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七章 怅然若失 - 重燃

第一百四十七章 怅然若失

关于秦芊的情况,程燃觉得还是要看她的决心,当初对她那番不客气的话,说她没出息也好,打击她自尊也罢,也是当时情况使然。 不能一方面知晓家里的危难,一方面却放任自流,一个大系统的崩塌,小系统不能只是自怨自艾,只口头说着改变,自身却不做任何调整,甚至加剧情势恶化。 所以秦芊说着要更懂事,要更体贴理解家庭,那也仅仅是说而已,能否做到又是另一桩事。也不能因为心知肚明是杯水车薪,就什么都不做甚至反其道而行,就像是跟着郭轶越加频繁在外玩耍逃避。 哪怕像是这样利用空闲时间挣够自己的生活费,那也是在身体力行的出自己的一份力。 但都说升米恩斗米仇,在程燃这里却是伪命题,在学校面对秦芊,算是体会到了什么是升米仇斗米更是仇。 接下来十中在偶尔碰面的时候,都能感受到秦芊看向自己那斜眉挑起的目光,好像周围空气都会立时降几个摄氏度。 在体育课前后交接的间隙,程燃从操场回教室,那边秦芊步下楼来,偶尔和认识的人打招呼都还算正常,但转向他的时候,气氛就像是秋风霜打一样肃杀。 中午偶尔在食堂碰面吃饭,好巧不巧遇到秦芊坐在斜对面的餐桌,她扫视过来眼神,张平等人自发从程燃身边挪开一个无人区,搞得程燃皱眉看他们,“你们够了啊,演得太夸张就不好看了。” 张平等人才重新聚在他身边,一个叫刘景瑞的平时也是班上属于成绩拔尖,但最近却和张平走得很近,于是能蹭到中午和程燃一起吃饭稍微熟稔的,道,“我是没见过秦芊这幅样子,程燃你是怎么惹到她啦?按理说不该是欠钱不还,难道是欠了比钱更重的人情债?” 说完一大帮人集体瞪着他。 …… 尽管在学校里看秦芊是这幅横眉冷对的模样,但若是在天行道馆,秦芊倒是逐渐进入状态,依据蒋舟的意思,秦芊若是下午放学来工作两个钟头,每天还有额外十六块钱的工资,是以她经常在学校里就把作业做完,如果当天不急着回家,就会放学后匆匆吃完饭,然后到达天行道馆兼职。 程燃放学先不往家里走,转而过来看看,总览一下目前的经营情况,这种事倒是经常,只是除了老华通公司的人之外,这些在天行道馆的员工,都不知道他程燃的真实身份,只是能知道他和店长蒋舟认识,关系匪浅。除此之外,哪怕是餐饮界人士来找蒋舟谈判想加盟天行道馆,或者蒋舟处理一些棘手事务,那些怀揣着各种各样心思冲着天行道馆老板而来的人,都最终被蒋舟挡下来了,程燃最多就是在装作一个普通客人隔着几张桌子旁听。 哪怕就是上次谢飞白和程燃一行人到来,蒋舟都没有让其他服务员来接待他们,转为自己亲自接待,那时候才偷偷在谢飞白几个人面前道明程燃的身份,这都是有相应的默契。 所以程燃有时候过来,店员其实也把他当做是店长的熟客,这样的熟客其实很多,大家习以为常。 程燃推门而进,看到穿着“天行道馆宇宙争游”围裙的秦芊,还真是一道靓丽风景线,秦芊的存在让天行道馆生意有所提升,这在蒋舟私底下半开玩笑似得跟自己说起过了,亲眼看到,还是不得不承认人天性里就有追求美的因子,好看的事物,美物美景美人,历来无论是文人墨客还是帝王将相,都趋之若鹜不可免俗。秦芊亭亭身姿移步天行道馆之中,此时随手拍一张照片,大概就可以挂出来作为咖啡馆的宣传照。 其实一个地方引人流连忘返倒也并不真是有什么心心念念人或物的存在,仅仅是所观所遇舒适清心,让人乐而忘忧,就足以受人追捧。 天行道馆现在就是这一个地方。 程燃推门而入,秦芊刚好在进门这个区域,看到背着书包的程燃进来,愣了愣,下意识就想要扭头就走。 但一想到他和店长认识,要是在蒋舟那边“参她一本”,秦芊可不是那种咬住兔子不撒手的,说不定蒋舟说两句,她感觉委屈就不干了,这兜兜转转,就为了和程燃置个气,不值得啊。 要知道她这个高薪兼职机会可是从程燃这里挨了骂得来的,自己要再因为程燃任性不干,不白挨骂了吗?这其中付出的各种体力精力成本也亏大了啊。 秦芊理性一分析,这个时候就走过来了,对程燃流露出一个不由衷的微笑,“你怎么来了,你要来玩桌游?” “不玩。”程燃摇头,“我写作业,这里的咖啡不错。” 程燃在靠窗的一张桌子坐下来,秦芊拿他没办法,又看到自己已经招呼程燃了,其他店员也就没过来,秦芊反手拿出自己的点餐单,手腕托着,另一只手拿着签字笔,“那你要喝点还是吃点什么?” “一杯拿铁。”程燃看她笑了笑,“很熟练啊,不错啊,有长进。” 秦芊白了他一眼转身走了,没过多久端上来程燃所点的咖啡,道,“这杯我请,我知道你过来看一看情况,你不像我,我没处可去,还可以来打打工,你喝完了就早点回家吧,别让你爸妈担心。” 这好像一下子就成熟起来了,御姐范啊。 程燃笑起来,“你兼职这么两个小时才多少钱?这一杯就让你今天差不多白干了。你请我?心意领了,我还是自己付钱吧。”程燃说着从兜里掏出十二块钱,递给秦芊。 秦芊穿着贴身薄毛衣,尽管隔着围裙,但也是体态毕露,她接过程燃的钱,轻轻挑起下颌,上前半步,眼看着胸口贴近程燃头部不到十厘米距离,侧了侧身,把钱拍在了他的桌面前。最后收回身子和程燃眼神交汇,目光坚定而不可挑战。 留下钱后,转身就走了。 程燃看着她的背影……还是很有性格嘛。 而后秦芊以为程燃还会搞出幺蛾子,说不定因为介绍了自己高薪兼职而得寸进尺,曲线施为,就像是那些曾经想要追求她的人一样,只是如果程燃是这样的变相手段,她只会冷笑。你和郭轶又有何区别? 结果出乎意料的是程燃当真就坐在那个靠窗的角落,就着台灯,摊开试卷在那里刷题,很快刷完后收好试卷,又摊开一本工工整整的笔记本,在上面记录,偶尔抬起头想想,又埋头书写,旁边一杯拿铁时而靠近唇边浅啜,整个人在光影下,有种特别安静的力量。 秦芊来往过几桌做完手上的事情后,回头会看看他的方向,才发现她并不是唯一一个看向那边的人,旁边还有些女店员,也是频频朝那个眉目俊秀的男生看去。 秦芊踌躇一下,心里已经拟好了说辞,不外乎就是上前询问不是说好的做作业吗,拿一本厚牛皮笔记本写写画画的什么啊,该不会是在偷偷画美女猥琐吧? 这么想着秦芊长腿刚迈出去,忽而看到似乎时间不短了,程燃起身,把东西收旁边的书包里,然后反手提着,转身走向了大门口,推了合页门出门,从透明玻璃的墙那边离开了。 …… 忽然有点怅然若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