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忘乎所以和很稳得起 - 重燃

第六十一章 忘乎所以和很稳得起

这又是一个蓉城闷热的夜晚,十中开学的前一天,程燃和母亲徐兰退了门口租住的宾馆房子,搬进了小区。 卫生已经打扫了出来,东西都陆陆续续安置,一套三的房子,还有一个书房,小区周边的环境很好,有文化公园,有工业园区……一九九八年的这个时候,伏龙公司买下了蓉城华通的这块地域。 现在外界很多人在惊愕于伏龙的产销和收购扩张能力,伏龙虽然起家有国资背景,但那只是很小一部分成色,总体而言仍然是一家民营企业。 要知道民营企业进入资金技术密集型这片领域,若没有雄厚底气,就是在作死,甚至于可以说在这个时候,前些年人们在民营企业界叫得出名字的大部分明星企业,新希望,健力宝,娃哈哈,格力……所涉及的饲料加工,饮料,空调产业,无一例外都是劳动密集型或者资源密集型产业。 而至于资本密集和技术密集型两个领域,哪个领域都不是一家底子薄的民营企业能够去趟的,在这片领域立足的大部分都是国资背景的合资公司,央字头国家队。 但伏龙硬是不回头的往这条路上去了…… 在如今的西南商圈,有媒体和相关业圈的目光落在了伏龙这家公司上面,对于对方能在短时间内,就有攻向蓉城,三千万收购蓉城华通的资金气魄。 虽然不是一次性支付,但涉及这样的数目,就是在程飞扬和他那一帮部下如今算是伏龙顶梁柱的内部常务委员会开会中,在自己父亲一份份文件的签署决策中达成的。 当然,很多人并不知道,伏龙拥有这样的现金流,没有在发展的持续投入和收购资金链上面出现问题,很大程度上是依赖于防灾预警系统的销售收入。 只是这套系统目前名气很大,洪涝灾害爆发,很多气象部门的订单陆续过来,伏龙专门成立了一支项目队,分组前往各地进行洽谈,搭建,这也算是无心插柳的产出了吧。 想到一路走到这里,程燃生出一种成就感。 甚至于让人敢于去想象未来,甚至更遥远的未来……当然,有的时候仅仅只是想想而已,还是得立足当前的事情…… 伏龙进驻,本地占据市场的电信供应商采取了一些措施,出现了联合,一些人物背后开始筹措,一些应对思路从那些烟雾缭绕的闭门会之中产生,反向对伏龙进行挖人,削弱伏龙这支军队的规模,频繁营销公关,加强和合作单位的纽带……当然,还有一些隐藏在底下,见不得光的手段…… 但大部分还是在商业层面上交手。 只要伏龙始终在正确的道路上,一些涉及管理和战术上的内容,程燃都是不会在这个时候干预自己父亲和他的团队的。 说到底,现在他本身也在避免这种细枝末节,那是要累死人的,而且目前以他的身份,也根本介入不进去,他可以让这艘轮船启航,但也正是因为并不是他亲手建立,他也没有对这艘轮船做主的能力,只是大概在伏龙那些元老眼睛里看来,他掌握着最锋利的一把剑吧。 那就是能直接能对程飞扬提出建议,而且关键是程飞扬还有很大可能接纳他的建议…… 蓉城华通的招牌已经拆卸了下来,现在新挂上的是伏龙公司的牌子,那栋华通老大楼之中,会议室里面还亮着灯光。 程飞扬没回来,徐兰从阳台收下来晾干的衣服,对程燃叮嘱着,“明天上课,就在门口坐三十七路车,几站路就到十中了,书包给你准备好了,你再检查一下,钢笔这些墨水汲了没有……” 其实今天住进来的时候,遇到了连小虎,他旁边还有那个绰号为“蒋二娃”的蒋舟,另一个好像叫做李伟路的三个人。 三个人看上去想要对他说些什么,不知道是不是又是类似“谈判”这种事,没等三个人说话,程燃就先伸出手虚压住了三人,开口道,“明天我要去赴一个重要的约定,所以有什么事,以后再说。” 然后就在他们愣住的时刻,程燃提着超市里买回来的各种东西走回自己的单元楼里面了。 三个人当时估计都有点迷。 理由明明很荒诞,却有一种不容置疑的强大气场……让人完全无法反驳和反应。 你明天赴一个约定关我们今天什么事?到底什么约定搞得这么如临大敌的……莫斯科筹划反攻柏林吗? …… 新的房子里,程燃给自己泡了一杯茶,现在程飞扬很有一些好茶叶,都不是自己买的,出差的时候,当地的一些客户送过来的,因为伏龙的客户大部分都是企业和政府,这些送过来的很有些好东西,这次搬家一并搬过来了。 沏了一杯新茶,淡淡的清香缭绕进鼻腔里,程燃站在窗外,身处陌生的环境中,多少有一种不适应感,某些刻印在脑海遥远的记忆浮现,譬如当初离开家远行,恨不得每天往家里打一个电话的不习惯,后来离家越久,回去的时候,竟然会有呆烦了的心情……再后来从一个城市到另一个城市……出国奔波路演……家这个名词,就像是记忆宫殿里遥远的一个角落,模糊不清,又水波不兴。 原来的自己早被周边的一切裹挟,深陷人世浮潮的巨大惯性,越加冷漠麻木,心如坚铁,心里充满欲望,几乎失去了感知的能力。 窗外下起雨来,夏季也就是雨季,蓉城的雨水这个时候特别多。 雨打在外面的树叶上,被雨浸湿的闷热天气送来一些凉爽的风,这处租住房屋的灯光中,站在窗边的程燃,心里那种淡淡眷恋和惆怅的感觉又伴随着这个雨夜再度袭上心头。 程飞扬撑着伞回来了,换鞋子,鼓捣出动静,问有没有泡饭,徐兰赶忙去厨房的身影…… 然后他走过来,从兜里掏出一口袋事物,口袋内壁闷掖出了很多水蒸气,哗啦啦打开来,里面是五个表皮黄酥酥的炸饺子,“开会,他们就买了些外面一家推车买的炸饺子到办公室来吃,味道挺好的,我留了几个给你们尝尝。” 程飞扬把口袋摊开,递在程燃面前,一脸殷切的笑着,这个目前有上千员工的伏龙老总,开会到晚上,却还想着给家里的程燃娘俩揣走几个炸饺子。 原来所谓的家,不是能在地图上找得到的一个区域,不是那些在未来翻天覆地的改变中物是人非的一个小院,或者一栋楼房……而是哪怕天崩地裂,也永远会停留在那里的一段时光。 …… 五个饺子,徐兰尝了一个,程燃吃了四个,然后他抱着茶水,呼溜溜的喝着。给程飞扬做了泡饭的徐兰擦着手走到客厅,看到程燃对着没打开的电视机发呆,当即狐疑道,“怎么,在等电话?有人会打过来?” 程燃心头那个一惊啊,知道自己的一些细节都被老妈看的很透,赶忙摇了摇头。 今天本应该是山海一中的开学日,但一直到了晚上,老姜都没有电话过来慰问一下开学的事宜…… 这不会是电话转接的问题,伏龙本身就是搞这个的,将打向山海家里座机的电话转到蓉城这边,当时就设置好了的,而且今天还测试过…… 所以,倒很有点意思啊,老姜忘了自己今天开学? 呵呵,看来这个暑假玩的忘乎所以了啊…… …… 另一方面,涴花溪的家属院独栋,洗了澡只穿着睡衣的姜红芍坐在客厅里,削了苹果,又吃了梨子,还靠在沙发上面翻着一本小说。 姜母从亮着灯的书房走出来,书桌上还摞了今天要看的一些卷宗,她出门来,用杯子接了一杯水,看到了客厅沙发上那一头青丝,姜红芍正好这个时候斜眼看了她一眼。 姜红芍母亲皱了皱眉,“怎么……在等电话?” “没有啊……”姜红芍就在那头笑起来,“头发还没干呢。” “你以前不都是在自己房间里?”姜母不动声色。 “下雨了,楼下空气好一点,哈哈……” “放心吧,除了内线电话,我不会接的。”姜母丢下一句话,端着水杯走回了书房。 姜红芍嘴角尴尬的扬着,脚丫子叉进拖鞋里,收拾收拾自己书上了楼,在楼梯回头看了一眼那个复古式外形的电话机,眉眼掠过一丝恼意。 很稳得起啊程燃。 ==== 补第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