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不要理他,他神经病 - 重燃

第四十二章 不要理他,他神经病

继秦西榛的小报复整治之后,程燃又有一桩头疼的事情,在这个星期五发生了。 星期五放学,程燃刚出校门的时候,就隐隐感觉到了不对头的气氛。 校门外面是老式的房舍,而这些房舍高低错落有致,有的改造成了商铺,有的成了餐馆,小吃店和饮品店,此时在那里并列站着,或者聚集着有很多人。 有的是背着书包的,好像是听说了什么,在这里看热闹的。 有的则是看上去来头不善。 从程燃远远的从园区走出之前,这些人就透过了铁栅栏大门一直注视着他。有的交头接耳,有女生看着他,又颇为忧虑的朝着高了一个台阶的店铺那头看去。 店铺因为有遮挡,所以看不到里面的情况,但是外面站着几个人打望着他,也能说明问题了。 程燃走出来的时候,有一个微胖长得白白净净,但是一双眼睛窄小,显示出气量狭窄的学生。以及一个长的就是戾气十足的平头的学生拦住了他,“你程燃是吧,上来一下,有人找你。” 程燃看了一眼两人带路的上坡,眼神又落在了更远的那些巷道口上,想了想,就跟着两人走上去。 老房子的台阶还是那种凿过了并不平整的石板,跟着那两个明显傲气十足的高一学生上了台阶之后,程燃就释然了。 左侧的那家小吃店里面,齐盛坐在方桌上,他旁边坐着两个学生,一人手头上拿了一杯饮品店的饮料,在那里喝水。 齐盛两旁的学生程燃有点印象,好像就是军训的时候,调笑过谢飞白的两个人。噢,叫做顾东……和李伟…… 看到程燃来了,齐盛起身,在桌子上丢了二三十块钱,“老板,买单!” 程燃看着这一幕,唯一的念头,就是这些高中生可真肥啊。随随便便出手就是二三十的,看来手头上零花钱很多嘛…… 领着程燃的一胖一瘦这个时候无形中站在了他的身后,封住了他的退路,齐盛和四个人已经站起来了,但是这毕竟是校门口,虽然是小吃店商铺所在,还是比较扎眼,齐盛头朝右侧一个巷道歪了歪,“要不,我们过去谈一下,有点事跟你商量。” 说着齐盛也不理程燃,转身就朝着巷道过去了,他身边的四个人也似笑非笑的走着,似乎并不担心程燃不跟着。当然,此时程燃身后的两个人,却是没有动静的。 程燃迈步向前走去。 而他身后已经传来那两个人对人群的呼喝声,“都看什么看!散了吧!没你们的事啊……” 这个时候校门口还是很会发生一些类似事件的,很多恩怨情仇都在校门外的那些巷道里解决掉了。 所以尽管有看热闹的学生,但也为了避免惹祸上身,而且看这幅样子,程燃只是单枪匹马,对方有五个人,这对比的差别就显而易见了。 谁都不知道齐盛打算干什么,但这幅样子,估计也不是什么好事,一些学生抱着不该问的不问不多管的态度走了。也有的原本暗暗喜欢齐盛的女生,在路过得知了事情后,正义感强点的乖乖女脸上露出失望和失落的表情,在她们的印象中,齐盛不应该是这样的人…… 不过也有一些平时本就叛逆的女生,对于这种事,也会暗暗道,“齐盛好帅……” …… 齐盛三人先走进巷道,那个叫顾东的学生就先走了过来,脸上皮笑肉不笑,“听说你以前在初一中,很厉害噢?” 顾东和李伟平时本就是在高一有些霸道的人,相比起来,如果说刚才拦住自己的两个人可能仅仅就是出于义气或者不嫌事大的情况来帮齐盛壮声势,那么眼前这顾东和李伟,倒真的一看就是以前打架打习惯了的老手。 齐盛点了这两个人……是来威胁自己? 顾东和李伟两个人面容阴沉,只是毕竟碍于听过了不少程燃的名头,初一中那边好像都认他这么个人,所以一时间不知道他的深浅,倒没有进一步举动。 程燃心忖这高中生都这么贼了,先把深浅打量个清楚了,摸个底再考虑出手? “什么事,说吧。”程燃开口道,“我赶时间,我妈今天给我做了好吃的。” 齐盛等人明显愣了一下。 你没看出来我们是在干什么吗?这个时候突然扯你妈出来,打乱气氛啊! 程燃想了一下,“要是你觉得我抢了你的风头,我表示抱歉……” 齐盛心头略微生出不舒服,似乎从上高中开始,这个叫程燃的就一直不那么让他舒服。什么叫“抢了他风头”,虽然最近初一中那边但凡提到他,都会把程燃拿出来说事,这让他神烦,但程燃这话,岂不是变相蕴含着他心眼小的意思? 不过他笑了一下,道,“倒不是这个事情,我是有事,跟你好好说的。” “程燃,你对姜红芍……是不是有些误解。” “你看,你们家一个是普通职工吧,下岗了?也差不多了。另一个毕竟和你身份不一样,你知道姜红芍在蓉城去了吧,你够不上她的……我们很早以前就是她朋友了,知道她的为人,她就是那种好像和谁都能说得上话,但其实不是的……她只是涵养好,其实要和她同步,很难的。癞蛤蟆,就别想吃天鹅肉了,好吧?” 齐盛停顿了一下,头斜抬起来看着巷道那头不知何时枯了叶子的泡桐,回过头来,对程燃笑笑,“认清一下现实,你爹妈供你读书不容易……就指望着你高中三年后能考一所好的大学改变家里头命运了。别想那么多没用的……别跟姜红芍联系了吧……主动一点……” 他话还没说完,肩膀突然被一只手搭上了。 齐盛低头看了一眼,又看向做出这个动作的程燃,他不理解。 程燃拍拍他肩膀,“你很成熟,说的太好了……很有道理,好的,我不跟红芍联系了,但她跟我写信怎么办?” 齐盛怔了一下,心想这个程燃之前是什么样他不知道,但现在看来,还真是恬不知耻。 “不会的,只要你不跟她联系,她就懂了。” 齐盛明显有些不耐烦了起来,“还有,拿开你的手。” “不好意思,情不自禁,太成熟了,你们很棒!” 这头顾东和李伟脸上的表情已经狰狞起来了,正在这时,巷道口那边,突然一个人影路过,正扭头看了一眼这里面。 路过的谢飞白手揣进兜里,本来他都走过去了,手又揣着衣兜退了回来。“你们在干什么呢?” “又是这个傻大个……”看到这个军训里就被他们调笑过的呆愣愣的男生。主要是当时给了他们一个非常好欺负的瓜皮头软包子印象。 这个时候偏偏他们被程燃这种干脆直接的态度弄得发火也不是不发火也不是,正好这个傻大个居然自己撞上门来。 似乎是看不惯程燃的态度,也是想给他一个杀鸡儆猴先声夺人的效果,顾东上去就给了谢飞白后脑勺脖子上啪!的甩了一巴掌,眼珠就是一瞪,“尼玛说了无关人别跟着,没看到这里有事啊!” 李伟想起当时这个傻大个在他们调戏下穿着解放胶鞋灰溜溜避开的样子,过去就是一脚,踹在他腿上,“还不快滚!” 原本拍着齐盛肩膀的程燃,这个时候侧过头,带着一脸的惊讶看着这幕。 对谢飞白动手的两个人一脸嘚瑟嚣张,而更后面一胖一瘦两个则已然嬉皮笑脸起来。 程燃手收了回来,叹了一下气,“搞什么啊你们……” 齐盛听到程燃这句话,生出一丝古怪的感觉,看向那个学生。 那个高个子似乎也愣了一下,顾东和李伟打了之后就转身,一脸威胁的注视着程燃,但这个时候,他们听到身后有声音传来。 “修……你吗的……” 小平头的李伟似乎感受到身后的动静,刚一转身,整个人就被谢飞白一脚大力扫堂腿直接撩飞横摔出去。结结实实嘭!一声砸地荡起的尘土,估计是摔到盆骨,李伟捂着腰部惨叫。 顾东刚转过身,咔!一只他无可抗拒的手直接把顾东脖子给卡住,摁撞在了墙上,顾东整个人都蒙了,后脑勺碰了个轻微脑震荡,只剩下徒劳的用手去掰谢飞白的五指。脸因为被掐住气管而胀得通红,再不复先前横肉狰狞的模样。 “戈壁……你吗的个修身养性!”这个时候谢飞白的最后一句脏话才吐出来。 咔,犹自暴怒的谢飞白放开顾东,直接朝程燃和齐盛这边走了过来。 被他放倒的顾东李伟两人有些惊恐的看着这个人,不明白怎么就变成这种状况了…… 待发现谢飞白来到面前后,齐盛脸色微变,“等一下,你……” 话还没说完,谢飞白戴着兜帽的头二话不说轰得一记头槌直接砸在齐盛的脸门上。那里有如酒心糖迸溅开。 齐盛捂着脸跪在地上。 “老子装不下去了!修身养性?谁几把爱修谁修……” 程燃知道,谢飞白不光是这个假期身体又高又壮了一头,更因为他爸那个事情,他假期就往警局大楼训练室跑,家里关系在那里,有些特警就教他散打啊,一些防身格斗的技术。这小子也很坚持,暑假这么天天练过来,现在似乎周末也会去。 新高中就读后,也有他心知肚明自己学的东西的分量,再加上程燃约束了一下,可能的确还是打算修身养性的…… 结果,程燃觉得,都被眼前这帮人给破坏了。 谢飞白最后那句是对程燃说的,说完啐了一口,转身就走出巷道,那顾东阴冷看着谢飞白,李伟只顾着捂着盆骨叫唤,谢飞白过来他还蠕虫般拉开距离,而在巷道外面他们原本来帮势的两个人,此时是大气都不敢出,看着把齐盛三人砸的东倒西歪的高大谢飞白兜帽一褪,顶着瓜皮头走出去,然后又疾步返回,给靠在墙壁上半坐的顾东脸上就是一脚。 咚,顾东捂着脸身子从旁歪了下去…… 谢飞白这才满意了,慢慢走了,背着巷道,比了个中指。 整个巷道里,很有一种被野猪拱了一遍的狼藉。 齐盛回过头看着谢飞白的方向,脸上是青一阵白一阵,鼻血顺着流淌,大概鼻子都青肿了,他就把头仰着,哆哆嗦嗦从兜里掏出纸塞鼻子里。 他不明白这个横空杀出来的混世魔王是谁……怎么情况就骤转之下变成这样了…… 然后,他看到程燃一脸的惋惜躬下了身子,对他伸出了手,“你看你们,搞砸了吧……在做什么啊……” “算了算了,不要理他,他就是神经病……” “来来来,我扶你起来……” “不要啊,那算了,自己保重吧。” . . . (感冒严重,休息一下,今天就一更吧。票请投,合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