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四章 身骑白马 - 重燃

第一百六十四章 身骑白马

大雨到最后有如瓢泼,关注这场音乐节的电台和业界都在消化最后秦西榛这一场的所有歌曲,音乐节一般的歌手乐队就是三十分钟时间,足够表演七到十首歌,但也不是绝对,有的时候也会有乐队因为在台上唱嗨了,把时间延长。 秦西榛是最后一场,十首歌唱完之后,再加上程燃在其中的穿插,其实前后用了五十分钟,所以音乐节这个时候已经是临近九点半了。 以往这个时候都已经算是散场的时间了,现场多半都走的稀稀落落。然而此时此刻,热度仍然在体育馆上空经久不散。嘉宾席那边,赵乐和汪中桦已然离开,但是所有人都知道,两个人只怕业界生涯,就到此为止了。 今天很是喧嚣,电台直播间里的主播和嘉宾,都还犹在回味那些歌曲。而通过电波发散出去不在现场所有于收音机面前聆听的听众们,这一场也注定会让他们为之铭记。 因为最后互动的关系,秦西榛已经走到了台檐之外,沐浴在雨水中,大雨打湿了她的衣衫,她更以此表示和台下观众同处一种境地。 本身就是加场,安保这个时候就有些松动,有很多人直接爬上了乐台,给秦西榛送花,合影,很快秦西榛脚下的花束就堆成了一座小山,这些都是她始料未及的,上了乐台的观众们都自发的维持着接近秦西榛身边的秩序,人们把她周遭围得水泄不通,表达他们受她歌曲打动的激动和热爱。 那曾经打算让自己儿子娶了秦西榛的赵海华领着百来号员工,在外围帮忙维持秩序,赵海华看着秦西榛,这个曾经以一己之力把儿子拉扯大,甚至还开启了山海市高端连锁中餐馆的中年妇女道,“我就知道她和我是同一种人,我就知道我们是同一种人……”也不知是不是因为过于激动,眼眶湿红。 那些赞美,那些留着热泪的欢呼,那些一只只伸过来希望和她握住的手,像是巨大的洪流,一下子喧涌过来,把秦西榛裹挟了,人潮将程燃推挤到了乐台的边缘。 秦西榛面对这种情形,其实也有些无所适从,她的眼睛搜索着,隔着人头攒动,终于看到了乐台边缘的程燃。 灯光浇筑在那些狂热的人潮头顶,游萤在上空飞扬。 像是回到了那时夜色下环海路上那个能俯瞰全城的山坡。 秦西榛在那里说,“我曾经骑的车路过下面那条环湖小路,却从来没有上过这个山坡,来看看生活的地方是什么样子。” 程燃回应,“每一天,生活都是一场史诗,区别于你怎么看待它。” 那个时候秦西榛认为他大概只是在哪个作文摘录里面看到的的句子吧,但此时回想起来,觉得说得真是很好。 而其他的那些话,说的,也真的是好吗? “每个人的人生方向,是不一样的。你可以是一匹注定要奔腾万里的马。有的人只愿意做一条鱼,离了自由自在的水,就会死去。” 我们,是不一样的吗? “时光荏苒,尽是过客,就像是歌,过程慷慨激昂,宛转悠扬,最后也会曲终人散,各自离场。” 是过客吗? 看着程燃的眼睛,像是那时的山坡上一样透明澄澈,又仿佛早已经预知了一切。秦西榛突然有所想到,难道程燃已经对这一幕早有所料? 秦西榛一下子像是明白了什么,不停朝那边摇头,她想分开人,挤到程燃那里去,但此时的她,在热情的人潮面前,力量就显得渺小。 不停有人把她往后带动,她分不开眼前的人潮,似乎只能眼睁睁看着两人之间相隔越来越远,眼睛像是受惊的飞鸟现出仓惶。 人群的那一边,在不断推攘着距离核心越来越远的程燃安静的随波逐流,秦西榛看来的时候,他右手抬起,朝她的方向挥摆了一下,做了个嘴型。 那个嘴型是:再见。 秦西榛最后爆发的力量仅仅只是让她顶着人潮前进了两步。 再抬起头来的时候,雨水尽情浇淋在她的脸上,模糊的视野中,已经丢失了程燃的身影。 …… 关于那场音乐节秦西榛的故事,流传着很多的版本。 有人说当时一结束之后,国内最顶尖出名的几大唱片公司,都纷纷为了签下她差点争破了头,但最后为什么秦西榛只选择了当时规模并不大的,而且一直在业界宣扬着“唱片将死”陈木易的动地音乐,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都是那么的让人摸不着头脑。 最后大家只能认为是陈木易给了秦西榛最大的自主权和尊重,肯定是极其优厚的条件。即便这样,也毋容置疑,在无数唱片公司争得头破血流却最终落空之后,陈木易成了最大的赢家。 在那之后,赵乐就彻底销声匿迹,在这个圈子里销声匿迹其实是一件特别简单的事情,因为在这一行想要有曝光率,无非就是出专辑和的包装宣传,当一个人被雪藏了之后,很容易就从大众的眼睛里消失。汪中桦经此一役更是元气大伤,不消说,赵乐剽窃了歌曲,而纵容赵乐剽窃,甚至为之编曲,事前更是信誓旦旦和秦克广打对台的汪中桦,也受到波及,据说因为他英驰合伙人的身份,英驰至少三个正在谈的主要项目,合作方都以各种各样的理由中断了谈判,无疾而终。还有去年就在启动调查程序的一笔亚洲宏衫基金的大额投资,也没有了下文。 甚至连锁反应,英驰内部上层还展开了一场不为人知的政治斗争,汪中桦直至最后的去向如何,还是前途多舛而不可知。 这场发生在西南腹地的山海音乐节,因为其特殊的国际旅游节的载体背景,再加上赵乐汪中桦掀起的轩然大波,使得秦西榛横空出世。一时间,西南大大小小的电台,都在重复播放着秦西榛的歌曲。 关于当时秦西榛所唱的那些歌究竟是何人所作的究根探底,也在进行。 有人根据各种渠道,从秦西榛或者她那个乐队的人那里,确认了六首歌的词曲作者名字。 这几首歌的谱词作曲,来自于两个人。 一个人叫做程斌。 一个人叫做格格巫,这应该是个绰号。音乐圈很多人都会给自己取绰号,或者英文名,这本不足为奇。 一时之间,音乐圈都在讨论秦西榛背后,给予她强大支持的这两个神秘人是何方神圣。 程斌应该是个正常名字,确有其人,相信如此才华会逐渐浮现于水面。 而“格格巫”呢?会不会是她的父亲隐匿姓名?虽然很难让人接受,但也不是没有可能。 总之很神秘的啊,光是这点,就足以让人们无尽的猜测探寻了…… 时间,大概才是解开一切秘密的钥匙。 凯撒的归凯撒,真相就归结于时间吧。 …… 山海音乐节逐渐远离,一切喧嚣都最终归结于宁静。 旅游节和音乐节结束了,平凡才是普罗大众生活的主旋律。 但那些离开的人留下的传奇,仍然会在这个城市的大街小巷里口口相传。 这座小城市里最终出了个秦西榛,人们都与有荣焉,程燃在这之间陪自己母亲徐兰参加了她朋友亲戚的婚宴,婚宴上有人信誓旦旦,说那个秦西榛,就是他某某三大姑七大婆朋友的侄女,如何如何……倒是引来很多人“豁噢!”的附和,一种羡慕的另眼相看。 程燃有时候也会笑笑,受限于时代,名人效应在内地的影响力是很强的,更别说山海这样的小城市,类似于小说里一人得道的飞升,造成的核爆效应足以波及全城。 每天放学程燃也会路过滴水岩的那家琴房,里面偶尔也会传来附近来练歌的人弹奏的音乐,很容易让他回忆起和那个女子坐在堡坎上聊天的样子,以及和沙楠罗木,刘裴宁媛这些乐队成员在石桌子吃外卖的欢声笑语。 一中留下了秦西榛的传说,她以前上课的教室成为了学生们的“圣地”。 那条琴行的道路上再也没有了面对橱窗张望的纤细身影。 那家深夜的蹄花汤店老板也许会想起来,有那么一男一女曾在他们家吃过蹄花汤。 那个正常上学的午后,程燃坐在去往一中十二路车的倒数第二排独座上,程燃将随身听的耳机塞入耳蜗里,传来的是电台里秦西榛此时正在电台音乐好歌榜上排名步步上升的一首歌。 那是音乐节秦西榛所演唱的的最后一首歌,如今也是霸榜的所在。 此时的耳机里,正好她的歌喉渐进源自于闽南语戏曲的副歌。 “我身骑白马,走三关。 我改换素衣,回中原。 放下西凉无人管, 我一心只想,王宝钏。” 时正入夏,蝉鸣聒噪。略显炽热的日光透过绿油油的梧桐,光斑在车辆的行进中穿错着照射在他的脸上。 清风徐来。 这首如同她横空出世那样,那种“日暮乡关何处是,烟波江上使人愁”的空灵歌声,惊艳了山海音乐节,惊艳了岁月。 程燃不由自主的跟着哼起来,微微闭上了眼。 只觉在这样的歌声中,自己亦如身骑白马,跨越过万类霜天岁月的荒原,奔向下一个晨光绚烂之地。 (《第二卷弓如霹雳弦惊》完。)

下一篇   第一章 谁更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