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 不想去了 - 重燃

第九十一章 不想去了

接下来的一个星期,秦西榛成为了各大社团常客,订购出去的桌游也在节节攀升,其实这倒不怪社团负责人没有别的创意,实在是一件事情流行起来的大势所趋。 这个时候电脑还不普及,一个寝室里有一台电脑那是一层楼的人来借用,玩个游戏旁边七八个人给你指导。 突然出了个这么有趣的聚会桌游棋牌,那流行程度可以说是雪崩一样的效应,人人巴望着有,巴望着要。而这么一副桌游的钱一时还是比较高,很多是大家一个寝室凑钱来买。 但社团不一样啊,社团有钱啊,一个人二十块钱的入会费,遇到搞活动还经常能往外拉赞助,要是学生会和大社团的规模,就能拉到成千上万的赞助费了。 所以社团要在活动礼品上比别人拿出创意,买些其他的东西,第一个就会遭到周围人的异议和反对,其次很多来参加活动的,未尝不是冲着礼品来的,一看是三国杀,这东西要是得到手了,转手五十块钱卖出去都有人接。 有桌游作为奖品,人气至少能保证一部分,最主要的,想要请到秦西榛,就得订购这东西啊,人家毕竟是在为这东西代言的。而她才是聚集人气的大杀器啊。 于是97年底的川音山海校区社团活动,基本上成了桌游联合社团推广节,三国杀成了主力热销品。 秦西榛又作为各个社团节目的评委或者嘉宾重回学院刷了一回存在感。 在艺术社的活动上,她出场演奏钢琴曲,技惊四座。引得底下有不少人议论这是谁啊,连钢琴系的聂倩楠风头都被她盖了下去。有人说起这是前任学生会长,什么聂倩楠之辈,都是在她之后钢琴系才传出的,这是压制了整个钢琴系的存在啊。 而在吉他社的活动中,她坐在舞台上的小凳子,在一束白色的追光中,弹唱了一首《叶落》。最后束状的灯光在她身上渐渐消敛,和弦尾音也随之缥缈消逝,她整个人沉寂于舞台的黑幕里,但每个人都看到了光影未暗前她望向全场的那个眼神,像是黑夜里的猫,伴随她温润的歌喉过耳,有种集体被撩了的感触。灯光再亮时,伊人杳然无踪,但余音却可绕梁三日。 这就是传说中的人物啊。 不消说,今年的年末社团活动人气高涨,很多以三国杀作为奖品的社团都尝到了坐满教室,表演厅,人满为患的甜头。 不过这其中也出现了插曲。 校学生会的指导老师卢玉波是她以前的同学,留了校,分管学生会的工作,当时知道了秦西榛返校参加活动,给桌游代言,估计没想到当年仰望了四年的女神也会这么有求于人,就打起了官腔想套路一下秦西榛。 说他们这边学生会经费有限,本来只能批五百块钱的礼品费用,所以大概也只能购入十套三国杀,但看在你的份上,我破个例,让学生会买二十套。 结果他在秦西榛面前说这番话的时候,秦西榛刚刚通过学生会后勤部订出了三十套。这种事情根本连后勤部就能做主。哪里像是卢玉波说的这么玄乎。 当然知道真实情况后他也就打着哈哈,说其实用棋牌作为社团活动礼品是学校不允许的,但他在领导那里说了很多好话,给秦西榛开了很大便利云云……举行活动之前,卢玉波也各种往秦西榛面前凑,纠缠,不过好在秦西榛身边不乏出现拥趸,总是适时把他要秦西榛留下来吃饭之类的话打断。 学生会后来还补订了十套三国杀。而活动结束后,同处评委席的卢玉波是看到了秦西榛起身出门,他随后也就跟了过去,似乎看到秦西榛往女厕所去了,就在女厕所门前等着,结果听了一会觉得不对,立即跑到旁边的旋转楼梯,刚好看到穿着黑裙的秦西榛在楼体那边一闪而过。 他咚咚咚三步并作两步的跳下楼梯,心头是愠着一股怒气,他一边雀跃的喊着“西榛!西榛!”,一边脸色完全和表情不符的晦暗,沿着楼道蹿下,又退回,从长廊搜寻过去……片刻后走出教学楼,跑向花园。 过了一会又绕回来,拧着眉沿着秦西榛可能经过的地方绕了两圈,最后才不得不承认把人追丢了。 他站在花坛前,怒骂,“他妈的!装什么装,以前你还是女神,现在不也就是为钱折腰的俗人吗!婊子……” 他发泄了几句,又骂骂咧咧踩着银杏叶子走了。 却不知道整个不亚于经历了警匪谍战片感觉的秦西榛就在和他一墙之隔的楼道转角处。 她靠着墙壁,胸膛起伏。 静静的确认了卢玉波的离开,她用手擦了擦脸,这才出去了。 …… 这天晚自习下课,程燃让俞晓先回家,他还有点事不和他回去了。他说话的时候杨夏等人也在旁边。 最近晚自习大家都是一个大院的一起回家,杨夏面露疑惑,“这么晚了你不赶紧回家还往哪去?你小心你妈问起我们是不会给你打掩护的……” “女人不要管男人这么多事。我只是找个人说些事情,你们早些回家就是。”程燃摆摆手。 但这话却“嚯!”得在杨夏旁的一群人纷纷起哄。 “很Man啊!程燃!” “好有范儿!” 杨夏脸一阵通红,嘁道,“谁要管你的事啊!”一扭头就走了。 程燃出了校门,过街,走到一条巷子里,然后在一个小餐馆的桌子前,看到了坐在那里的秦西榛。 她穿着一件黑裙子,披着外套,眼瞳没有焦点,似乎还有一丝夜色覆上去的深邃。 她就那么坐在那里,如果是不认识偶然在这样的夜里撞到这一幕,那绝对是惊艳至极的。如果这幅场面像是一幅画,那么她就是那个眼神略带忧伤,却永是可望不可即的画中人。 这不是一幅画,程燃在她面前坐了下来。 秦西榛愣了一下,反应了过来,脸上露出了动人笑容,“你来了啊……” 程燃看着她的黑裙淡妆打扮,道,“辛苦了。” “赚钱嘛……不辛苦,”秦西榛笑了一下,然后从自己身边,打开了一个包,包里露出了很多百元大钞。 这年头,没有智能手机一刷的便捷支付,基本上都是直接现金。社团和学生会有的是现金。 “这是结的钱,后续的一百六十套,加上最初的一百四十套,一共三百套的钱,你的渠道打了八折,五十五元一套……扣除我能得到的六千,这是你的……一万零五百。” 秦西榛麻利的数着钱,眼睛里都放着光彩。 程燃看得颇有些无奈,一看就是参加了演出精心打扮的好看女子,结果这月黑风高的在这边数钱,并且数出了分赃的模样也是够了…… 唰唰唰唰。 秦西榛拿了自己那一叠,把另一叠在桌子上一噔,递给程燃,“呐,这是你的。” “等等!”程燃刚刚接过去,秦西榛玉葱般的手指又在他手上的那叠钱中挑了挑,几张百元大钞就这么重又落回了她手里。 “这……怎么个意思?”程燃咧了咧嘴,“你还给我抽了几张回去……雁过拔毛,手续费?” 秦西榛似笑非笑指了指自己的裙子,“这一套,还有另一套,为了推广的工作装,不要钱啊!” “你这……敢情这衣服是穿在我身上的是吧!不是你想买才买的吧!” “这个,你要能穿,你也拿去穿啊……” “那你脱啊……” 啪。 程燃脑袋被敲了一个暴栗。 程燃揉着额头,这女人指头好有力。 痛…… 片刻后,秦西榛轻声道,“程燃,我接下来,不想去音乐学院了。不想再去参加活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