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四章 不是你们吗? - 重燃

第一百二十四章 不是你们吗?

四个合伙人中还有个叫卢莎的,短发齐眉过耳有点瘦的女生,家里搞中药材的,今年过生日,他爸邀请的合作伙伴,往她手里塞红包那是一个比一个厚,三四千是少的,上万都有,委实应该算是他们中最富的。 一个女生爱和他们玩,按理说都给带偏了,可卢莎不,时常给这个圈子划界限,什么事该做,什么事不要出格,玩得晚了,她就规劝他们回家,外面吃饭唱歌喝酒,很多时候大家回想起来,要不是她有时候从中调和,他们这群人在外不知道还要多打多少架惹多少事出来,反倒是众人中最成熟的。有时候大家提起来,卢莎就会笑一笑,“谁叫你们永远长不大。” 这次谢飞白提议大家开个水吧的时候,卢莎是第一个举手赞成的,更要求她可以和其他合伙人占同样股份,不过钱她可以出大头,用她的话说就是从初中到高中,看着他们这帮人没个正形,这次大家在谢飞白提议下,能凑合起来干出个事来,也算是证明一下大家的能力。 读书他们不在行,成绩最好的卢莎,也就是五百七八十分,在班上属于中游,更别提其他人了,虽然一个二个表面上不在乎,虽然家本背景,是有能力让他们读外国语学校,甚至以后也有一条路,然而成绩这东西,始终会成为父母那边的说头,其次在学校里面对各路眼神,难免心底没有一点芥蒂。 他们搞出了这个水吧,至少在外国语学校里面,知道的人都很是刮目相看,能够在这方面证明自身的能力,其实是学习这方面压抑久了的另类扬眉吐气。 这个时候卢莎看马宏宇说完,其实她看出谢飞白对程燃的炫耀之意,胡睿和马宏宇也是有所明悟从而助阵,其实从她的角度倒对这个颇为顺眼的男生不反感,然而架不住谢飞白的态度。 这一切都是谢飞白的功劳。 甚至当时她说自己和其他人持同样百分之十股份,但她可以拿出更多钱的时候,谢飞白不失强硬的回应,“你该出多少出多少,不用。我是大股东,我要绝对控制和公平。”也记得谢飞白对这个种种的构想,可以说没有他的推动,这家水吧也不可能开起来。 所以现在对谢飞白,她应该无条件支持,于是卢莎笑道,“这才多大点事,在你嘴里就‘产业’了,这只是个小尝试吧,是我们跟着谢飞白的第一步,大家争取把这个发扬光大,这样以后我们就是大学了,也能经济独立啦,说不定还能在各自的学校所在城市,开设分店,更往后呢,咱们是不是还能做成更大的事?” “可不是嘛,”马宏宇笑道,“飞白水吧都改名飞白道馆了,我看我们以后也不比天行道馆差!” “天行道馆……”程燃表情古怪,然后看向谢飞白,“外面飞白道馆怎么回事?” 那早先就对程燃有点不耐的邓维语气轻慢,“天行道馆,你不知道啊?难怪谢哥让你来见见世面……”他停顿了一下,坐在沙发扶手上,手指蜷曲,大拇指笔直翘起,头随着身子的直立微微往后偏仰,用一种居高临下不失得意的语气普及道,“那地儿,目前我们蓉城最大的一家桌游主题咖啡馆,开业都上了各大报纸的!可以在里面玩桌游,什么门类都有,专业,很多烧脑的东西,优诺,大侦探,三国杀……主要是他们家吃的和咖啡都很好喝。目前很出名的一个地方,你连这个都不知道?” 言语之间,对天行道馆倍加推崇。 只是对着程燃说,几个人都觉得邓维这补刀有点过火,甚至有点针对性了。 谢飞白也愣了一下,这才反应过来,于是指了指程燃,道,“忘了介绍了,他叫程燃。我哥们儿,最好的。” 谢飞白的性子,让他说出“最好的”这三个字,意味着什么不言而喻。四人面面相觑,敢情都会错意了,枪口瞄错方向了。 好在谢飞白一一介绍了他们以缓解了尴尬,胡睿和马宏宇都伸出手和他握了一下,算是为刚才道歉,而卢莎也朝他吐吐舌头,反倒是邓维有点拉不下面子,只是对程燃点点头,两人视线并不相交,虽然谢飞白对程燃很着重,但他倒是对程燃先入为主看法,并不觉得这个男生有什么出奇。 程燃倒也没把这种事放在心上,只是继续刚才的问,“今天怎么换招牌了?” 谢飞白道,“你刚才看到的,我其实老早就有想法了,人都应该有个秘密基地,先前雨季,经常下雨,我在这边读书,有时候就想,下雨的时候,走进这个商业街,然后推门走进一家店里,点杯热奶茶,靠窗坐下来,在灯光下翻开书,而这家店就是我自己开的,这就是我的基地。那么这家店应该像是森林一样,甚至还可以在里面玩桌游,或者打电脑游戏……”他一拍桌子,“于是就这么定了,我要开这么一家店。就以我名字命名。” 谢飞白指了指卢莎四人,“我拉着他们,一起来做这件事,本身大家就在一个学校,好操作。只是没有想到……”他的语气有些怅然若失,“后面突然出现了一家……天行道馆。” …… 提到天行道馆,就像是打开了话匣子,几个合伙人也不管谢飞白语气里的失落了,纷纷说起关于那家店的事迹。 胡睿说据说那一栋楼都买了下来,手笔颇大,但除了一楼之外其他暂不开放。 马宏宇说一楼现在都要提前排队,否则根本玩不了,生意爆满,关键是环境加上运营模式,各方面都很好,还说服务生的T恤印字特别有个性,“天行道馆,宇宙争游!”口气巨大啊。 邓维说还不知道二楼往后会有什么样的特别之处,现在去过的很多人都在讨论,甚至还有人给那家店提意见,让他们尽快扩大空间。 众人简直是心神向往。 卢莎就指着谢飞白对程燃道,“所以他这才觉得人家名字好,把我们的名字改成飞白道馆了。怎么,谢飞白,你这是见贤思齐啊,但我敢保证,现在以‘道馆’为名的店不止我们一家啰。话说回来,他们老板据说很是神秘的……” 邓维就道,“可不是,现在经常在店上的只是老板请的店长,那个人叫蒋舟,人称蒋二娃,上了报纸的,上次消费报采访问起商业模式,他问答之间,很有能力的。而且据说背后真正的老板不简单,报纸想采访,人家直接拒绝了。猜测估计不是一个人,应该也是合伙的,要不然怎么可能弄那么一栋楼,还有这些运营和商业的模式,很多很新奇的,背后肯定是群策群力。” 邓维说得有鼻子有眼,众人倒也纷纷点头。 说起来,他们这家小水吧和如今爆红于蓉城的天行道馆比起来,就像是杂牌军和正规军的区别,很多差异一目了然,人家能火起来真是有道理的。不过也能理解,毕竟大家都是高中生,几个高中生弄出一个水吧,满足外国语学校这边学生的需求,已经很了不起了。 大家说起天行道馆,再加上好像程燃也不是太清楚,说起风就是雨,大家一致决定现在打车过去坐一会,来几局三国杀或者杀人游戏过过瘾。 谢飞白则对程燃道,“走吧,你来蓉城了,也该见识见识。” 程燃无奈跟着他们一起出门,大家在门口打了两个车,直奔边城街的天行道馆。 到了之后还很担心没有位子要在外等,结果门口叫做蒋舟的店长接待他们,说正好有一张桌子。众人走进开间面积一千多平方米的地方,那种热烈的社交游戏氛围让人不由自主被带动。 也是,这个时期能有多少娱乐?桌游带来的仿佛和一群朋友进入一个世界的体验,那是让人欲罢不能的。 走进来,谢飞白不失时机的对程燃道,“看吧,桌游主题咖啡馆,我也是想到的,只是这家店,确实做得很出色。” 程燃笑道,“可这家店只有桌游,你的店还有网吧性质,已经走在这家店之前了嘛。” 谢飞白道,“充其量只是个大杂烩。” 程燃点点头,“不错的开端嘛,你真认识电脑专卖的老板?拿电脑可以便宜?” “售后一条龙服务,我是谁,一个电话的事情。”谢飞白道,“你家要买电脑了?要不我送一台给你用?” “不用,问问而已。” 谢飞白到前台去点单,“今天我请你,你就不要管了。” 大家围着空桌坐下,服务生端来咖啡和饮料,一群人打量周围满座的桌位氛围,他们的水吧虽然生意也不错,可相比起来,就是一群高中生的小打小闹了。 邓维还有些庆幸道,“今天星期六,运气真好,这家店不接受订位的!” 卢莎想到先前大家对程燃的态度,有些不好意思,“是程燃运气好吧。不是他我们还不会来。” “来吧,开始开始,迫不及待想玩了!” 大家酣畅淋漓的战了几局,邓维招手叫服务员再叫了一些饮料,结果是蒋舟亲自端上来,给大家摆桌上,他准备付钱,蒋舟就笑了笑,“不用了,你们都是程燃的朋友,免费赠送。” 大家都愣了一下,纷纷看向程燃。 谢飞白伸出一根指头,指向身旁的程燃,“为什么是他的朋友就免费?” 这个刚才就在大家讨论中上过报纸为很多人知晓的“蒋店长”微笑,“也不是次次都免费噢,这次算赠送了。老板的朋友,这点还是送得起,今天总不好意思收钱。” 胡睿和马宏宇一脸错愕看着程燃。 卢莎嘴巴微微扩大,指着程燃,“他居然认识你们老板?” 邓维惊疑不定的打量程燃,如果说先前他看程燃在几人显摆炫耀之间这张面容的古井不波还有些端着,那么此时就有了另一种不同的感受,程燃居然认识天行道馆的老板,而且人家看来还很给他面子,那么他的关系和人脉上面,在众人的判断中已经无限拔高了。 也就在众人对程燃的估计开始上升几个台阶的时候,蒋舟似笑非笑的注视着他们。 “老板的朋友,不是你们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