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四章 就是他! - 重燃

第一百三十四章 就是他!

外间各种新闻教育意识形态争论得满城风云的时候,十中内部也是沸沸扬扬。 当天阶梯教室那场演讲的人,还记得当时程燃一连串炮火轰出,孙萧面对事实张口结舌,脸上青白变幻,就差没有当场失态的模样。那场讲座无疾而终草草收场,很多人当时是快步赶出,目视孙萧在寥寥校方人士的送行下,再无最开始的气定神闲,灰溜溜萧瑟上车离开,很多人抑制不住得冲天挥拳,红光满面,不亚于考试榜上有名的激动,更像是赢了一场重大战役的士兵。 而后他们更看到无数人,程燃周围的班级同学,“嗡!”得蜂群围聚般将把他拢得水泄不通。 那天从阶梯教室到通往逸夫楼大楼外的楼梯走廊,两侧都是学生,程燃姜红芍走过,学生们有的大大方方,有的带着小害羞和扭捏忐忑,或是对他们竖起大拇指,或是投以注目礼,或是直接喊出声,场面热烈而沸腾。 “好样的!姜哥!” “程哥!牛逼!” 有明明不认识的女生声嘶力竭,双手捧圈围在嘴边,大喊,“程燃……你是我的偶像!” 引发一阵口哨嘘声。大家伙却变本加厉。 “好崇拜你……” 事情随后更是随着这些阶梯教室听了演讲的学生回去口口相传,很快十中无人不晓。 外界报纸和舆论各种发酵,在一些家宴,亲戚朋友聚会场合说起这件事情的时候,适逢其会的十中学生都会带着些骄傲开口,“那人我认识,是高二的,名字叫程燃……” “女生叫姜红芍,平时成绩就很好,竞赛选手……” “专家当时在那各种偷换概念大道理压人,姜红芍被指责,程燃当即站出来,引用证据,逐条回击,真是太漂亮了……” 所以面对这样的情况,十中学校方面的校领导也是很为难。 因为不光是学生一致对外,从很多班主任,科任老师的反馈来看,当时痛陈专家孙萧造假的程燃很受好评。 甚至有的老师还公开在自己班课堂上表示,“我就说当时那篇文章看着有问题,日本议员孙子不是亲生的吗,那种环境下,不给自己孙子治病,得了肺炎怎么办?所以那专家跑我们十中来信口雌黄,难道不该挨骂?依我看,这样的人是被骂得少了。” 其实校方也很无奈,他们是出于另一种考虑,毕竟孙萧的背景和名望,如果这件事扩大,程燃有个口实就是骂了对方,所以这是校方想他出个检讨的原因,因为到时候无论什么狂风暴雨,一个中学生对于骂人的道歉,就能把事情给控制住。对方也就无法死缠难打追究他法律责任……当然,后面情势的变化,孙萧自知痛脚,所以也不敢大加讨伐。 于是后续说是要给程燃姜红芍处理意见,最后也变成了王宪半开玩笑的口头警告,“我心脏不好,下次你这么骂人前……你至少提前跟我商量下,无组织无纪律,像什么话!” …… 这天上课,被称为“曹公公”的物理老师庄顺超进门,环顾全场,庄顺超平时戴个窄框眼镜,面容瘦长,给人冷酷的观感,再加上平时除了教书也不擅长聊天说话,在教师里面,也属于那种不擅长人际关系,每天备课教书独来独往的那种人,因为整体给人感觉像是龙门客栈的曹公公,所以这个绰号就由此而来。 “曹公公”仍然是那副直着天鹅颈抱书进来,教案噔!一声搁案台,像是屠刀剁在杀猪板上,五班全体心里咯噔了一下,心想曹公公怎么了,谁惹上他了要爆发? 然后他冷酷开口,“上课之前,有句话我必须要说一下……” “真正的歌者能唱出人们心中的沉默。程燃,做得好!鼓掌!” 然后说完他目视程燃率先鼓起掌来,五班的学生先是怔了一下,然后大家忽的反应过来,一阵哄然和笑声中,集体振奋应和。 面对全班的掌声,程燃看到人们回头的张望中,姜红芍的瞳眸有如星辰。 程燃忽然记起了阶梯教室那天出来时候,逸夫楼下站着的她,最后一抹彤光即将消逝,而她面容绯红,四周围不断有人从她身边越过,她茕茕孑立。 那是一种即便时空变幻,却依然“尘世如潮人如水,虽千万人俱往矣”的观感。 独得芍药一枝开。 “曹公公”手一合,掌声闭,继续面无表情。 “好了,上课!” …… 因为这件事被请到了学校的程飞扬和徐兰回家后倒也没有怎么说程燃,校长王宪当时跟程燃谈话的时候,也和他们沟通了的,学校的意见是就不作处理了,程飞扬和徐兰其实也没当太大回事,不外乎就是怼了一个专家嘛,对于两人来说,只要不是程燃学习上出了问题,就不算什么大事。 从某个程度来说,程飞扬和徐兰也是国内很多家长普遍的缩影。 但是当程飞扬随后在报纸上看到各式各样的报道,引发大讨论的时候,他拿着那几份报纸看了又看,最后才放在办公桌上,明白人家十中为啥要请他们去委婉的说起这样的事情。 不过唯一庆幸的,就是报纸上并没有公开公布到他的名字。其实后续也还是有媒体报纸通过对十中学生的走访,知道了程燃,打电话给他,想要采访程燃,询问他这个监护人意见的,程飞扬当然毫不犹豫的给拒绝了。 不过有时候程飞扬看着报纸上对于教育争论的喧嚣,想着这竟然是自己儿子一手造成的,还有一种匪夷所思的观感,比自家伏龙产品上了新闻还要让人暗中得意。 …… 这个星期六,电话响起,程燃看来电号码区号,是山海的电话。接起来,里面传来一群人的说说笑笑。 然后好像一群人推让了一下,一个女生才接过电话,杨夏的声音活跃如银铃传来,“喂!程燃……我们在外面吃烧烤呢……院子里大聚会呢,俞晓啊,姚贝贝啊,柳英,周斌,罗跃文……他们都在呢……好久没这么聚过了,柳英妈妈请客……” 程燃恍惚间,又仿佛想起重生时,在柳英家聚会大家斗诗的时刻,回顾起来,时光飞逝。 “好了好了,别问我们了,还是说你吧……你现在情况怎么样啊……还是十中一百多名啊,这段时间过去,有没有好好读书?你们十中那事儿上报纸了,蓉城都市报一个版面讨论呢!你知道吧……啊,知道啊……对嘛,孙萧把夏令营的事夸大杜撰,你们学校的学生说得真是好!我们刚才还在讨论呢,你知道柳英妈妈吧,她还在跟我们讲这事儿呢,说当年文章出来的情况,在他们这些为人父母的之间,特别她这种搞教育的引发多大的震动……说你们十中就是不一样,不愧是省内最好中学……” “你看看,同是你们学校的,怎么人家那么优秀……你呢?不求你这么铮铮之言有所担当,也要自扫门前雪吧。” 程燃笑,“你怎么像我妈一样。” 杨夏怔了一下,语气拖长了不满,“好心好意当成驴肝肺!你以为我想说你啊……算了算了,俞晓要跟你讲话。” 俞晓接过去,在那边迫不及待,“哇!程燃,你们十中搞出大新闻了噢!孙萧演讲你去看没有,在不在现场?我们这还在说呢,十中不愧是十中,你们那牛人辈出啊!” 程燃微笑听着,心头突然生出一个恶趣味念头,“我告诉你一个秘密。” “说说说!我最喜欢听秘密……” “如果没有意外,你们现在吃着烧烤讨论的人……就是我。” 那边俞晓像是五雷轰顶,半天没有动静。最后艰难道,“儿骗人!?” 这是两人从小到大最毒的誓言。 “嗯,儿骗你。” 他身边烧烤摊的人大概看他表情古怪,一些声音从电话里飘出来,“俞晓你傻啦?”这是姚贝贝的声音。 “你们是不是在说什么少儿不宜的事情?哼哼,你和程燃之间每次有鬼都这样!”这是杨夏的声音。 “俞晓你的鸡翅膀被抢了……”这是柳英打趣的声音。 但这些都让俞晓无动于衷。 片刻后,电话里猛地爆发出他的激烈语气,“那个人是程燃!那个人是程燃!就是他!” “他承认了!” “什么?你说十中……” “不是吧……” “怎么可能……” 程燃笑着听着电话挂断,最后是一片混乱。 ==== 是不是今天比较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