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九章 迎来波澜 - 重燃

第一百二十九章 迎来波澜

一夕之间,十中大叶榕之间就挂起了红色条幅,上面是“欢迎教育专家孙萧先生到校演讲”,就连逸夫楼外面都有海报。 早上两节班主任孙晖的语文课,结束的时候孙晖收拾,宣布道,“明天下午班会课时间,全班到阶梯大教室听专家讲座……” 台下传来学生们的一时窸窸窣窣的动静,有打听的,有振奋的,有惊讶的,孙晖又道,“都不能缺席,明天还有媒体的记者会过来,你们啊,多听一下这些还是有好处的……” 孙晖一走,班上的学生少部分出门透气,其他的则留在原位,教室里传来嗡嗡嗡的讨论声……前排的郝迪转过头来,一群人凑在一起,郝迪道,“听说这个专家很有名……” 张平点点头,“孙萧啊,现在名气大得很,到处演讲……我妈现在就拿这个跟我说事,现在就是觉得以前对我太娇生惯养了……” 一群人纷纷哀嚎控诉。 “一样一样的。我们家上个星期聚会,饭桌上还把我和我弟提起来说了好一通。” “狗屁专家!” “也不能这么说,有的还是有道理的,可以去听一听,兼听则明嘛。” 此时这种纷纷扎推的情况,十中上下大致如此。 程燃倒是知道这个“教育专家”,不光是这个时候出名,一篇中日夏令营较量,可以说是轰动整个国内教育界,经久不衰,让八零后整整一代人蒙上心理阴影,影响还波及九零后,甚至在未来的父母亲戚朋友的朋友圈,这篇文章甚至类似这种行文的风格,都有着病毒式传播的能力。 譬如类似的一个段子,说是“曾经有教育家做了一个实验,给中国孩子和美国孩子一杯水,让他们不用火就让水沸腾起来。中国小孩拿水在太阳下晒了一天,没有如愿。而聪明的美国孩子拿来四杯25度的水混合到一起,轻松地把水温升到了沸腾的100度。僵化的思维,落后的体制永远无法培养有创新意识的大科学家。”以及类似这种把中国孩子和别国孩子拿在一起比较,有的甚至完全杜撰,从各个方面指出中国孩子的差距和不足的偏激行为,便和孙萧当时的言论风格如出一辙。 每个人的学生生涯中都有“别人家的孩子”,而这个教育专家的这则文章就可以说是中国学生面前“别人家孩子”的巅峰,这个年代对中国教育造成的那种自卑心理,很有当年美利坚指责那批年轻人是“垮掉了一代”的杀伤力。 这算是个时代印记。没想到这么个人居然演讲到十中来了。当然不止这个时期,甚至未来二十年,这个孙萧都一直活跃在国内教育界,冠以“著名教育专家”的名头,到处演讲出书。 其实程燃对于此的态度,还是这属于时代的一部分吧。 尽管这个教育专家所推崇的内容有失偏颇,不顾事实指责中国的教育,中国家长和中国孩子,但放在年代推动的角度,还是刺痛了当时一些人的自卑心,让很多人生出爱国情绪,迎头追赶。 不过这孙萧的名气,还是让程燃有些意外的,和张平出教室去食堂大楼买水的路上,能看到学生会和社团的学生跑上跑下,前往逸夫楼大阶梯教室布置会堂,还有学生说起和孙萧相关的事情。 去年《人民日报》,今年《光明日报》都对孙萧进行了专访,而他目前还是《少年儿童研究》的杂志主编。这么一个光环加持,名头正火热的人,到十中来演讲,这个时期的十中学生还是传统意义上的“好学生”,对于经过主流官方媒体报道,有正经头衔的名人,特别是教育界名人,还是自下而上的仰望和尊敬的,普遍对这场演讲是振奋和期待。 在园林遇到了秦芊和袁慧群,彼此之间的关系疏远了很多,但像是这种时候,还是会打个招呼的,袁慧群对程燃嘻嘻一笑,“不错啊,程燃,十大校帅里排名第五啊!”这是说那个学生小报上面的八卦内容了。 上了这个榜之后,程燃这个名字当然在十中里还是有一些人打听的,据张平说高三楼就有个学姐托人打听过他了,仿佛是想要跟他做笔友的打算。 可是“校帅”这种称呼,程燃听着就觉得像是吃了柠檬般酸瘆得慌,所以往后一点发展,“校草”这种说法听着还顺耳一点,校帅总给人一种“江南四大才子欺男霸女吃拿卡要”的感觉。 袁慧群一笑,秦芊今天穿了一件薄毛衣,牛仔裤,头发披肩,整个人很是纤细窈窕,也是一副打趣的样子歪着头看着他,眼睛神采奕奕,道,“校帅之一噢,你跳高成绩好,怎么不去打篮球,说不定下次排名会提高一位。” 秦芊显然是从前段时间大家关系紧张中走出来,那段时间因为郭轶的原因,她其实整个人也是在找托付,程燃恰好出现了,其实程燃的出现一定程度上给了她摆脱郭轶在心里印记的助力,甚至现在能够跳脱出来一目了然郭轶当时的欲擒故纵把戏,还有点反感。当然,这些都是有程燃在其中起到让她清醒过来的因素。 所以秦芊现在倒对程燃没有先前那么幽怨了,甚至可能心底还有一点感激。现在想起来,她对程燃也并不是喜欢,而是出于他绅士行为的好感,一点点利用了他的愧疚。所以现在反倒能坦然跟程燃开玩笑了,而秦芊这个时候很明白自己笑容的威力,心里或许还恶趣味了一下,没准程燃还会被她吸引呢。 张平则是对大家关系正常化感到高兴,这个时候嘿嘿打趣道,“秦芊你要不要这么谦虚,你是朝花榜校花排名第二的啊!才艺指数也是五颗星!学校风云人物排名第八,前面的都是拿了学科竞赛和常春藤名校录取的学霸……你还想怎么样,程燃风云榜排名第三十八!” 程燃倒是愣了一下,觉得有点好笑又无奈,“我还有排名啊……?” 这次是袁慧群笑嘻嘻道,“对啊,人家真正的给你正儿八经排了个名,哈哈,三十八位。搞这个排行榜的好有趣!” 秦芊也促狭微笑。然后她主动对程燃道,“好啦,我们还有事,先走了。” 和袁慧群一起跟他们说了拜拜,从两人面前云淡风轻的径直走了。 张平看着秦芊背影意犹未尽,回过头来,揽着程燃肩膀,道,“这次秦芊没有和郭轶在一对了,小报把她和苏洋配成了最般配一对。但明明她和苏洋其实只是铁哥们儿的关系,说是家里还互相认识。这点那个办朝花新闻的中二女生就不了解嘛,乱弹琴,真是港台八卦杂志看多了。” 程燃笑道,“应该和你一对就成了,要不我也去投稿,看看能不能给登上去助你一臂之力?” 张平眼珠子都要跌落,又是羞赧又是慌张道,“你妹的,你可不要乱来啊!你想我被人打死啊!” 程燃笑笑,学生时代的有趣,便是这种夹杂着稚嫩和慌张的轻颦浅笑,像是秋末初冬的风,恬静中可以伴人好梦。 然后,程燃怎么也没有想到,这还算恬静的日子,就这么在教育专家孙萧演讲的当天,爆发了波澜…… 他原本遇到这种事是往后退的,时代中的阴影和烙印,他并不打算正面迎上去…… 却不料还是有点……身不由己。 ==== ……都退开,程大锤的高能粒子加农炮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