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七章 都选C! - 重燃

第九十七章 都选C!

下面学生笑得欢,但一干副校长,教务主任的,就脸色有些不好看了,你要说平时也就算了,在这种时刻,分管教育口的副市长张永春也在场的情况下,全校的这种演出恨不得越正经严肃越好的时候,对这样的歌有些恶搞性质的演绎,是不是不太礼貌? 但好在全程马卫国和张永春都是笑着的,当然,即便是有什么,在这种场合,以两人的身份,也不会公开表现出来。所以实际是个什么情况,还是不得而知。 摇滚的方式演绎这首上个时代的歌曲,喜剧性质更大于其本身的意义,学生们爆笑,教职工中年轻一些的是忍俊不禁,像是想到了当年上学时期,年迈的教师估计不认同这种演绎方式,但是倒也接受,这么多年这么多届学生送走了,见的多了,只要不是原则上的,还是有一定的接受能力。 这么一首歌的好处就在于表演者可以放开唱,下面的人随便听,技巧适当就行了,但主要能调动全场的氛围,站在舞台上看不到下方观众席人们的面容,但尽可以通过那些声响感受到那种热潮,林楚和乐队的成员在歌唱的时候对视,都看到了彼此眼睛里的神采。 他们在冬日的教室里排练,那时候听过的人扭头就走,心里不好过。也受到些风言风语的打击。心头的不甘心,秦西榛的看重和鼓励,让他们坚持下来了。 最终在这小小一方舞台上,他们光芒四射。 不知道下面的两个人,会不会也因此为他们而高兴。 程燃和秦西榛此刻面如平湖。 看到四周围的热潮,程燃表情不变,“我赢了。” “先说好,我当初并不是反对。而是觉得第一首这歌不太妥当。”秦西榛瞥了他一眼,“现在气氛还不错,算你的。” …… 歌曲接近尾声,现场的热度确实被这首歌调动起来了。灯光亮起来,哗啦啦的掌声潮水般蔓延出去。 已经有人喊起来,“下一首!” “再来首好的!国际歌?” “干脆国歌吧!” 林楚笑了笑,拿着话筒,目光在全场游弋了一圈,“谢谢大家!接下来这首歌,有个来历……” 没有更多的过度,一首歌毕,林楚就直接开始下一首歌的过渡。这倒是符合摇滚风范,现场有些人评价,“这小子看不出来啊……挺有范的!” 女生之间引起的热议更大。高二这边的则是对先前的《社会主义好》竖起大拇指,腹内还有刚才笑后的隐隐作痛,“这一届比一届的学生会玩啊……” 程燃转头向秦西榛,“没有这一段啊?” 秦西榛看着台上,似笑非笑,“自己加的。” …… 林楚继续,“我们乐队有个成员,期中考试拿了年级第一的。他在下面,没有上来演出,但给我们排了和写了歌。” 得了!刚才那首歌来历这是有主儿了?人们心头闪过念头。 程燃有些不好的预感。 下方人潮里面,高一年级的对这个年级第一倒是不太陌生。七班的学生灵魂深处颤抖了一下,这是当初的后遗症仍在。宋时秋看着台上,不明就里。 不过更多的人还是在期待他快速跳过这些过渡,继续往下唱啊。 林楚在上面继续,“我们曾经问他,你成绩考这么好,是怎么学的啊?” 这话倒是引起很多人关注。都是学生,对成绩好的说起这些心得还是有兴趣的,虽然很可能那些心得对自己不适用,但不碍于听一下窥探一下人家的作为啊。 在一旁记录的记者微微点头,一高就是不一样,学习氛围很浓烈啊。 “市一高艺术节晚会完满,学霸写歌技惊全场。”作为专业而有嗅觉的记者,他心头已经拟定这么一个标题了。 姚贝贝,柳英,杨夏等和程燃一个单位的学生对视一眼,程燃从初中末期一匹黑马姿势拔尖,到现在称霸高中,其实这一直都是他们心底的谜团,只是碍于面子没人深入向他询问过。 他们,以及所有对程燃感兴趣的同班同学,或者其他班的一些人,此时都关切起来,没想到程燃把奥秘给他们这一个乐队的学生透露了吗? 难道今天就要变成年级第一的学霸最终奥秘揭晓的时候?很多人很认真抱着做一个参考的态度听着。 都看着台上的林楚。 林楚笑道,“他只回答了一句话……” “都选C!” 程燃此时却是欲哭无泪,这简直就是……一群坑货啊…… “这首《都选C》,送给大家!” 在场所有学生目瞪口呆。 &&*¥!!? 尼玛,大家酝酿已经准备好了听一段很长心灵鸡汤的时候,你给我们不按套路出牌啊…… 舞台的光暗下,贝斯和吉他的旋律同时响起。 “你问我长大了以后,搞科研还是开飞机……你问我成功的定义,是锦旗还是老中医……我说我只想做个,快乐的自己……你说我不懂得问题,我说你懂个屁……” 不少人嘴角完全上弯了。 柳英忍俊不禁看向周边众人,“程燃……要不要这么恶搞啊,这就是他加入乐队的成果?”此刻还有如她一般很多人看向程燃,目光灼灼神采熠熠。 仿佛有这个身影参与进去的时候,好像任何事都显得不同寻常起来。 吉他,贝斯,鼓镲,再加上林楚近乎于嘶吼的声音,令舞台光芒四射。 “为梦想灼伤了自己, 也不要平庸的喘息。 我要的并不在这里, 你给的答案没意义…… 此刻我怎么可以输给你, 所以我每一个都选C! 就用最轻轻松松的一笔, 毁掉你所有的问题, 我都选C!我都选C! ……” 这首歌很好,词曲戳心,其实已经唱到了在场每个人的内心深处。 “你总是提出问题,后面挂着ABC,我填上ACDC,你却骂我是烂泥……我只想保持本色,和少年的心气,我淋着十一月的雨,听你骂我没出息……” 大家听起来,其实更多的也是想到了人生中很多的时刻。从小爹妈就希望自己刻苦读书。课余时光都被奥数珠心算到后来的补习班占据,吉他架子鼓,都是“社会小青年”玩的,不能与他们同流合污……所以大家这个时候看着高中生搞乐队,未必很多学生没有这样的心思。 然而其实,真的不能“同流合污”吗?当林楚他们这样拿起乐器,在舞台上唱出自己的梦想的时候,真的就没有动心过吗,没有想过那上面的如果是自己,会是怎样的时刻吗? 程燃注意到什么,转过头来,秦西榛正从旁盯着他。 两人同时伸手,击了一掌。 这是共同的成功吧。 让林楚,付潇,张琦这样的一群人,站在台前演出,而且能有这样惊艳的效果,这是他们共同打造的,也许很多年后,不仅是他们,乃至于此刻在一高报告厅里的所有人,都不会忘记的时刻吧。 秦西榛头又转向舞台,媚眼流苏,轻声道,“挺佩服那些为了梦想,不惜灼伤自己的人!挺羡慕那些不顾世俗眼光,能够保持少年心气和真正自己的人!” “愿我们以后的生活能够随心所欲,每道题都能选最轻松的一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