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所爱隔山海 - 重燃

第三章 所爱隔山海

程燃瞬间像是一个失去了脚下大地,漂浮在宇宙的生灵。 世界仍然是那个世界,包括了初中的课堂,教学楼旁遮天蔽日的槐树。 但是这个世界中的很多东西,都不同了。 就像是电脑还是那台电脑,硬件上芯片的位置,没有变动,但是安装在上面的软件,却已经变了。国家的名字改变了,意识形态不一样了,在这片大地上衍生出来的东西,也有所变化。 这难道就是平行世界? 自己这穿越重生没有直接回到过去的熟悉的世界,反而来到了和曾经世界有所不同的平行世界中,这是幸还是不幸? 但看到身旁的俞晓,初中的教师们,这个教室里的每一个熟悉的人,程燃又稍微的心定了下来。 程燃用手肘捅了捅俞晓,后者已经快哭了,“我想好好上课,神经病你放过我……” “那是谁?”他指向教室里一个陌生人。 “他?窦晓啊!马彪等人一个单位的,你不知道啊,初中三年的同学啊!” 自己哪有半点印象……而且程燃发誓,他曾经的记忆中,根本就没有这么一个人的存在! 难道这真的是平行世界,有些自己熟知的事物,人,仍然在他们自己的轨道上,像是大树的主干,而只是多了许多的树叶,或者枝节? 下课铃就这么打响,下堂课是体育课,人们陆陆续续来到操场,跑完步之后,体育课大部分都是自由玩耍时间。 这个时候杨夏径直来到正在树荫下看着学校的程燃面前,平静道,“你跟我来一下。” 杨夏穿着一件红色的连帽运动衫,下身也是一条质地软和的纯棉运动裤,黑发在脑后系作一条马尾,只是面对着程燃脸色不善,说完就转身离开,留下一干人幸灾乐祸看着程燃。 一般而言,有女生要是这么明目张胆在体育课约一个男生,特别还是班花杨夏这种受人关注的女生,恐怕早就有人起哄,各种流言蜚语传遍了。 小杨夏身上曾发生过很多轰轰烈烈的大事,不久前就是她一个好友被其他班的男生口无遮拦的开玩笑,话说的难听,把人家女生给气哭了,结果杨夏听闻直接冲到别人班上去,把那个人叫出来就是对脚踝狠狠一脚。那个男的也算是所在班上很牛的人,却面对她只能举双手认栽。 而且无论杨夏和任何人传绯闻,也不可能和眼前这个程燃。 因为所有人都知道,程燃是他们大院那些从小就流着清鼻涕仰慕她的浩荡大军中的一员,豪不特殊。 无论是大院还是全班,谁都知道他喜欢着杨夏,而这种程燃自以为是的暗恋,其实早就人尽皆知,甚至连大院单位里那些大人,都无人不晓。 看守大门的老大爷,时常都会一脸可惜的对刚睡醒赶去上课的他摇头晃脑,“又起晚了……人小杨夏早你五分钟赶上前面那趟车了!” 现在回想起当时的种种,而且自己还置身这个时代,程燃莫由名来有些淡疼。 杨夏早在那片斑驳的树荫下等着他了。 程燃刚来到他面前,就承受了女孩面色如霜的“爆击”。 “你到底在想些什么?最后一个月了,你现在成绩很好了?你就敢和李屠夫打赌?你也听到他说什么了,他要你全校检讨,还要给你记入档案!你明不明白,现在不是什么请家长的问题了,就是请家长,他也不认了!现在是你的前途问题!” “李屠夫曾经被开除,这是他多大的隐私,谁敢公之于众?就你了不起了,你一个学生,就敢站出来,你别以为你是英雄?你只是天真和幼稚……他要真的让你好看了!” 听着面前的少女脆生生说自己“幼稚”,程燃感觉无比亲切,杨夏是他童年到中学时代暗恋的女生,此时就在他面前,如此真实,甚至能嗅到她身体散发出淡淡月桂般的气息,听着她连珠的话语,非但没觉得难受,反倒享受,道,“他当然不敢请家长,他想把那事宣扬得人尽皆知吗?所以只能暗中下手!一个喜欢收礼,托关系,钻营巴结领导,挤走同事,并不真正用心教育,品行不端的败类老师,有必要跟他留面子吗?” “现在是你回嘴的时候吗?如果不是你妈委托我盯着你汇报,你以为我有闲心跟你说这些?是不是要我告给徐阿姨知道?” “好好,听你说……”程燃随手从花坛扯了一根草茎,含在嘴里,感受着那种青涩。 “你这种敷衍语气怎么回事?程燃,现在不是你质疑他,而是你有什么本事和资格?你根本没有能力和他抗衡啊……我们现在是学生,只能努力学习,这才是我们最大的任务。” 杨夏拧眉,眼前的程燃和以往那个在她冷然语气下怂眉搭眼窝囊的样子再不一样,就像是变了一个人。 举手投足间,是一种淡淡的洒逸,甚至还有些……让她无法形容,难以言喻的气质。 少年在光阴中,叼着草茎双手抱头靠着树干,自己对他的训斥,在他淡淡微笑翘起的嘴角边,如听天籁之音。 弄得杨夏也有些慌乱,所以她语气都加强不少。似乎说重点话,就能把程燃打回原形。现在这种无懈可击的状态让她有些心慌意乱。 但是想到些什么,杨夏又慢慢凝重起来,“程燃,你不要以为我想管你,这一次模拟考你多少分?421!就算你体育得个满分50分,和市一中六百左右的录取线还差多少?” “你上不了一中高中,你也不打算上一中高中,我知道,所以你就自暴自弃,用这种方式挑战李斩!但你就不能忍一忍?你还可以上其他学校啊,就拿二中来说,去年录取分也在五百二十分,你努力奔一下,还能考上这所学校,或者就规规矩矩的上同样是470分录取的四中。” “但你今天这么一闹,记入档案,哪个学校还敢要你?” 程燃想还真被你说对了,的的确确,他的前世当年在中考时,也就直接被刷下了一中,掉入了第三档次的四中。从那之后,他就知道和杨夏,俞晓等人的命运开始发生了分界。 他是看着杨夏在一中高中部风起云涌,在她们那一届的名人中,杨夏绝对是其中之一,后来据说还有位同样传奇的男生追着她出了国,多年以后,两人的事迹,仍然渊远流传。 “知道了,我会考上一中高中部的。”程燃回应道,“这个赌约,真的有效。” 杨夏的面容逐渐冷冰下来,“你再这样,我生气了!” 呃……还是以为自己在忽悠她。 程燃觉得他现在好像掌握着整个世界最大的秘密,可却又要死咬着牙关,把这个秘密掖进心底。 杨夏果真扭开头不再理他,而且越过他的身位,已经准备甩给他一个背影离开,欺霜赛雪般的侧脸在光辉下,就是生气的样子,也有些耀眼。 程燃缓和出言道,“对了,蒋小超还在给你偷偷写情书吗?” 蒋小超是大院的小孩之一,以经常给杨夏递情书,屡败屡战出名,这还成为他后来人生最大的污点,想到大院里有趣的这些地方,程燃不免微笑。 但是杨夏怔了一下,以古怪的眼神看了他一眼,“蒋小超是谁?” 程燃愣了愣,“那么董兰呢,那个阿兰啊……还好吧。” 董兰是杨夏在大院里的好朋友,古灵精怪的一个女生,当年港剧的黄金时代到来,热度火爆的时候,董兰经常学着的那些粤语“时髦”词汇,逗得人哈哈大笑,于是大家也就用“阿兰”称呼她。 在董兰的语境里,杨夏叫阿夏,程燃叫程仔,俞晓叫小水仔…… 杨夏突然停下脚步,能听得出她语气的火意,“你逗我玩很开心吗?程燃你能不能正常一点!” 程燃感觉心口一窒,盯着杨夏,他的眼睛里仿佛变成了两个洞,里面是无穷无尽的深渊,片刻后,他声音有些发抖问,“也没有这么一个人,是吗?” 杨夏仔仔细细的看着他,然后一字一句道,“程燃,你知道你让人失望在哪里吗?就是我在你身上,看不到“认真”这个词的分量。好像什么都可以拿来开玩笑。” 她那张在这个年纪就可窥若祸水的脸,有如冰川,“希望多年以后,你的人生,不是一场玩笑!” 她丢下这句话转身,运动衫的粉色身影渐行渐远,但却徒留程燃在原地失魂落魄。 程燃紧接着找到俞晓,甚至和他能够说得上话的认识的班级同学进行打听,询问。 他拿出一个本子,不断地写下人的名字。 钢笔的笔尖在本子上,因为劲透纸背而将手抄划得伤痕累累。 程燃也不知道是多久放学的,他只知道最后来整个教室里连值日生都走了,只剩下他一个人。 红色的夕阳正从窗户外照射进来,带着即将落下远方那座山脉的余晖,将最后的温度照射在他的侧脸和身上。影子在地面拉得扉长。 程燃从抽屉拉出书包,走出学校,走下坡道,上了车,沿着车上起下伏,他在倒数第二排那个单人座位上,脸靠着玻璃,山海市的一切倒映在他的眼底。 那家熟悉的粉店已经开始打烊,那家招牌已然换掉的文具店仍然有栈恋不走的学生,那个老街路边转角婆婆搁上锅的炸洋芋摊传来香沁的气息,青石板路的旧宅有炒菜的铲声,环湖路上湖面依然洒满金币般的粼粼波光,那些两旁梧桐种满的街道,在天空划过又飞逝的流星下,川流着为了生活步履匆匆的人们。 这触目所及的一切,都是那样的熟悉,记忆中的,那自己曾经真切生活过的城市并没有消失,但她却变得无比的陌生,而且有了另一个名字。 山海市。 就像是造物主的伟力降临给予的馈赠,然而伴随着给予的这片山海,有些事物,却从他的身边拿掉了。 程燃的手里攥着的手抄上有很多的名字,那些名字,有的被他画了圈,有的被他打了叉。 画了圈的是仍然在这个世界上的,她熟悉的人们,譬如杨夏,俞晓…… 而那些被打了叉的,就是消失了的人,从未在这个世界出现过的人。 蒋小超,董兰,张俊,王伟,李亚冬,张平,刘宇超,张勇,王军,邓建国,李波…… 这些他曾经和他们勾肩搭背压过马路,喝过酒谈过心,一起疯一起闹,那些曾经如老狗一般的老友,那些让他想起浓茶,想起陈年美酒,那些让他过目不忘或者恋恋不忘的容颜。 他们的名字上,都是一个个的叉,是那样凛冽,又是那样的残酷。 “能不能商量一下……能不能商量一下啊!” 公交车在晃动中前行,但伴随着越攥越紧的手抄本,程燃的眼眶一红,视线模糊。 程燃发现像是自己生命中的一部分,被强行野蛮的撕裂开来,带走了,或是塞进了一个不见底的深渊,或是进入了某处时空罅隙,而这是他一个渺小人类无能为力的事。 过去和现在,远隔苍茫时空! 程燃再也受不了,有水漫出了眼眶。 他已然感受到那种被时空伟力命中轰击的震撼滋味。 无可奈何的悲怆弥漫他整个胸腔,他在公车上流泪,在街道上流泪,一路流着泪模糊着眼,终于找到那熟悉的楼房和家门,颤抖着手推开门。 正在摆菜上桌的父母转头诧异的看着这副模样的程燃。 明显年轻了许多的两人正准备说什么,程燃就突然扑了过来,撞进了父亲的胸膛,伸出手将他搂抱住,熟悉而宽厚如山的气息将他笼罩。 那一刻,他内心最搐痛处有个闸口被汹涌的潮水突破,他涕泪滂沱,放声痛哭。 每天每时每刻,我们总会和一些人擦身而过,亦或者与相识在路口分别。 但其实永远都不知道,那很可能是你们彼此间人生中最后的一次见面。 而对此更糟糕的事便是。 来不及说再见,就再也不见。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