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不见便不欠 - 重燃

第四章 不见便不欠

通信供应商行业的竞争其实很残酷,大浪淘沙,也大概没有任何人能够像是程燃这样清晰的看到未来。 伏龙的成立,其实已经落后了。 在目前还是七国八制的时代,目前在国内占据市场第一集团的,是美利坚的朗讯,瑞典的爱信,德国的西门子,日资的NEC和富士通,比利时的BTT和法国的阿尔卡特七家公司。 这些公司提供着国内当初农话到电信骨干网的几乎所有设备,一水的进口,因为价格壁垒,都是用国家外汇付出高昂代价购置的。 而位于第二集团的,就是力图打破这种局面,在乱局中杀出来扛起大旗,或者在政策支持下诞生的南北四家中国公司。 来自北方的大唐,北电,以及来自南方的兴通和南电。 组合起来,就是所谓的“大、兴、南、北”,这四家公司目前是国内通信设备供应领域的佼佼者,能和跨国巨头一战抢市场的集团军。 而伏龙,充其量只是位于第三游,属于无数的小型通信公司之一,从市场和营收上,还是无法和这些公司抗衡。 更遑论此时在国际市场上,一个巨大阴影也在浮现。全球最大的网络设备商,曾经靠着路由器起家的科恩公司在今年已经成为了美利坚财富杂志榜上有名的五百强企业,随着未来互联网的日渐发达,依托互联网在全球领域里扩张的这家公司将成为未来最有价值的公司之一。 互联网的来临,使得通信和网络相辅相成的结合,如果要多元化扩展,也必然会对上科恩这样的全球巨头。 时光如流水,时代就是奔流的江河,在这片江河中,确实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世事无常,浮沉兴衰难料。 至少程燃所熟悉的前世几大国内通讯公司,到后头也是只存一二,其余若非苟延残喘身陷囫囵,就是已经灰飞烟灭泯然于众,而跨国企业的巨人身影,因为底蕴雄厚,几经合纵连横,到未来仍然活跃于时代之中。 在这样的时空中,伏龙能够于夹缝中存活下去,还是最终被挤垮,或者最后撕开一道天幕,杀出重围? 犹未可知。 程燃意识到,其实自己所掌握的一切先机,未必真有决定一切的力量。 这个世界的规律江河,虽然主流大致方向一致,但却多出很多支脉分流,任何一个分流,都可能暗藏漩涡,以伏龙目前的情况,难保说不会掉落一个漩涡中,然后被吞噬淹没。 时代在快速前进,似乎每天一睁开眼,就有很多事物在蓬勃新生,很多事物正值壮年,很多事物却已然消逝死去。 伏龙的当务之急,还是得先全面攻陷西南,蓉城是枢纽之地,也是朗讯在国内的旗舰中海贝拓的地盘,这一仗,就要硬碰硬的打。刘备当年取益州而鼎立天下,一旦打下来,依托西南省市作为立足点,有了投送能力,伏龙才能向更大的市场和地盘进军。 山海作为基地的话,毕竟太小了一点。 现在在伏龙内部,整个都能感受到在为这一仗蓄力的各种精神气。 这一场进军战,程燃大略一推算,估计也就是这几个月里就要见分晓。 …… 现在下到县份,或者城市市区,随处可见伏龙的广告。这是他重生回来的元年,这一年里,山海市发生了很多的故事和传闻,伏龙从这里成立,也成为了山海市算是一个明星级的企业,出现在了很多政府工作成果报告,或者红字头文件里的关键字眼,倒不是说现在的营收多么傲视群雄,雄霸山海。其实山海一些老牌支柱企业,能源矿产,营收还是在伏龙之上。 但那些都是对环境排放产生影响和对不可再生资源消耗甚大的企业,和伏龙这样的技术资金密集型的科技公司公司是两码事。甚至在山海这样一个省内二级城市里,能够诞生出这样的企业,对于政府来说,是妥妥面上有光的事情。 甚至山海市旅游节的宣传对外招商合作上面,伏龙都是作为一个新星标杆树立,年初时,政府进一步开放政策,对伏龙进行了更深入的支持。 新厂的地很快批下来,消防税务,各个环节都一路绿灯。没有任何卡滞……每次取现金作为奖金发放,都是警方的车保驾护航…… 还有很重要的工厂生产,为了确保电压的稳定,避免因为这个时期经常有的能源供应不上,限电断电导致生产的问题,都是市政府牵头,给伏龙建设最稳定的电网系统,几个电站白底黑字,保证一天二十四小时,伏龙都能用上最稳定的电能,确保正常生产。 任何一件事情,有政策和没有政策,会导致截然不同的两面结果。 政策也是资源。 伏龙这样的企业,无论在哪一个城市诞生,都是可以在当地拿来讲故事做文章。对于山海市而言,这也是为山海添光增彩的事情。 若是以后伏龙能够在省里打开局面,知名度更上一层,这对山海和为之做过很多努力的政府政策,甚至未来作为良好典型引进更多开发资金和企业,是个极好的表率和口碑。 这种实绩带来的影响力更加的明显,也更能够凸显出山海良好的企业发展前景和风貌,吸引到企业落户,放长远来看,大有裨益。 政府为伏龙开放政策,各方面都亮起绿灯,乃至于旅游节招商引资会,都在为伏龙拓展市场,这让伏龙更方便的搭建了辐射省内各个市县的桥梁……到了这样层面的支持,一些统筹和动用很高等级的能量,没有市长的点头,是绝不可能的。 但至今为止,伏龙和山海市政府的好些碰头会议上面,最高就是负责这一块的副市长对接。 副市长和程飞扬见面的频率,都快到了相见两厌的地步。 作为正主儿的李靖平,却就是不和程飞扬正式会面。 分管商业的副市长赵晓玲也是多次安抚伏龙高层,说李市很忙碌,一直没有空闲会见他们伏龙,过一阵肯定会跟他们开个会,但明明一次在市招待宾馆开会,李靖平就出席了旁边的扶贫项目分会场,却偏偏对他们电信局的会场过而不入。 于是在伏龙内部和外界,浮现出了一些声音,诸如李市长和程飞扬不合,李靖平并不看好伏龙这样的说法,大概是有好事之徒搬弄是非的成分,但毕竟还是有这么传的声音。 只不过明眼人还是能看得出来,至少伏龙内部,就驳斥过这种说法,“伏龙在新棉市开局的时候,就是山海政府官方出面邀约了新棉市政府考察团前来做客……后面新棉副市长才亲自过问,让当地各部门配合伏龙开局。还有此类种种……上面都有李靖平在活动的!要是李市长不待见伏龙,这种事情,可能吗!?……” 的确不可能。 伏龙的发展,和山海官面的鼎力扶持,是分不开的。若是说市长不待见,主抓这一块的副市长也不可能对伏龙下那么大工夫,其次政府各部门,对伏龙的态度有目共睹,所以这种说法,是说不过去的。 但就算李市长忙,去年伏龙成绩不显,李靖平不见也就算了。今年旅游节忙碌,也说得过去。但四五月招商引资季节,李靖平仍是没有和程飞扬正式会面,一切事宜都交给赵晓玲。还是没时间,还是忙? 大家都摸不着头脑,但私底下众说纷纭。 有年长的人磕着瓜子,教育那些愣头青,说,“这是人家李市马放南山哩,什么叫举重若轻,这就是,不需要你们伏龙表功,但事情却办得地道而熨帖,这是要让人记在心里的好领导啊! 有人私底下竖起大拇指,所谓君子之交淡如水,这才是高超的政治智慧。 但程燃心头却浮现出一个念头。 兴许黑面神李靖平没有那么多复杂的想法,工作上面,该怎么配合怎么配合,这是本分。而私交上面,则是能免则免,不需建立情分。 所以相见不如不见。 不相见,则两家不必相欠。 这简直是……对某人严防死守的思想很强烈啊。 ==== 构思整个大卷情节,要拟好各条线索……所以新卷初始会有些慢,我尽量突围。

上一篇   第三章 颠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