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美好生活 - 重燃

第六十七章 美好生活

回到了自己的教室,李韵寒一行还很是恍惚,先前的嬉笑模样已经消失于无,每个人都有一种感觉自己知道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一样诡异,但偏偏有些猜测还不能轻易说出去,否则就要掀起轩然大波。 氛围一度有些尴尬。 “李韵寒,你说……姜红芍为什么答应他啊?他俩之前认识?” 李韵寒摇摇头,有一种看不透程燃的荒诞,“我也……不知道啊。” …… 回到座位上,张平凑过头来,“你刚才在外面吧,姜红芍先回来了,你们碰面了,她让你等他干什么?” 前排的郝迪也转过头来,“是啊……到底什么事?” 程燃道,“约了放学一起吃饭。” 郝迪道,“没看出来,程燃,你这个人很皮啊!” 张平挤眉弄眼道,“你这就不够意思了三。不过不说我也知道,她是班长,正好今天撞见你了,肯定是打算给你安排什么职位是不是。劳动委员还是小组长啊,要是小组长,到时候交作业啥的,可照顾点哥们儿啊!” …… “你是怎么知道我来了十中……而且就在走廊等我的?” 和姜红芍各自撑着伞走在后门的一条小巷子里,两旁都是茂密的行道树,清新的空气里隐隐有一股银杏果的臭味。 今天是高二的报名,高三的报名是明天,放学时孙晖说了一下后天开学上课的具体细节,一个班就陆续散了,程燃和姜红芍最后出来,从红门过来,拐进那条小吃巷里面。 报名发的书基本上都放课桌上了,也没法一口气全拿走,所以大部分学生课桌上都是堆了几摞书,把当天要带回家的装书包里。现在程燃和姜红芍就一人背了个书包,程燃终于在这个时候问出了心头的疑惑。 因为都撑着伞,所以一时倒也看不到其他打伞人的脸,一些巷子这边的学生,不免多看几眼老姜伞下面的身段。 “回山海的时候,有朋友先没有在山海落脚,后来临走回蓉城的时候,看到了你。她叫曹丽雯,你来十中考试的时候,她说见过你。所以啊,告诉了你没有密不透风的墙,再严密的防守,也会有意外的时候吧。”姜红芍笑着指了指一家卖面的小铺子,“就吃这家吧,味道不错。” 两人收了伞,在这个不足十平方米的小铺子里面找了个桌子坐下来,外面是淅淅沥沥的雨声。 “你要吃什么?” “你的地盘你说了算。” 姜红芍对老板道,“两碗全味面,一大一小。” 两人在木板凳上相对而坐,程燃道,“这就是成事在人谋事在天嘛。但问题是,我们俩在一个班级,该不会是运气好吧?” “我问了一下学校能不能把你转到一个班上,毕竟你也是考理科进来的,我们新五班是理科。” 程燃露出原来如此的表情,旋即注视她一本正经道,“这算不算动用特权?” “这算什么特权……纯粹是一对一帮扶计划。” 程燃皱眉,“这话听上去味道怎么不太对……我是没及格啊还是穷困潦倒需要帮扶?” 老板端了两碗热腾腾的面上来,不得不说这个时候还真是厚道,没有后世偷工减料,两大碗快要翻出碗沿的豪华套装,里面排骨,牛肉,肉臊混合,每根面条都入了味,看上去就让人食欲大增。 姜红芍自己拿了筷子,又给程燃递了一双过来。 结果后者没有忙着接,只是看着她的动作,纤细的手捉着筷子……嗯,腕白肤红玉笋芽。 姜红芍怔了一下,然后直接把筷子戳他面条里,白了他一眼。 她埋头吃,程燃只是看。 姜红芍头也不抬,“面糊了!”程燃这才开始刨,入口就是一种丰富饱满的食材味道,后世餐饮行业过度商业化,加上一些工业原料,很多添加剂提香剂一出来,其实很多馆子吃上去味道都是千篇一律,和这种目前纯粹是自己熬得汤头和臊子相比,就高下立判。 老姜吃了一大口,填了一下肚子后,用纸擦了擦嘴道,“该我问你了,什么时候想到考蓉城十中的?” 程燃扬眉道,“初中毕业那天晚上,你真以为我只是说着玩玩?” “你当时那样说着……就这样做了?用了一年时间……转学考试挺难的,十中是有备考资料的,按照资料大纲来出题,你哪来的资料?” “找人借的,也有人当时考过,只是没考上……” 姜红芍道,“我找了相关的题库看了一下,确实有很多超纲甚至竞赛题……算你有毅力吧。” “什么叫算我有毅力……”程燃笑道,“有没有崇拜我?” “有啊。” “你说这话的时候头都没有抬……觉不觉得自己毫无诚意。” “那要怎样啊……”姜红芍停下筷子,仰起头来,美目流盼,声音柔和道,“程燃……你真的很特别。” 程燃微笑,“你喜欢就好。” 姜红芍愕然笑骂,“去死!” 似乎话题有些偏转,她睫毛挑动着,移开目光,脸颊子微微发红,“今天踢你那一脚,真的很痛吗?” 程燃心头这个舒畅啊,老姜这种低眉顺目的温柔样子,还有刚才递筷子给自己姿态,很让他有一种素手添香的享受。 眼前这算是内疚了的关心? “真像是被时速三十五公里的自行车撞了,练过跳舞的功底就是不一样啊。”程燃指了指桌下,示意受伤严重。 结果却看到老姜微笑应过来,“好嘛,痛就对了……我还很是担心力道不够教训不足呢。还被自行车撞了,下次试试铲车。” “……” 片刻后,程燃郑重交涉,“……你这是谋杀亲夫。” 然后他埋下身去,揉着脚背,龇牙咧嘴。 又挨了一脚重击。 …… 看着程燃吃得差不多了,姜红芍起身,“老板,多少钱?” 老板乐呵乐呵的过来,美丽的事物总是让人心情愉快,但价钱却丝毫不含糊,“二十五。” 从兜里掏出三十块钱付了钱,找了零后,她重又在程燃面前坐下来,“你慢慢吃。” 程燃道,“不是说让我请客吗?” “算你到十中来的奖励。下次你再请吧。” “这是在玩超级马里奥闯关啊还奖励……关键就奖励一碗面,没有其他的啥?”程燃愕然。 姜红芍冷面如霜,“没有友情拥抱。” 程燃一副“你也有今天”的哑然失笑,“我没有说要友情拥抱啊……美女你想多了吧?” 然后桌子晃了一下。 姜红芍怔了怔,因为视野中的程燃已经一撑桌子起身避开了桌下的打击范围,无比飘逸,还顺手抽了一张纸擦拭油腻腻的嘴角。 “女孩子家,动手动脚的……就算没有踢到人,踢到花花草草也不好。” 这个时候面馆四面八方的人都带着各式各样的笑意看着两人。 姜红芍大窘起身,望着程燃的眸子嗔恼十足。 …… 吃完面,姜红芍之前就说会有人来接她,是个阿姨,出校门打电话就联系过,一会就在面馆外面等,已经事先知会了对方。 程燃指了指手上的伞,“非要说奖励的话……让我和你等一会,送你上车?” 姜红芍的伞就没有撑开,程燃展开,她靠近了一点,肩膀靠着,两人一同出了铺子,走进雨幕中。 并肩站在那棵大叶榕下。因为距离很近,能闻到一股清香。 老姜头发很柔顺,有一种才洗过的清爽。 很好闻。 闻个十年八年似乎也没啥问题。 此时雨线瓢泼,但此间的伞下,仿佛另一个天地。 跨越山海来到蓉城,一切无法言说和言语道尽的事物,似乎都在这一个并肩了。 一辆奔驰E320在街道上停下,车里有一个穿着紫色套裙的女子,看上去很干练,有能hold住紫裙的成熟韵致,她看到那一把伞下面的程燃和姜红芍,目光落在程燃身上,没有表情,直接越过了程燃,和姜红芍打了个招呼。 “我走啦。我妈妈朋友来接我,下午去他们家吃饭……后天见。”姜红芍对程燃一笑,上前开了副驾驶的车门入内。 这辆奔驰启动,沿着道路开了过去。 程燃看着车辆的尾灯,空气里还有未散尽的气息,深吸了一口过后,他嘴里含糊不清的哼着小曲,沿着街道去往车站。 “雨下整夜,我的爱溢出就像雨水……院子落叶,跟我的思念厚厚一叠……几句是非,也无法将我的热情冷却,妳出现在我诗的每一页……” 他知道为什么说了自己请客,老姜还是把钱给付了,因为在这个普遍一碗面只要四五块钱的年代,那家面馆最高档的面食,就是什么肉臊都有的全味面。 大碗一碗十五,小碗一碗十块,堪称奢华。 她担心程燃请客贵了,所以抢先付了钱。 程燃仰头微微笑。 兰心蕙质,持家有道啊…… …… 车向前行去,姜红芍回头望,透过车窗,看到了在那些颗粒纷飞的雨粉之中,撑着一把伞的程燃。 好像一行诗。 道不尽的清姿卓约。 ==== 你们知道的,写这些细腻的东西就很慢。 但我很喜欢呀,程燃和老姜在蓉城的美好生活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