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 冰河中发芽 - 重燃

第七十四章 冰河中发芽

开学典礼后的第二天上学,程燃清晨步进教学楼,看到姜红芍正依靠在护栏上,和开学报到时那天一样。程燃来到走廊后,她就转过来面对他。 这是专程在等自己?为了昨晚那一番话? 程燃笑了笑,“你每天都来得很早,勤奋啊。”姜红芍每天几乎都是班上前几个到校的,这前几个里就有程燃,徐兰摸不着蓉城的交通问题,只是一直听说很堵,所以每天都是早唤起程燃去乘车,就是为了怕迟到。结果其实错过高峰期到校是很快的。 姜红芍道,“我妈开车送我。她没空的时候,我就自己乘车,只有一站路。” 得了,人老姜乘的是专车,和自己挤公交毕竟不是一个概念。不过这里头信息可不简单啊。 “一站路……”程燃像是抓住了关键字眼,琢磨道。 似乎程燃挑个眉毛姜红芍就知道他此时想法,笑道,“不要企图猜测我住哪里啦……你不会知道的。” 程燃笑,“你好像忘了我家是干什么的……固话城市号段后面,有相应城市的区域号段区别,十中位于一环内,市里几个区几乎都在市中心有归属划分,以十中周围一站公交车路线为半径范围,总共有四个大区,蓉城市级归属号8后面,就是市级区域的编号,川大片区是540,东大街是665,太平街是6510,青羊是771……而你家的电话段号正好是位于青羊区域。只要找张地图看,大致能确定一个小区域方位。其实蓉城地图我之前已经熟背于心,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家靠河。” 姜红芍眨了眨眼,“你猥琐!” 而后她嘴角弧起,“那又怎么样,承认你有点小聪明,但想让我自乱阵脚以便你继续缩小范围?靠不靠河都不告诉你,你就算知道哪个区域,也找不到具体的小区,单元楼……” 老姜不愧是老姜,程燃原本以为这样诈她一下,多少能得到更多线索,结果她秒秒钟就反应过来。 但程燃又神秘一笑,“如果我猜的不错,你刚才故意说单元迷惑我,以你家的规格,住单元楼才怪,肯定是某个小别院,别忘了山海的红门小院。” 姜红芍不露任何声色的微笑,“尽情发挥聪明才智……程燃,我看你很有前途。” 程燃高深莫测道,“迟早要去你家翻一翻!” “你翻啥呢……”老姜哭笑不得,“我妈会把你轰出来。” “不好说不好说……”程燃笑得莫可名状,“万一你妈亲自请我怎么办?” “那好啊……要真那样,我权就当带朋友参观吧。” “能参观你房间吗?” 老姜白了他一眼,“你说呢。” “有生命危险?” “可能会掉个脑袋。” 程燃皱眉,“我们两个大清早一本正经的讨论生死掉脑袋这类问题好吗?” “那就说正事,”姜红芍道,“最近做的那个科技大赛最近一段时间要进行各组职责划分,这段时间都要开会,等过了之后,我再带你去逛逛学校,然后请你吃好吃的,好不好?” 这难得的恳切和商量的语气是怎么回事? 程燃立即又想到昨晚的那通电话,他似乎有些恍然,微笑道,“好是好,只是昨晚你电话你说……‘让我们先好好学习’的这个‘先’,是什么意思?” “字面上的意思。”老姜睫毛挑动,眉如冷月新朔。 “那后面干什么?” “后面也好好学习啊。” “……” 片刻后,程燃道,“恕我直言,我认为你不是这个意思。” “傻,”姜红芍潋滟的笑起来,“我就是这个意思。勇敢的少年,好好读书创造奇迹。” 眼看着可能人多起来了,她转身走回了教室。 徒留程燃站在门口。 别看老姜这个样子,大概也是在尝试着从阵脚大乱中整备过来,想要把事情扳回到她可以掌握的正轨上面,所以会打电话跟他说那一句话。 和她相处这么久,她的那种聪慧和自控力早见怪不怪,此时在她的眼里,是既希望他一门心思保持上进,又不希望他误会是在疏远距离。所以才做出科技大赛筹备期过后请他吃饭的补偿。 有铺垫有期待有余韵,真是处理得恰到好处,程燃很有些欣赏。这妮子不光是身材发育得优秀,智慧也成正比啊。 冷不丁肩膀被人拍了一下,是刚刚上了楼道走过来的张平,看着他道,“大清早发什么愣呢?” 又循着程燃目光朝着教室里看了一眼,转过头来就一副“我懂了”的奸笑,“嘿嘿嘿——!” …… 蓉城十中的日子进入正轨,全国性的洪涝灾害也在这一月里达到了尾声,今年五月颁布的房地产政策大拐弯,正式让地产市场从下半年开始产生威力,从此持续发酵,风云涌动间,这里面就有后世那些耳熟能详的地产界大佬踩上风口的身影。 九八年孕育的另一件事便是“国退民进”运动的大规模推广,如果此前中国公司的改革是在经营机制,放权求活的转换上面,那么从这一年开始是产权的重组和清晰化,一定程度上,程飞扬的伏龙也是见证国内公司改革转折的一个代表。 这个时期,有无数的民营企业从国有和集体改制过来,这个时候的报刊上面,到处可见各地官员的高调表态,封疆大吏一级的地方主政官员各种坚决言辞频繁见报,国有企业的推出速度和比例一时成为了政绩考核的指标。 运动更是深远的影响了中国此后的经济。很多国企从竞争性行业中退出,由此中国的私营企业才有了野蛮生长壮大的空间。 然而在这个过程中也并非就是平稳交接,产权变革产生的政商博弈之间,有辉煌的企业在多方利益群体的绞杀中奄奄一息,有激烈的争夺战打得见诸于全国媒体报端。 那些曾经发活跃于政商界的风云人物,有人锒铛入狱,有人无奈移民,有人黯然归隐。曾经披星戴月创业杀出一条条血路的人物,有的走上更风光的高处,但高处不胜寒。有的毕生演绎的舞台谢幕,留下无限唏嘘与后人说。 时代的洪流缓缓推动过去,随着中国改革向深处的推动,很多人回忆起那个遭受洪水灾难的年月。 只有八个字的评价——战战兢兢,如履薄冰。 所幸的是,程燃知道程飞扬和他的伏龙已经不需要再经历这样的阵痛。 在程燃蓉城开启的新生活里。 一朵小花,正在世界的冰河间生根发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