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笑话 - 重燃

第六十七章 笑话

这次的期中考整体还是偏难,数学更是其中之最,宋时秋对自己的141分很满意,他没有去向任何人打听过,要打听一般都是别人打听到他的头上来。 往往得知他的成绩,那边就会传来“啊……”的惊羡之声。 数学有数学之美,这种美是隔绝的,只有达到一定程度和能力的人,才能从那些解开一个个难题,从那些仿佛对世界本源的解析中,探求到其中的快感,那是和自己的战斗。 宋时秋自问自己是站在高层观望风景的人。 高处不胜寒。 但拥有的是普通人触及不到的境界和骄傲。 就是他以为141已经一骑绝尘的成绩,那一旦放出去,就会笼罩在全校学生中,为人讨论和提及,出现在期中总结家长的口中“有人数学考了141噢,人家怎么就能考到……”作为传闻蔓延。 但是,突然蹦出个145,拿了单科第一。 关键是,这个人是……他此前认为是根本不屑作为对手而存在的人。 就像是你原本凌空翱翔得好好的,大地如画,江山如绘。 一个大锤,突然砸了下来。 然后,那一个下午,尽是这样接连不断的大锤。要把人砸进尘埃里。 七班这边,一个又一个的科任老师,公布了单科成绩,而无一例外,让这些老师吃味的,眼红的,羡慕的单科第一,都不曾诞生于他们这里,而是无一例外的—— “九班,程燃。” “九班,程燃。” “九班……程燃!” 你够了啊……给条活路啊。 …… 以至于后面七班根本连挣都懒得挣扎了。算了一下,那个叫程燃的除了政治和化学没有第一之外,其他科都是最高分,哪怕有并列分数,但也是最高啊。 而整合起来,年级第一的实力,就这么横空杀出。 若是没有宋时秋和程燃,没有班主任王奇和谭庆川争夺模范教师的“年级典故”,也就算了。大不了仰慕一下人家学霸,那是发生在别处的故事。倒是没有那么深刻的触及到他们身上。 但要知道,他们是有预测为年级第一宋时秋的。他们七班和九班正在打擂的。甚至两个班班主任之间的矛盾连学生都是知道的,没得选择,只能架上来开干。 但你手持马刀,身骑战马,威武冲出,人家就硬摆了架加特林重机枪死命突突突全部摞倒怎么破? 七班之中,突然沉默了,他们都有点不敢去看宋时秋,不敢看到他的表情。 连带着他们先前那种云淡风轻的对九班的议论,现在看来,都像是一群梦游者,对真相毫不知情天真的呓语。 …… 至于那些之前听过了宋时秋放出话来的班级和人群中,一些议论,不由自主就重新四起了。 “当时宋时秋放出那样的话,好多人都知道了……传到九班里面,结果呢……人家程燃说什么了吗?” “什么都没有说啊,人家就是低调啊。再来看这个结果……对比一下,程燃不出声不出气的全科开花,宋时秋年级第一就这么被夺走了,简直是,高明多了!” “就是,宋时秋当时说的那番话,现在看来,真的是,真的是……” “好幼稚啊!” …… 九班这里,最后的那一科荣光满面,前来宣布结果的老师刚刚开口,“想必大家之前多少有些耳闻了……不过我还是要宣布一下……” 还没等老师说完,班里已经率先有人带节奏了,“程燃!……程燃!……程燃!……” 那老师抿嘴微笑,轻轻点头,“好吧!看来大家都知道了啊……那就略过吧,程燃同学这次拿了这一科最高分,做了个好的榜样,值得表扬……那就把试卷发下去吧,我们开始讲题……” 一堂课下了课,老师离开,全班却无一动静,然后……程燃又像是以往没事人一般,起身准备出门去溜达了。 和以往不同的是,这一次,随着他的身影,窸窸窣窣的,是无数道跟随的目光。 杨夏没有回头去看他,只是听到他那边桌椅响动,耳朵微微搐动了一下。 她考了940分,全班第三名。这是她自上了高中一来,内心中一直充斥着的一股不服输的傲气的结果。 她只是觉得,自己这样继续拔尖高高在上的优秀着,就会再一次,让那个少年,将目光重新落回来。一如以往,很多很多年前,在角落里看她的那个身影和眼睛一样。 然而,杨夏却没有去看此时的程燃。 她怕自己一旦回过头去,那个角落里的人,就变成她了。 …… 那个人的气息来到了桌子旁边,程燃刚刚路过这个桌位纵列,想了想,转过头来,看向姚贝贝柳英这一群。 姚贝贝受了惊般双手交叉捧胸,“程燃你要干什么!” 倒是引得班上很多人想笑又忍着笑。 程燃伸出指节,在她的桌面上敲了敲,洒然笑起,“那个说要用手板心煎鱼的……你想怎么煎?用蜂窝煤,电磁炉……要不还是直接手搁液化气炉上吧?” 停顿了一下。 姚贝贝“啊……!”得一声,双手死死捂住脸。 然后班里,爆发出大笑和阵阵哄笑声。 …… …… 办公室里。 同时教了七班和十三班物理的易雄整个人都没精打采,期中总结会那边的消息已经传回来了,校长马卫国和谭庆川唱了个双簧,把王奇将了一军的事情,在他们这些科任老师之间,早已经传了个遍。 易雄平时就是一副我比你行,指点江山的姿态。平时和人聊天就是夹枪带棒,给你说几句重话,马上带点开玩笑的性质,让人鬼火直冒,却又看着他一副嬉皮笑脸的样子,撕破脸吧,可能他还反过来说你没气量,也就只能忍了。 反正跟他易雄说话,那是要多难受有多难受,那些资历浅的老师,基本上也就拿给他这一套欺压得死死的。然而现在,有的人进门看到他,就是哂然,忍不住戳他一下,“易老师,你之前不是说你们七班的宋时秋厉害吗,说这次物理题很难,很能见真章,倒是见了真章没有啊?一百分没出在你的班上嘛!开个玩笑你别介意啊。” 有的说,“易老师,谁之前信誓旦旦说是七班要出一个状元的,可惜了,谭老师班上,叫程燃的学生可是传了个遍噢!你是什么人啊,当然不会介意的吧,毕竟单科第一那点奖金,易老师你财大气粗是看不上眼的……” 面对这些,易雄哪怕心底再如何恼火,也只能皮笑肉不笑,“呵,一个期中考试而已,起起伏伏很正常,谁笑到最后还不一定了!” 易雄其实在这一次的站队中,是站王奇的。他还记得当时他和王奇在外面的餐厅里吃饭,王奇信誓旦旦跟他说起,他要马卫国低眉顺目倚重他搞教学改革的信心。 易雄当时就盘算着,王奇要是大权在握,自己站在他这边,那未来可能就绑上了一条大腿……那个时候,不是还有一些看不顺眼他的老资历教师吗,他现在指使不动对方,也不能拿对方怎么样,但如果王奇握了权,到时候,这些老师还有敢顶撞他易雄的? 现在,易雄感觉到,自己和王奇,都他妈成为了别人眼里的笑话。 · · · (上菜啦!晚上还有。)

下一篇   第六十八章 霹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