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苍天可鉴(推荐啊啊……) - 重燃

第三十三章 苍天可鉴(推荐啊啊……)

蒋波一群人过来,核心是十几个经常在球赛一起玩,平时很性格很冲的人,而这么一行动,两个班一些凑热闹的男生女生,主要是男生居多也跟了过来,看上去人数众多,三四十人,浩浩荡荡朝着这边移动。 俞晓是眼看着架势不对,往程燃那边去通风报信,就被这边喊着“站到!抓住!狗日的敢跑!”给揪住了,但没想到他还是扭头大喊提醒了数十米之外的程燃。 接下来当前的五班几个人照头给了他几下,一脚把他踹出去几步远,俞晓孤零零的站着,却也没敢跑,被这些人的气势给吓住了。 蒋波上前又给了他一下,俞晓脸上就红一阵白一阵,“你龟儿子胆子大的很哦,我要打的人你还敢去报信!” 蒋波为首的这些人更是觉得在周围旁观之下,那种类似于古惑仔的气场,体现得淋漓尽致。 这个年代很有一些港片以黑社会社团江湖仇杀为卖点流行,以至于很大一部分青少年都受到影响,哪怕就是一中这种学校里面,斗殴打架校园暴力都是频繁出现,一个星期就是在学校内部,恐怕都会爆发一两场。 一般只要不出伤筋动骨的事情,不要被主要校领导撞个正着,打了也就打了,在学校里被欺负的人大多也只能忍气吞声。 蒋波不经意瞄到杨夏从操场那边过来的身影,更觉得打了鸡血一般,指着程燃就过来了,眼珠子瞪得像是金鱼,“你狗日的就是程燃?……” 蒋波这边身后的人,随着蒋波也一并向前压上去,只是这个时候不是奔跑了,而是那种气定神闲如同狼围住即将被玩弄的羊羔一般的气息。 “程燃怎么不跑啊!”旁边围观的他们四班的女生也被吓到了,用手捶了一下身边的男生,“你们快去把程燃拉走啊……赶紧通知体育老师去……” 四班的男生却没一人敢上前,一来五班这边很多人都是蓝球队,足球队,平时酷爱运动的,论身体体格,四班这边普遍比不上,平时也比较温和,五班那里是出了名的几个年级上跳战的人物聚集地,蒋波和其中好几个人就是。 也是因为俞晓被挨了那几下让四班男生也心有余悸,生怕自己上去就是被蒋波等人“一视同仁”打击的对象。所以没有一个人动。 然而也就在这时一个黑影从旁边篮球场坝上横空划来,一枚篮球落在了蒋波等人前进的空地上,发出蓬一声后高高跳起,斜飞了出去。 还有人敢插手? 蒋波和那一帮人头偏向球砸过来的方位,然后他们就看到了之前在旁边打球的谢飞白走了过来。 一米八零个头的谢飞白平时也打篮球,打得还不错,他人在七班,几个同班男生之前就在这陪他打球。随后事情爆发,他们从旁看戏,那几个男生也一脸诧异,没想到谢飞白会在这个时候走出去。 然后是谢飞白貌似走过来捡球。 一中老大的名头虽然都是很多人私底下传的,虽然蒋波这群人恐怕不太服气,但平时也未必不忌惮。特别是杜斌打了他,原本即将接手一中老大这个名头反倒被报复了之后,那之后很多人对他谢飞白就敬而远之。 只是丢了个球,就把蒋波逼过来的气势打断了,一时气氛有点僵。 偏偏蒋波还不好说什么,他身后那几个很冲的足球队的,此时也都沉默了下去,看谢飞白捡球,想着他大概就是发泄一下,捡了球就走了,而后他们自然就该打人打人。 杨夏一群也来到了边缘,但他们突然发现自己根本无法插进去。 谢飞白站在中间,却不捡球,只是扭过头,对着程燃,冷恹一笑,“怎么,你也撞上事儿了,不过这次我心情好,我罩你。” 程燃只能从心底说又一个熊孩子啊熊孩子……当时抢人家女朋友被打的时候,甩开自己的手说“跑锤子!”还让自己以后小心一点。结果遇上今天这等事,他也要进来参一脚。 这家伙脑子真有问题。 但毋容置疑这个时候谢飞白的样子已经快耀得很多女生睁不开眼了。就连原本应该是同性相斥的男生,都不得不承认谢飞白的确是有点帅。 在杨夏身边,张小佳已经开始发花痴了…… 俞晓张了张嘴,“哈!?”口中吐出这么一个字来。 但无论怎么说,周围担心程燃的一下子放松了好多。 蒋波脸色就急遽的阴暗了下去,连带着他身边一群人也都面色不善,“谢飞白,这事和你没有关系,你也要管?” 对啊,这也是此时周围人的无穷疑问,这程燃到底是怎么回事,不就是四班,以前普普通通的家伙吗,怎么先是顶了班主任,又在文艺汇演上闹表白班花那么一出,现在居然身为一中老大的谢飞白还为他出头?他面子这么大了? 这个世界怎么突然变得有些让他们捉摸不透了。 迎着蒋波那要说法的目光,谢飞白潇洒无比的耸了耸肩,“上次我被打的时候,他拉着我跑的!就这么拽着我,我谢飞白好像还没这么窝囊过!但这事是情分!” 谢飞白抑扬顿挫,连旁边的程燃看来,都觉得这小子要是去演电影肯定是演技派。 “情分欠下了……你受不受是一回事!但必须得还!”谢飞白站这里,目光仍然是那种淡闲而强大的,“所以你今天要动他,就把我给一起动了。” 蒋波这群人出现了一阵骚动,要是换一个人,恐怕他身边的人早冲上去给敢出头的人腰眼就是几脚了,但现在情况不对,谢飞白家里背景深厚,种种迹象都表明和社会上的人来往密切。他蒋波虽然也认识几个混社会的,但那些人他是知道的,每次帮他出头都要送烟送酒,刮他一层皮,他非到万不得以还是不会轻动,而且那些社会人,也未必势力比得上谢飞白认识的。 但今天场面都做成了,这么一副气势汹汹,杨夏还在那边看着的,他蒋波不就是要争个面子吗,这突如其来,被谢飞白接下了,这面子也悬在半空,落不下来啊…… 于是蒋波也就只能阴恻恻回应,“谢飞白,你能护他一次,还能护两次三次?是不是每天都跟着他走?” 谢飞白摇摇头,“那之后不管,总之这一次我欠他的,这一次得罩着!” 两人这言下之意,简直就像是在对一条被保护的羔羊讨价还价。 蒋波到已经内心窃喜了,谢飞白这话里是今天他护着,以后你们怎么样他就不管了,今天打不到程燃,下一次可以再来找他麻烦,而且能够和一中老大这么谈判,虽然没打到人,也不算落了面子,至少气势上还是很带感的…… 结果程燃突然对谢飞白开口,“多管闲事……我什么时候……要你这个小屁孩罩了?” 谢飞白扭过头来,那种眼神,和当初程燃手被他甩开时如出一辙,他没想到这么快就报应不爽体会到了这种感觉:“……” 小,小屁孩…… 蒋波一众人也有点懵。 然后程燃转身向后走过去,他的后面不远处是躲在人群里的班长刘明,手里是一本厚厚的《新概念英语》,刚才刘明在这里看英语背书,陡然爆发冲突,作为四班班长,又不敢站出来保程燃,自然就往人堆后面缩了。程燃走过来,直接把他手里那本《新概念》抽了过去,然后折返走向蒋波,一边走一边把那本书卷起来,压紧,成一根棍子状。 他看了不远处衣衫凌乱的俞晓一眼,从不知道该是恼怒还是错愕的谢飞白身边一错而过,蒋波看着程燃来到面前,刚准备开口,“你他吗……” 程燃手上的书棍猛地当头就给了他一棍,“熊孩子一天不好好学习尽学古惑仔!” 蓬!得一声势大力沉的声音伴随着程燃的念叨砸在蒋波的脑门顶上,他的头发都弹了一弹。蒋波那一下是有点懵的,他觉得自己好像被一下就打成了轻微脑震荡。 偏偏程燃出手还极快,在最初的一棍之后,就在所有人猝不及防的瞬间,乱风披靡般紧接着嘭!嘭!嘭!甩在他的脸上,脖子上,肩膀上。 每一棍力道十足,那种16开的《新概念英语》被他卷成书棍后力道十足,威力简直不亚于一条棍子腿。 只是木棍表面很硬,难免打上会有皮外伤,但这种书棍砸在身上,那可就是软组织挫伤的内伤!程燃这样的力道,等闲把人打个皮青脸肿没什么问题。 刚刚他还像是一只待宰的羔羊,现在活脱脱一个恶魔提着棍棒,口里念着古怪的咒语施虐,“尽学古惑仔!尽学古惑仔!……” 就在这么连打带念叨之间,蒋波承受不住逃避打击的噗噗噗狂退,踉踉跄跄跌撞进身后的几个人中,一下子阻断了他们的动作,结果程燃的书棍又顺势在刚才打了俞晓的那几个人身上雷霆扫击了一遍。 随即他脚步一错,让人以为他还要递进扩大攻势,下意识后退抬臂遮挡的时候,如同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的剑客毫不拖泥带水抽身就退! 在一旁的谢飞白是彻底的看傻了眼。 而旁边四班的,五班的,七班的人也是瞠目结舌。杨夏张着嘴巴,旁边张小佳一群嘴长得比她还大一个尺码。 而后才是蒋波等人反应过来,此时已经彻底被撩惹得发了狂,哪还管谢飞白了,十几个人红着眼疯狂朝着程燃追了过去。 呼啦!声中看热闹的这三个班级的人也紧跟着过去了。体育老师刚刚被学生叫了过来,“打架,在哪里打架!反了天了……” 一群人叫嚣着,紧追着程燃。 “你他吗不要跑……” “有种站到……看老子们不打死你……” 这些人都是擅长运动,有几个爆发力很足,现在胸腔里已经快炸了膛,跑起来真个如同猎豹,只是几步之遥就要抓着程燃了。 程燃对着面前的楼梯三步并做一步,沿着台阶箭步窜上,然后直接轰得撞进了一间办公室之中。 蒋波等一群男生有几个紧随其后冲了进去,但随即后面的就急刹车,终于大票人在门口给刹停了,堵了门。 这个时候办公室里的人已经出来了,章明咬牙切齿,又惊又怒的冲了出来,“搞什么!你们搞什么!狗崽子些你们搞什么名堂!” 又看到程燃,“程燃你在做什么!” “他们打我!”程燃随意朝蒋波一群人一指。 尼玛!有这么无耻的吗……蒋波一众简直要抓狂了,他们算是彻底的看到了什么是小说里形容过无数遍大反派的“无耻之徒”这个字眼的含义。 明明是他们这边还没动他,他居然敢顶着十几个人先下手,最惨的是蒋波,现在脑袋还蒙着,好几个人都被他狠打了一通。 顿时掀起一片义愤填膺,“他先动手的!” “他动手的!”“他拿书打我们!” 这个时候,程燃反倒静了下来,一副安安静静的样子,刘明那本书早就被他打完人后顺手扔了,此时摊开空空如也的两只手,对带着怒意看过来的章明道,“章主任!我一个人,他们十几个人……” 程燃耸耸肩,露出一个讶异荒谬的表情,“……然后他们说我先动手?” 十几个人面面相觑,此时已经有了不好的预感,这人他吗已经无耻到了无敌的高度。他们张了张嘴,连自己觉得自己的辩解可能都没有力量。 他们人生中第一次体会到一种无力感…… 什么都不用说了! 章明探手就一把抓着蒋波的头发扯进了政教处办公室里面,然后就像是饲养员提兔崽子一般,一手一个,把这十几个人给一窝子提进了办公室,然后反手砰!一声把门给关了。 也把程燃关在了外面。 据当天壮着胆子通过窗户玻璃缝隙观望的人来说,蒋波十几个人站成一排,贴面朝着墙壁思过,最后挨个写了检查,然后就是后来几天分批次请家长到学校谈话…… 在新的周一大会上面,他们还得到全校警告的处分,再发现类似行为,直接开除……言下之意,就是哪怕你是初三了,这段时间也要夹着尾巴,胆敢再有丝毫违纪,把学校警告不当回事,那就是直接动真格了。 蒋波这一群人,最初只是想揍那个看起来不起眼的程燃而已,怎么突然就像是被一辆呼啸而来的重型卡车给撞中了,鬼才知道那段时间,他们经历了什么,苍天可鉴,自己才是受害者啊…… 那一天,蒋波和他的那群死党朋友的人生仿佛经历了一场洗礼,然后他们明白了一个道理,那就是宁得罪君子,不得罪真正的无耻之徒。 因为在后者面前,任何言语的辩解和你自以为所掌握的真理,都将会和死水里翻腾的泡沫一样……苍白而无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