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聚会(三 ) - 重燃

第十章 聚会(三 )

看到出现的程燃,孙继超的脸色明显不自在起来。 柳英也是有些尴尬,大家吃过饭后就坐在客厅这边,从沙发开始,在外围摆了一圈椅子,形成一个圆,这番氛围程燃看着那叫一个怀念而亲切,换个情况,后世的商品小区里还有这样的圈子吗,一群孩子在一起围坐着讲鬼故事、未解之谜、畅谈天文地理、历史人文,而不是拿着ipad和手机埋头于游戏,未来的世界在快速变化中,一切都迅速面目全非了。 好在,眼前这一切,真实的出现在自己面前。 俞晓连忙拉程燃作证,“程燃,你说,我们昨天去网吧没有?姚贝贝鼓捣说看到我们了!你根本就在家看书!” “看书,看武侠小说吧!”姚贝贝嗤之以鼻。显然,现在没人在乎程燃到底是不是在看书。 程燃也就大致明白刚才他来的时候气氛一下寂静的原因了,他摆摆手,“你们继续聊吧,我就是来看看你们……” 说着这番话的时候,程燃环顾众人,杨夏瞪了他一眼,而当他目光和姜红芍交汇的时候,后者对他轻轻点了点头。不得不承认,即便是以自己现在的眼光,程燃也承认姜红芍未来绝对是那种祸国殃民类型,只是从一些细节又更为坚定了他的判断,老姜这个女孩,真的很神秘,很不一般啊…… 平日里大院子弟在柳英家聚会,也没见他们家搞什么装饰啊,还似乎重新打扫过卫生,玻璃一尘不染,不亚于一般家庭一年一两回的大扫除。柳英的母亲是教育局的,其父又是生意人,如此配合冲着搞好自己孩子和姜红芍的关系,应该是姜红芍的亲戚里面,或者干脆就是直系血亲里有市里教育局高层,工商局的领导之类。 但也无所谓……这些对她来说不重要。 然后他就真的在一旁,看着大家的闲聊……和孙继超在一起的王宇然看着这个和自己好朋友素有旧怨程燃的样子,莫由名来有些心悸,因为他发现程燃的目光似曾相识。 那有点像是他花了一个月把心心念念的模型拼好之后,放在面前欣赏的那种眼神。又或者像是在剧院落座的人,在看着一幕经典的话剧上演。总有一种超然的觉悟,只是这种发现,王宇然没有对任何人讲。 大家聊了会天,就提议玩项目,玩一些考反应的游戏。这其中又隐隐有智力的博弈。 先玩的是大家挨着数数,一旦到三的倍数就拍一下掌,而且速度越来越快,谁没能在到三的倍数的时候拍掌,或者迟疑了,都要受罚,就在手臂上贴个白纸条。 几轮下来,又变花样玩“数七”,数到七的倍数和含有七的数字,都拍掌代替,一旦谁出了错,也要受罚贴纸条。 连着下来,有的人小臂上满满的纸条,俞晓被贴了五张,他不是最多的,谢东被贴了七张,政府大院子弟中,王宇然被贴了一张,孙继超被贴了一张,周斌被贴了两张,脸色就有些不好看。而就连杨夏,也被贴了一张。其他人或多或少都中了招,姜红芍和程燃,是一张罚单也没有收到。 刚才在游戏的时候,姜红芍是真的厉害,无论是数三还是数七,都没能难得住她,这容错率也太高了。程燃虽然也是没被难到,但并没有姜红芍那么频繁遭遇关卡,因此他没被贴纸条,人们觉得实力大约四成,更多还是运气吧。然而杨夏和柳英等众女还是多看了程燃几眼。 就连本身想要羞辱程燃的姚贝贝,也不得不将火力转到其他人身上。 这些转变落在孙继超眼睛里,他有些不甘心,道,“要不,我们玩英语接龙,比如以“P”字头开始,就要说带P的单词,每个人轮流说,没有说出来的,就被淘汰出局,由下一个人接替,直到最后一人。” 这方面是孙继超的强项,试想要是最后能成为最后坚挺的那一个人,可谓是傲视群雄了。 在场的诸多女孩本身在英语方面也是不错,当即赞同。孙继超环视众人,说那就以“B”字头开始,他首先说了个“balloon(气球)”,杨夏接了个“bake(烘烤)”,依次顺时针下去,每个人脆生生的声音响起,“banana(香蕉)”,“ball(球)”,“banker(银行家)”,到程燃的时候,他念了个“beautiful(漂亮)”,姜红芍念了个,“bankruptcy(破产)”…… 大部分人念的都是这个年头教科书里英语的单词,都在课本的词汇量之中,但姜红芍的词汇量,显然要超出这个范围。 当念到第三轮的时候,华通公司大院这边的男生就基本上淘汰大半了,谢东,张鑫,刘科宏,周斌,姚贝贝紧接着阵亡,在杨夏念出“baptism(洗礼)”的时候,又有柳英和另外一个女生宣告接不上出局。 而俞晓反倒是还一直坚挺着,他的英语成绩本就不错,只是他在绞尽脑汁答出最后一个词之后,他带着认命又极其惊奇的目光看着紧接着作答出“barrack(兵营)”的程燃。 大部分现在初中阶段所会的词汇量都被人说了,而且很多词汇大部分人都不知晓,只能说出来的人补充一下意译,而旁边的人立即翻阅词典对照,确认没有人胡编乱造。 王宇然倒在孙继超的“battlement(防卫墙)”面前,而孙继超又在程燃的“beacon(信号灯)”前阵亡。 在姜红芍说出“beanstalk(豆茎)”之后,杨夏终于退出了三人角逐的场面,只留下了程燃和姜红芍的对决。 杨夏没能回答出来,心底有微微的失落,因为从骨子里面,她不愿意在姜红芍面前示弱,但当她这种紊乱的心情还没能安放的时候,程燃紧接着就补充了她的位置,快速念出“bashful(害羞)”。 杨夏迅然扭头看程燃,眼眸里掩饰不住惊异。 柳英家的客厅里,寂静无声,在程燃补充了意译之后,柳英才反应过来继续翻词典,然后抬起头,眼眸子里满是不可思议,“bashful,是“害羞”的意思……对的。” 俞晓此时看着程燃,不外乎看着他正骑士般策马狂飙,一骑绝尘。 “barbarous,野蛮,残暴的意思。”姜红芍的声音响起。 程燃回应,“banter ,嘲弄的意思。” 姜红芍看着程燃,唇角轻扬,“brazen,厚颜无耻。” 程燃蹙眉:“brashness,无礼又轻率。” 旁观人群差点要掀桌子了,搞什么名堂啊,你们两个打什么哑语呢,当我们存不存在啊! 原本在这方面自负的孙继超呆若木鸡,痴痴愣愣的,感觉受到了一万点伤害,刚才是谁提出进行这个项目的……这简直就是搬了一座泰山砸向自己。 不仅仅是他受到了凌辱,整个客厅里面的众人,都是一片风中凌乱。 其实有的词并不复杂,主要是现阶段他们无论是课本,还是课外英语读物,都基本上没有接触到过,而眼前这两个人的词汇量,简直是太霸道了一点吧。 姜红芍,还能接受,她是转学过来的,在这个女孩身上,发生任何事都不奇怪。可程燃这么突如其来妖孽是什么鬼?被附身了? 姜红芍的目光变了,似乎没有了刚才聚会中的清和婉约,她的眼角轻轻上扬,夹角变得锐利如刀,锋利的眼神盯着程燃,两个人仍然你来我往,但看在旁人眼里,就像是两个剑客,招招杀机紧逼,血光四溅。 “bungle,失败了。”程燃举起双手,“我词汇尽了,下一个可回答不了了,我输了。”这妮子的好胜心真强啊! “Marvellous.”姜红芍的锐利目光也消失了,就像是从未出现过,她愧然一笑,“我也回答不出,就当平手吧。” 这个时候胜负似乎已经不重要了。 俞晓就已经扑过来了,用难以言喻的震惊表情盯着程燃,然后就去扒弄他的头发,“你,你怎么可能这么牛的!你英语什么时候这么好了!” “程燃,你可以哦,不显山不露水,临时突击的吧,啊……是不是泄题,你们串通了吧?”姚贝贝是一股子酸梅气,从头到尾打量程燃。也有人顺着她这话看向孙继超。 孙继超那叫一个想喷血,自己串通程燃!? 看到那一大帮同样满腹疑惑的眼神,程燃知道或许戳到了这些小伙伴们的自尊心,毕竟谁都没法接受成绩差自己好多等的人突然如此表现,他倒是理解,顺口道,“有点巧……今天来之前,想着拓宽词汇量,正好看了词典B字头那一页……现在还记忆犹新,不过也就今天用用,大概过几天就会忘干净吧……!” 那副样子还有些遗憾。 谁在乎你日后会不会忘干净啊!有人内心如猫抓狗挠,你就看了一页,就记住了,还能如此流利?你这么聪明之前怎么不用到学习上啊! 孙继超恨不得狠狠砸自己的头,自己是怎么想的,为什么当时不直接用P字头开始,或者其他任何字头,总之别用B啊!到底是哪个2B出的馊主意玩这种游戏? 反应过来,好像还是自己啊…… ===== 再更一章,求票呀!