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八章 时光如梭 - 重燃

第一百一十八章 时光如梭

“小马哥”蒋二娃是学习型选手,大多数人对成功者趋之若鹜,盯着看对方为什么可以成功,被各种兜售贩卖成功学的时候,但有的人不一样,他们或许经过生活的打熬,或者生来谨慎,趋利避害的天性总是让他们先看到一件事不好的失败的地方,再去总结经验。当然这样的人有的也只会盯着失败,从此畏首畏尾,而有的人则从中看到夹缝中突围的希望,从而趟出一条路来。 蒋舟其实属于那种智勇双全型的人才,只是长久以来周围环境的桎梏,无法鱼跃此时海。 和程燃一起搞起天行道馆,他才看到程燃背后一件件事情的推动,特别是桌游送货过来的程齐,直接明里介绍就是联众工作室的老板,程燃的表哥,正是他和程燃,一力把桌游的这股风潮推动起来,他这才明白程燃为啥要搞桌游咖啡馆,敢情这都一脉相承。 当桌游主题馆通过各个媒体报道出来了之后,蒋舟那时才明悟了程燃到底想要做什么。 他是要乘风破浪。 蒋舟的确切入了程燃的想法,但那只是天行道馆不惧怕有人打擂台,抵着开抢生意的原因。 根据城市经济学原理,其实越来越多自由竞争的介入也会激发一个市场内在的需求,特别是桌游这种很需要氛围和圈子的娱乐方式,市场越来越大,生态圈越来越良好,三国杀的知名度和销量也会是一并成正比例的提升。 当然盗版也会泛滥,但至少正规一点的场所商家,其实并不在乎用纸张更好一些,更耐玩的正版桌游。也正是如此,程燃还可以将桌游的品质提升上来,出一些精品,卖给这些商家。 程燃还建议蒋舟去看一些相关的书,蒋舟顺手就拿出了不少大部头,什么《经济学原理》,《国富论》,《通往奴役之路》……程燃就点头说其实道理都在书里,但死读书不如无书,最要紧的其实还是活学活用,一切按照教条行事,往往会在现实面前差之毫厘谬以千里。 当然这些都需要经验,所以现实中的经验可不是游戏打怪升级量变引起质变的资源条,而是吃一堑就长一智,多一点知能就少一分吃亏的实实在在的东西。 说完程燃还觉得自己说得有点太深了,顺手卖个萌,人畜无害的微笑,“所以,蒋大哥……大致是这样,我也是听我爸说的这些。” 蒋舟莫名感觉到一阵恶寒,道,“你还是叫我蒋二娃好一点……你叫我大哥我鸡皮疙瘩起一地……话说回来,能从你这里学到东西,挺好。而且我发现你刚才说话的样子,哪里像是个高中生,简直就像是我们学院教经济学的教授,我想起来了,他也这样说过类似的内容,但你和他不同的是你不仅只是说而已,你还有实践。实践还很成功,你就算说的天花乱坠也可以,你就算说你从来不喜欢钱,大家也都信。” 程燃咂咂嘴,总觉得这话好像怎么这么耳熟。 蒋舟给那群人吃了闭门羹,说天行道馆不开二家,程燃是认真的。他要保证这个地方的独一无二,程燃指了指头顶,对蒋舟道,“我相信总有一天,人们走入这里,会像是来到圣殿一样。” 蒋舟瞥了他一眼,“你游戏打多了吧!” 停顿了一下,蒋舟有些迟疑,但最终还是说出口,“为什么是我?程燃,你为什么选择我?” 程燃抬头,看了他一眼,蒋舟抿了抿嘴唇,坐直了摇杆,正待等到程燃一番洋洋洒洒言论的时候,程燃道,“因为我当初看你的时候,就想着周润发那部电影演的‘小马哥’,觉得你很是神似。想了一下要是有这么一个地方,你以后西装革履,走在这处圣殿深处,回头一笑,岂不是很有电影的范儿?” 蒋舟瞠目结舌,心想如此重大的事务怎能这样儿戏,又有些哭笑不得,“就这样?” “要不你觉得还要哪样?” “至少也是看中我吃苦勤劳聪明肯钻研以及拥有合伙人共同成长的潜质,还有难道不是因为华通被伏龙收购,都仰仗你爸的鼻息,我好控制吗……”看来蒋舟已经脑补出了一场霸道总裁戏。 程燃盯着他半晌,终于脱口而出老姜的那句口头禅,“你想多了吧。” 蒋舟也是有些迷了,没想到程燃选择他是如此随意,没有考察,甚至没有人性的试探,蒋舟有点恶趣味的想,万一自己就是个品行不端的,背着他把钱给吃了呢,他这个甩手老板恐怕都得蒙在鼓里…… 这个世道,这样的人少了吗?不说社会了,就是他们学院里,有学生租了商铺开些小服装店,理发店之类,合伙的多半没什么好下场……怎么程燃就能把这么大一个东西下放了下来。 难道真是伏龙少东家的为所欲为? 可听程燃毫不隐瞒的跟他述说的那些构想,心里又有些感动,总觉得……不能辜负呢。 …… 继秦芊的生日过后,运动会上崭露头角的程燃很快再成为十中里年级上很多人讨论的热门,有时候程燃也会在学校里遇到那个娃娃脸美女李韵寒,大多时候都是打个照面,对方往往身边都有一群女生,她对程燃笑笑。 但这一次正好是食堂楼下的花园转角,李韵寒和他碰上了,程燃等张平进去买东西,李韵寒刚好一个人出来,看到他就走了过来,顺手拆开手里买到的一袋外包装上是“M”的糖豆,手里拿了两颗,递了一颗给程燃,“喏。” 程燃接过去,李韵寒顺手把另一颗放嘴里含着,打趣道,“转学生,你还真是不简单啊……才来十中,地皮都还没踩热,出尽风头了吧!” 程燃愣了一下,李韵寒手掌翻起,手背贴着自己嘴巴,靠近了一点,道,“我听一些人说的,你转学过来的,却好像很高调的,一些人很看不惯你噢,你和姜红芍这层关系,很多人可是羡慕的很……你去年没来的时候,就闹出过有人拿着相机,天天在学校里晃,结果其实是偷拍她的情况……有些猥琐的,还明码标价卖她的相片,十块钱一张,据说买的有几个体育好学习也好的学霸……上回她科创赛回来,当着全校说你提供了帮助,再加上这运动会,你还跳了个第二名,你这风头,可出的是不小啊!” “你成绩真的很好?”李韵寒带着一种期盼,“你该不会是和姜红芍一个级数的变态吧,年级前十?” 程燃笑了笑,“没这么夸张。” 李韵寒像是抓住了什么微表情一样,“好哇,一般说你这种话,云淡风轻的就是了!烦,最讨厌你们这种明明很强,却表现得一般般的样子了,那像是我们这样普通学生怎么活!” 也许是程燃连番的表现,她现在也没有最初始时在他面前的高傲了,其实本身也是这样,最初时是通过髙韶宁那边关系看到了程燃,一度认为他是那种猥琐男,结果发现其实他只是和姜红芍认识,而且一系列表现,颠覆了最初的认知过后,最主要是姜红芍在十中发表感言的时候说起竞赛有程燃的帮助,这就定了调子,李韵寒也就把程燃归于和姜红芍同级的学霸那一类了,这样的人,十中也没多少啊,当然在他面前腰杆子也没那么硬了。 学霸就是有这样的光环啊,好比他们班上一个戴眼镜的瘦高男生,长相很普通,很多人公认的“一般般”,和那些她的好几号追求者比起来论长相身高,都比不起,但偏偏有时候李韵寒目光就总是在他身上,好像那副圆片眼镜下面斯斯文文的那双眼睛里面,写满了聪颖和伶俐,透着一股子让人亲近喜欢劲。 不得不承认对于男生来说,长相外观在她这里,确实没有头脑重要。 那么眼前这个程燃,极有可能就是和姜哥同级,全年级也找不出几个的存在啊。 所以对待程燃,李韵寒以前的固有印象也由此颠覆。 这个时候她又从糖豆袋里摸出一颗递给他,其实是看到程燃等的人出来了,她这才对他摆摆手,“马上要考试了,你到底有多强,我还有点期待呢,加油噢……” 程燃有些恍然,啊,又要考试了啊,不知不觉间,时间过得真挺快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