时候,小姑哪回不是眼巴巴盼着她过来拯救她的味蕾,简直当成了救世主。每回她在她宿舍里下厨做出一桌色香味俱全的菜肴,小姑都是停不下筷子,这边还拿饮料瓶不断往嘴里灌,嗡着嘴交口称赞,偶尔小姑也会说起完了完了,做饭也好吃,身材发育得也很突出啊(两人也曾有在一个被子里睡的时候),以后谁能配得上我家红芍,要是你妈敢随便安排,什么政治婚姻那一套,小姑第一个帮你打头阵,把对方扫地出门! 有时候姜红芍觉得自己小姑也是一号人物,要是和自己母亲同处一个时代的话,肯定是针尖对麦芒,各不相让的冤家。 一桌菜吃得很有滋味,其实自己菜做那么好,最根本的还是因为有一个压根做不好这些事的爸爸,李靖平既然指望不上,姜红芍就只能自力更生了,如果对味道再挑剔一点,那就真的自己实打实提升才行。所以一定程度上,都是没法将就逼出来的厨艺。 用碗盛了汤,感受鲜亮汤汁在味蕾舌苔里扩散开,姜红芍又平地想起小姑的那句话,到底以后哪家男孩有福气吃到你做的菜噢! 桌子旁边就是手机,姜红芍目光移到手机上。 嗯…… 应该早回家了…… 可到目前为止,还没发短信来啊。 …… 正在桌子上的程燃盯着眼前的手机,有些踌躇。 按理说这个时候一般都是姜红芍先来短信,说她到家了。 可到目前为止……这个以往的“惯例”,现在被打破了。 姜红芍还没有来短信,没有她到家了,她洗澡了,她看书了的交代。有的只是手机长久的沉默。 程燃想了想,拿起手机,直接打了个电话过去。 电话响了一会,然后被接起,停顿一下后,一个柔和醇厚的女声传来,“哪位。” 几乎是本能的,程燃感觉整个肾上腺素都被调集起来,这纯粹是一种动物的本能,像是蟒蛇或者豹子面对天敌时的反应。本能的感觉到危险,因为那个接电话的女声,大概就是程燃未来可能遭遇的一号Boss。 程燃还是尽量平静,不打草惊蛇,“阿姨你好,我找姜红芍。” 电话那头传来大概是来自盥洗间的隐约水声,姜母道,“她现在有点事不方便,你叫什么名字?我让她一会给你打过来。” 温和,知性,有礼有节。听上去是完全一副温和无比的母性形象。 当然如果程燃不知道那曾经细枝末节透露出来的这位姜红芍母亲究竟有多强势,无论是背后家庭,还是个人轨迹,甚至此时能够在蓉城乃至省内所产生的能量,雷伟事件她的推动作用,更重要的是,这可是连黑面神李靖平在她面前都是耙耳朵存在的主母。 所以有时候一个慈眉善目温文形象的人背后,指不准撕开面纱就是一张吞噬万物的血盆大口。 而程燃现在无论是道行还是资历好像都不太能够和这样的存在硬扛。 他甚至灵机一转想要编造一个名字,但最后还是兵来将挡道,“我叫程燃。” 没有那边可能产生的态度变化声色俱厉,有的只是淡淡的一道回应,“哦。好,一会我让她给你打过来。” “好的,阿姨再见。” 电话挂断。 程燃觉得自己最后的说话完全是集礼貌儒雅之大成,他深深呼出一口气,简直了,感觉就像是提全身功力跟扫地僧过了几招。 而在那一头,挂了电话的姜越琴,看着上面来电显示名称。 “‘程大锤’……程燃。” “我看你到底有多像大锤……?呵,和傻根……有一拼的名字。”

上一篇   第六章 难以言说

下一篇   第八章 角色扮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