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三章 被套路了 - 重燃

第一百五十三章 被套路了

下午放学,程燃走出教学楼来,远远看到前方种着银杏树的花坛那边一道抢眼身影,姜红芍放学就出了教室,却并没有走,她正站在花坛那边,那条路,过去了一些人,其中就有朱旭一群,个子高高的朱旭更加显眼,两人本身平时也比较熟,这个时候打过招呼,朱旭旁边就传来阵阵起哄,他对姜红芍耸耸肩做出个不好意思的神情,推着身边人走了,末了还回过头朝姜红芍挥手。 姜红芍礼节性的摆摆手,然后朱旭就看到她原本在园林间漫无目的的样子,目光忽而有了焦点,从他们这群人身上移开了,看向了随后走下教学楼的……程燃。 “不急着回家吗?”程燃看到姜红芍,走到面前问。 姜红芍移步,自然而然随着他走过来一同而行,伸了个懒腰,本身她穿着一件薄短袖外套,手腕露在外面,伴随着懒腰双手在头顶轻轻交错,而后夕阳把身线勾勒出一道不舍移眼的弧度,“最近家里都让认识的人来接我,没准别人还没到呢,出去看看。” 等到了绿瓦红门的门口,程燃就看到了街道对面停着的一辆黑色帕萨特,旁边有人向姜红芍招手,一男一女,看两个人笑容满面,同时都很干练。 “他们是?” “我妈朋友公司的人,过来让我搭个车的。要不要一起,先送你回家?” 程燃也就明白了,看这样子,老姜虽然先前对发生在他身上的事情表示关切和信任,实际上是外松内紧,大概他们家也知晓了十中校门口发生的这个情况,所以这段时间委托了人来帮忙接送她安全回家,她也就顺带准备把程燃一并捎上了。 尽管程燃还是想过两人同坐一车的情形,但看着那边冲他们一个劲微笑的一男一女,程燃稍微想了一下四人同处车厢的情景都觉得颇为尴尬,只能略带惋惜的指了指那边陈文广开的桑塔纳,道,“我那边也有人来接了。” 姜红芍看过去,点点头,道,“好吧,给你机会不要,我先走啦。” “喂你这动不动的就给啥机会了……”程燃笑道,就看到她倒着对自己挥挥手,然后进了那辆车里,从摇下的车窗里跟挥手说拜拜。 看到姜红芍的车远去,程燃想到她在教学楼旁花坛站着的样子,其实就是在等自己吧,这妮子虽然说她等着看自己如何报复,但其实也并不是什么也不做的,这本就是她的风格。 程燃进车里,道,“陈叔,等久了吧。” “没有没有,趁着那点时间,刚买了杯饮料……”陈文广笑起来,程燃注意到他手头边杯架上搁着一杯里面有冰沙的红色冷饮,他略有些不好意思的扭捏,“平时就喜欢喝点甜的……” 程燃道,“这王姐酸梅汤不错啊。” 陈文广顿时找到知音般点头,“嗨,那是真不错……比我经常公司外面买的那家好喝多了。我先前就想,往往学校附近,这种店味道肯定不错……你不知道西华大学那边也有家冰淇淋店,芒果果酱味,香!宽窄巷子那边的老字号,也是一绝,吃过没,没吃过哪天陈叔请客……” 程燃:“……” 程燃又想到平时在训练公司内卫前一脸酷烈的模样,那是顶着太阳可以晒脱一层皮都视若等闲的。如今这个曾经是侦察兵,现在还带着军旅烙印,面容黝黑精精瘦瘦的男子,却跟自己讨论哪里的冰淇淋好吃…… 而且关键是自己在这上面完全插不上口,简直觉得有点羞耻。 车路过天行道馆,程燃道,“陈叔,停一下,我进去一会,你在这里稍微等等我。” 陈文广点头,把车停到路边,关了引擎。 程燃下车,走进店里,就看到了从更衣室换了制服的秦芊刚走了出来,望见他进门,秦芊定在了原地。 眼看着他上前,秦芊面容像是凝着霜,道,“程燃,我有话问你。” 程燃一笑,“那正好,我也有事跟你说。” 然后程燃就找了最尽头处的一个桌子坐下。 秦芊板着脸跟上去,手掖住及膝短裙,在程燃面前坐下,眼睛张着注视着他,在他分析他的表情,又轻声问,“什么事,你说吧。” 程燃奇怪道,“不是你先要问吗,你问吧。” “我随时都可以问,先说你的。”秦芊道。 看到她微微扬起下颌的模样,程燃道,“一放学你就过来了?你不吃下午饭吗?” “下午我一般吃的很少,一个面包也可以对付,我买的有,我还有工作,麻烦你有事就快说。” 看到秦芊柳叶眉轻轻蹙起,这副不耐烦的表情还有模有样的。 程燃点点头微笑,“好,我猜猜,你想问的,我帮你回答了,我爸就是程飞扬,而且你如果是担心跟我说话被店长看到没有工作,大可不必担心,这也是我要对你公开的,这家店就是我开的。让你来蒋舟这里报道,也是我的主意。” 然后程燃就看到坐在对面的秦芊,瞳子微微颤动着,眼睛逐渐睁大,一瞬不眨的盯着他。 她脑袋里电光火石的闪过很多细节,直至程燃对她公开的这一刻,那些都一下子明了了,难怪经常放学他会过来,坐一会最后才走,她那时总以为程燃是醉翁之意不在酒,是冲着她来的。 现在才明白,原来这咖啡馆就是他的,他过来看看岂不也是理所当然。那么那个谢飞白在这里打造第二层,也是因为他!? “我知道你们家的情况,因为帮忙做了我爸他们的订单,才受到雷伟他们的打击报复。我没有提前告诉你,也没有说起我开了这家咖啡店,会不会觉得伤了自尊?” 其实这也是程燃想跟她开诚布公的,当自己父亲就是程飞扬的消息出来后,秦芊肯定会面临一场冲击,未必不会觉得他在暗中补偿她,甚至是……施舍她。这对她这样的女生来说,极有可能是巨大的打击。她以前是那样的优秀着,自信着,被众星拱月着,结果在一个人面前最基本的自尊都没有了之后,天知道她会做出怎样的反应? 会不会先前程燃对她所说的那些话,都付之一炬,一笔勾销,甚至重新回到郭轶身边,彻底自暴自弃,所以这才是程燃来到天行道馆,想要知道的关于秦芊目前的心态和情况。 看到秦芊震动的样子,程燃缓和道,“听蒋舟说了,你其实做得挺好,而且还主动调整了一些布局,让桌位的摆放空间更合理了,甚至自己还带鲜花过来给花盆里插花……” 秦芊颤动的眼眸子渐渐凝住,她的面容仍然冷如寒霜,在短暂的缄默后,她道,“我们家剧团那边,演出过后会有很多鲜花,家里摆了很多了,最后也会浪费,拿过来用,只是顺便而已……” 程燃点点头。 秦芊又道,“为什么你认为我会伤自尊,你以为我会认为你在施舍我吗?” 她仰起头,轻轻一笑,“并、不、是——如果我没有相应的能力,你却把我安排在那个位置,这就是施舍。而我现在,是在靠我自己的能力挣钱,为家里减轻负担。所以凭什么是施舍?再说了,这家店你爸给你出的钱吧,你还不是靠你爸……凭什么是你对我施舍。又不是你自己的本事。” 程燃张口无言,亏得自己还在担心她会不会觉得在他面前被脱光衣服剥离自尊,结果是居然自己被她毫不留情的给怼了。 怼了之后,按照一般剧情发展是不是就该一杯水泼上来直接走了,所以程燃从一开始就没给两人准备水,这才叫机智嘛。 秦芊冷着的冰川容颜趋于缓和,但仍然是板着脸,长长的睫毛半垂着,“你看到了,你也承认我做的不错……”然后她大眼珠子睁大,一瞬不眨却又理直气壮的看着他,“我要涨工资!” 程燃瞠目结舌,这自己本来是出于照顾她心情来谈谈的,结果身为老板,反倒被套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