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来都来了 - 重燃

第六十五章 来都来了

其实在看到罗维马可等几个人之后,程燃外表没有体现,但私底还是惊了一下,没想到这么巧,结果看到姜红芍不在他们那群人里面,又暗呼侥幸。他刻意来的晚了点,就是为了把时间控制在刚好的刻度上。 迎着清新的空气走入楼道,这心头就有些打鼓了,想当年站在刘志国团伙面前,似乎也没有眼下的局促不安,怎么进个十中就像是评书里讲得千里走单骑了。 说到底还是关心则乱啊,这就像是实验室做精密实验,为了筹划进十中,前前后后,又是拿参考资料突击,又是来蓉城考试,同时还要对姜红芍予以保密,筹划了这么长时间的阴谋,突然一朝就要揭露了,那很是有一种拿着奖票兑现的兴奋快感。 难怪反派都喜欢搞阴谋,搞阴谋的感觉真的是……不要太爽啊…… 如此志得圆满的想着,往上走。 高二年级五班在三楼,其实刚才路过罗维马可几个人那里的时候,他是看到了分班表,想过还是报了到下来看看老姜在哪个班,一会再去打个招呼之类的……这个时候上楼的人不是很多,来来往往的,走过两个楼道,旁边一簇女生笑语盈盈的迎头走过来,首当其冲的是李韵寒。 假期蓉城这边的大表叔高世金请客的时候,两人曾见过一面,李韵寒和身边女生应该也是去自己班级报道的,只是从走廊的另一头过来,和刚好走到二楼的程燃撞了个正着。 看到程燃的时候,李韵寒愣了一下,道,“噢,来报到了?”语气倒是有点轻佻。 她身边有人笑起来,“你是那个‘偷照片的’?” 身边传来女生咯咯笑声。显然这些都是当时程燃过十中来的时候碰上过的英语社的。 “慌不慌啊……放心,我们不会戳破你的!” 看着身边一群女孩对程燃的打趣,李韵寒则催促道,“走吧,还报到呢。”然后又向程燃摆摆手,“回见啊。”从头到尾没对他展露一个笑容,似乎还有当时假期的事情影响。 但她身边一群女生则笑得很奸诈的走了。 隐约还有谈论他的声音。 程燃心想这是什么事儿啊,笑了笑又拾步往上,到了三楼,楼道左右都是通的,右侧显出六班的字样,走上楼道往右侧贯通看过去,那是班级升序,那么他五班就在左侧,然而当他转过头来的时候,霎一时间就看到了那边的阳台上面,一个细长熟悉的身影站在红色立柱边缘。 程燃胸口陡然沉了一下。第一时间脑子有点懵,这……不是吧!? 程燃腿一蹬,闪进了过道里。旁边路过的人莫名惊诧的看了他一眼,估计是在看这家伙搞什么幺蛾子…… 沉着下来…… 姜红芍是侧着站在阳台上,以她的角度,应该是没有看到自己的。 所以,还来得及…… 程燃深吸一口气,心头又不免生出几分庆幸……嗯,一切很完美! 眼前的情况,其实已经无关什么特殊的情感了,就像是在玩多米诺骨牌,投入进去,就总是想着把一片片骨牌摆好,每个系统衔接到位,最后看到连锁反应“哗啦!”下去的那一个瞬间。 眼前就是那一个“哗啦!”成败的关键瞬间。 关公温酒斩华雄,此时程燃虽然只是在楼梯口而不是硝烟弥漫的古战场,身边没有十八路诸侯虎视眈眈,但这华雄关还是得斩的。 他身子鬼魅般晃出,来到过道,然后朝着老姜走了过去。 看到她垂肩的黑发和对着阳台不知道在走什么神的侧脸,程燃笑着伸出手……袭击! 然后姜红芍就在这个时候适时转过身来。 像是平地里风暴乍起。 程燃这个时候探出去准备拍她肩膀的手停顿在空气中,距离她的脸仅仅三五寸距离。 然后是老姜莹白的五指平伸出来,挥挥手,“嗨。程燃。” 有那么一刻,程燃是感觉到好像扑面而来的是一道莫可抵御挨中就魂飞魄散从天而降的掌法。 …… 程燃此前脑袋里想过的很多画面和方案,在姜红芍转身的这一刻,这“嗨!”一声的微笑间,被碾灭得灰飞烟灭。 “你……” 程燃目光雄踞,这个时候已经是在想究竟是哪方面出了问题的时候。 姜红芍嫣然一笑,侧身走向了教室,末了转过头对他道,“来都来了,快进来报到吧。” 这种如沐春风静候多时的画风是怎么回事? 说好的意料之外的惊喜呢? 再不济来个情不自禁友情拥抱吧? 这特么“来都来了”什么意思…… 穷亲戚来都来了大过年的也不差那几颗米几个窝窝头进门将就着吃点吧的既视感啊! 我这苦心孤诣筹划了半个世纪的从天而降结果反手就被你一掌给打飞了…… 没可能啊…… 究竟是哪方面出了问题?难道是山海的小伙伴提前通风报信?他们不知道姜红芍家电话……写信也没那么快……唯一是老姜自己打电话过去的时候问到了,但也不可能知道自己的班级啊…… 班级…… 连自己什么班级都知道…… 程燃有一种雄赳赳跨过来掉坑里的感觉。 临到门口姜红芍转过身来,看到程燃还在发呆,“怎么,就只准你给我个惊喜,不准我给你个惊吓?” “不是……还是这从头到尾怎么回事?” “没有密不透风的墙,心意我领了,但这种惊吓不接受……偷偷摸摸跑来考试,从头到尾也不告诉我一声,有那么一刻,我还真是被蒙在鼓里呢。” 停顿了一下,姜红芍给了他一个侧脸,轻声道,“程燃,我现在很生气……” 程燃看着姜红芍的眼神,觉得好像没有在开玩笑…… 可这怎么这么憋屈。被惊吓的是自己,还被你反摆了一道,掉坑的是我啊,怎么换过头来反倒被你记恨上了。 他展开了双臂,笑道,“那要不然……补偿你一下。” 姜红芍像是看到荒谬事情般“呵!”了一声,瞳子猫一样眯起,上前就在他小腿上踹了一脚,“你想多了!”然后转身走进了教室里。 外面下着雨,打着碎落的银杏叶,姜红芍似嗔似怨的样子,小腿的疼痛随着神经隐约传来,可不知为何,程燃却觉得,一切是如此生机勃勃得鲜活。 ==== 周末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